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重生之嫡女不好惹 第1节

书名:重生之嫡女不好惹文/氺清浅

作者:

千若小说 ****.**

☆、序言

  北风呼啸,天色阴霾。残雪未歇,彻骨的寒风一阵一阵,屋内一位姿容端庄脸色却略显苍白的妇人正在摆置着碗筷。

  “今日是我们绾绾六岁生日,娘亲给你做了你千若小说网吃的香酥鸡。”妇人爱怜的摸了摸小女孩的脸庞,眼中满是慈爱和惆怅。

  “谢谢娘亲。”小女孩异常懂事的点了点头。

  谁能想到这对住在简陋房屋内,吃着香酥鸡过生日的相依为命的母女,竟是权倾朝野的左相的妻女?

  姚如烟原是左相苏文轩的发妻,虽然生活贫苦,但两人感情甚笃,苏文轩进京赶考,高中状元,原以为从此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却没有想到苏文轩在高中状元之日竟迎娶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妹尹碧为妻,把身怀六甲的姚如烟赶到了偏院。

  尹碧嫁与苏文轩之后,苏文轩的官位便是节节高升。短短半年时间,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相。对于尹碧,苏文轩是百般讨好,而对发妻姚如烟却是不闻不问。

  姚如烟临盆之日,苏文轩念及旧情来到了姚如烟所住的偏院。历经了大半夜的难产,孩子终于呱呱坠地。只是手臂上却生着红莲胎记,栩栩如生。苏文轩请来高人相问,高人的一句“此乃妖莲惑世之兆。”却生生把姚如烟和苏汐月母女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苏文轩听了高人的话,当即就要把刚出生的苏汐月砸死,姚如烟拼死护住了苏汐月,抱着苏文轩的腿苦苦哀求,苏文轩这才愤怒离去。从此,姚如烟在相府的地位更是卑微至极,甚至连丫鬟都比不上。

  “好吃么?”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样子,姚如烟几欲落泪,这些年来女儿跟着自己受了不少的苦。

  “好吃。娘亲做的菜是世上最好吃的。”苏汐月懂事的笑道,从她出生开始,身边就只有娘亲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这个相府大小姐甚至连一个丫鬟都不如,除了娘亲,所有的人看她的时候都是一副鄙弃的样子。只有娘亲会每日温柔的唤她,绾绾。

  “姚如烟。你这日子倒是过的清闲。让你给我洗的衣服洗了没有?”母女两人正吃的开心的时候,门被一脚踹开。

  尹碧满身的珠光宝气,一脸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姚如烟和苏汐月。

  “姐姐。今天是汐月生日,衣服我明日清晨洗好么?”姚如烟看见了来人,随即唯唯诺诺的说道,她名义上是左相的夫人,其实左相已经六年不曾踏入偏院了,倒是尹碧频频来到偏院。不是让她洗衣服就是让她绣绣帕,总之就是把她当做丫鬟来支使。

  “明日清晨?明日宫内的晚宴我就要穿的,你说明日清晨再洗,衣服干不了,你有几个脑袋可以担待?”尹碧轻蔑的瞥了姚如烟一眼,又看了一眼低头一言不发的苏汐月,勾起了一抹快意的笑容。

  “可是。”姚如烟犹豫着看了看苏汐月,这苦命的孩子跟着自己在相府受尽了白眼和苦楚,就连一年一次的生日,自己都没有办法给她好好过么。

  “娘亲,绾绾陪你去。”苏汐月看了一眼姚如烟为难的样子,露出一抹懂事的笑容,放下了碗筷说道,“我们洗完回来吃。绾绾不饿。”

  “好绾绾。”姚如烟看着懂事的过分的女儿,有些心酸的搂住了苏汐月,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眼泪就含在眼眶里。

  “磨磨蹭蹭的,还不快去。”尹碧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下巴高高的抬起,似是根本不愿意多看姚如烟和苏汐月一眼。

  天寒地冻的天气,呵一口气的几乎要凝成冰。苏汐月的小脸冻的毫无血色,嘴唇有些乌青。

  “娘亲,你冷不冷?”苏汐月冻的直发抖,而姚如烟在这样寒冷的天气还要把手伸进冰凉的水里去洗衣服,这彻骨的寒冷可想而知。

  “娘亲不冷,绾绾冷的话先回屋去吧。”姚如烟舍不得女儿在这冰天雪地的陪自己挨冻,有些心疼的说道。

  “不,绾绾要陪娘亲。”苏汐月扬起了固执的小脸,看着姚如烟说道。

  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洗完了尹碧给她的一大堆衣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宴会要穿的衣服,那里面都是尹碧的贴身丫鬟的衣服。其实姚如烟在相府根本连丫鬟都比不上,但是又能如何呢,姚如烟心疼的搂着女儿说道,“洗完了,走,咱们回去吃香酥鸡。”

  “嗯。娘亲不要担心。绾绾不冷。”苏汐月懂事的搂住姚如烟的脖子,明明冻的发抖,却还是努力扬起笑容说不冷。

  “绾绾,娘亲对不起你。”姚如烟看着懂事的让人心疼的女儿,眼泪终是落了下来,抱着苏汐月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母女俩都傻了眼。满地都是碎玻璃,满桌的菜肴和碗筷碎了一地。苏汐月最喜欢的香酥鸡更是被人有意踩成了肉泥。

  苏汐月死死的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为什么。她和娘亲只是想要好好的吃一顿生日饭而已,就连这样也不可以么。

  “汐月姐姐。我不小心把你的香酥鸡都打翻了,还不小心踩了一脚。你不会怪我吧。”门口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那是苏汐月同父异母的妹妹苏芷若,只比她小半岁。只是苏芷若一身的上好丝绸和苏汐月一身粗布麻衣实在难以看出两人是姐妹。

  “苏芷若。”苏汐月恨恨的看着苏芷若,这个妹妹从小就喜欢和自己抢东西,自己喜欢什么她便要抢,若是抢不到就会毁了那件东西。

  “呜呜,娘亲,苏汐月她打我。”苏芷若突然哭喊起来。

  苏芷若的哭声让还在发愣的苏汐月清醒了过来,她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和苏芷若红肿的脸颊,有些不可思议的后退了几步,躲到姚如烟的身后,说道,“娘亲,我不是故意的。”

  尹碧匆匆赶来,看见自家女儿红肿的脸颊,当即又气又恨,对着苏汐月就是狠狠的一脚,“你这个贱种,竟敢打若儿。”

  苏汐月被尹碧一脚踢在腰间,疼的几乎站不起来,她狠狠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是她越是这样,尹碧就越是气急。连着上来又是狠狠的踹了几脚,苏汐月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重踹,没几下就吐出血来。姚如烟见状,死死的护在苏汐月的身前,尹碧对着姚如烟就是一通乱踹。

  “怎么回事啊?”被偏院的喧哗吸引过来的苏文轩一进屋就看到了满身是血的姚如烟抱着脸色苍白的苏汐月,而尹碧一看见苏文轩来了,立刻就委屈的挽了上去,边哭边说,“这个姚如烟纵然女儿打若儿,你看把若儿打的,若儿可是金枝玉叶,哪里受得起这样的打。”

  “你这个贱种,就不该留下你的活命。”苏文轩听了尹碧的哭诉,看到了苏芷若高高肿起的脸颊,立马从姚如烟怀中拖起了苏汐月,狠狠的就是两巴掌,苏汐月被打的几乎昏厥过去,但是她仍是死死咬住嘴唇,不哭不喊。

  “我今天就打死你。”苏文轩打了两巴掌似乎还不解气,冲上去又要打,这时候已经被尹碧踹的奄奄一息的姚如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推开了苏文轩,死死的把苏汐月护在怀里。

  苏文轩的拳头和脚如雨点般落在了姚如烟的身上,苏汐月看着娘亲嘴角越来越多的鲜血,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她终于哭了,哭着对苏文轩和尹碧说,“爹,大娘,求求你们放过我娘吧。是汐月不好,都是汐月的错。”

  可是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苏文轩哪里听得进她的话,尹碧更是一脸快意,恨不得苏文轩打死姚如烟一般。

  苏汐月被姚如烟死死的护在怀中,感觉到娘亲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冰冷下去。等到苏文轩停下来手来的时候,姚如烟已然断了气。苏文轩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和不忍,随即转为平淡,“拖下去埋了吧。”

  没有了娘亲的苏汐月在府中的日子更是举步维艰。有的时候,甚至几天都吃不上一口饱饭。但是她不能死,她要为娘亲报仇。

  生不如死的日子过了五年。苏汐月从厨房偷了一把菜刀,趁着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来到了尹碧的房内,对着毫无防备的尹碧就是一刀。尹碧惊慌失措的闪开,苏汐月毕竟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每日又吃不饱,力气比起一般的孩子还小些,刀没两下就被尹碧夺了过去。

  “你这个贱种,我看你是活腻了。”尹碧怒火中烧,狠狠的掐住了苏汐月的脖子。

  苏汐月的脸色越来越红。脖子被掐住的窒息感觉真的很难受。可是更难受的是,她没有能够为娘亲报仇。尹碧。苏芷若。苏文轩。你们三个禽兽不如的人。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苏汐月狠狠的想着,如同毒蛇般怨毒的目光死死的叮嘱尹碧。慢慢的昏死过去。

  ------题外话------

  本文:女强+重生+腹黑+宠文+宫斗。女主强男主更强。希望亲们喜欢清浅的新文。若是喜欢请点击加入书架。谢谢支持。

☆、第一章 重生

  苏汐月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是不是死了?那这样是不是可以吃得饱饱的了?但身体上传来的明显触感,又让她一惊,难道她还没有死?可是她明明…

  “醒了?”冰冷的声音响起,苏汐月心生恐惧,慌张的坐起来,抬眸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一个身着青衣的陌生中年男子负手而立,挺拔的身躯让人感到压抑,半张青铜面具遮去了他的容貌,但还是看的出他的脸色苍白,气色不是很好。

  苏汐月有些胆怯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水亮的眸子中露出几分害怕和疑惑:“你是谁?”

  “月染霜。”语调依旧疏离而冰冷,露出半张脸上带着漠然而倨傲的神色。

  苏汐月半天才明白他说的是他的名字,接着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那这里是那里?”

  月染霜微微面露不耐,不冷不热的说着:“月影楼,我是楼主。”

  “月影楼主?”苏汐月心中疑惑不解,她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她明明已经死了啊。再者这个什么月影楼是干什么的呢?

  “月影楼是江湖第一神秘组织,以后你会知道的。”月染霜看到苏汐月眼眸中的疑惑,冷漠的解释道,“是我把你从街上救回来的。”

  “你救了我?”苏汐月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想要和月染霜道谢,左臂上传来一阵疼痛让她无法忽略,她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左臂,上面有一个巴掌大的淤青。

  “手很疼么?”月染霜看见苏汐月惨白着脸,一直看着自己的左臂不说话,以为是左臂上的淤青很疼,便冷声问道。

  苏汐月仍是不说话。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左臂。她左臂上的那朵被预言为妖莲惑世的红莲怎么不见了。真的是他从尹碧的手里救了自己吗?

  “我在问你话。”月染霜看苏汐月还是不说话,语气中添上了几分冰冷,让苏汐月不由一抖,一脸惊慌的看着他。

  “你可有名字?”月染霜看苏汐月小鹿般的眸子中露出惊慌的表情,语气稍稍放缓了些。

  “绾绾,我叫绾绾。”苏汐月对刚才月染霜冰冷的语气心有余悸,连忙应道。

  “那么,从今天起,你就叫月绾绾了。以后我会派人来教你习武。”月染霜淡然的抛下了一句,想要离开。

  察觉到月染霜想要离开,绾绾连忙出声:“等等,楼主,你救我,又要教我武功。我想这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吧。”

  月染霜眸光微转,略有惊讶的看着稚嫩的绾绾,随即又恢复漠然的神色,冷声道:“骨骼奇络,可以为我所用。”说完,身影一转,屋中就只剩绾绾一个人了。

  绾绾回神,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景色,参天的古木上白雪漫漫,天地间亦是肃杀一片。她的目光停留在被雪压弯的树枝上,眼中恨意突现。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么这些年她所受的一切,她必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七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又是一年冬末。参天的古树仍是伫立在庭院的中心,只是叶子俱已掉光了,放眼望去是一派萧索的颜色。

  苏汐月也在这七年慢慢成长,最终也接受了一个事实。当年的苏汐月确实已经死了,她的灵魂只是碰巧依附到这具比自己小上六岁的躯体上。

  当时的她很害怕,而且每天都要习武。如果练的不好,就没有饭吃,挨打也自然是家常便饭。可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复仇,她咬紧牙关苦撑过这些年。

  她永远记得,在三年前,也就是这具身体九岁的时候。月染霜安排她和其他习武的孩子比武,不死不休,只有获胜的人,才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

  那是她第一次手染鲜血。

  那个时候,在比武之中,不杀人,便只有等死。可是她不能死,她还有娘亲的血仇未报。上天给了她重新活过的机会,她绝不放弃。

  她握紧手上的武器,她知道,握住了,就放不下了!

  整整一个月的暗无天日的比试之后,她和另外两个在比武中获胜的孩子被月染霜收为养女和养子,每日学习琴棋书画,谋略医理。当然,学习这些的同时,他们也要接任务——杀人。

  双手沾满了鲜血,她再也不是左相府里那个乖巧的苏汐月了,如今的她,是杀人不眨眼的月绾绾。

  风轻轻吹过月绾绾的白衣,她站在回廊上,看着远处发呆。今日是她的生辰。也是娘亲的忌日。这七年来,每次午夜梦回,忆起往事,娘亲温柔的笑脸,让她疼痛难耐。恨意就会如潮水涌向她。

  月染霜说得对:“若是不想死,就只有让别人死。”

  苏文轩,尹碧,还有苏芷若。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贪慕权势的父亲,嚣张高傲的继母,恶毒跋扈的妹妹,月绾绾细细的板着手指,一个一个的数着,双眼慢慢变成赤红!

  娘亲惨死!吃不饱,穿不暖!这些,都是他们给予的,怎么不还!怎能不报!

  “绾绾美人,这又是在想什么小心思呢?”耳边响起玩世不恭的语调,月绾绾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眸,便看见了月羽轩那张颠倒众生的妖孽脸。

  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眼波流转之间暗送秋波,比一般的中原人更加挺拔的鼻子,性感的下巴勾勒出迷人的弧度。月羽轩,一个活生生的妖孽。很难想象他也会从那些年残酷的比武中脱颖而出。

  “论起小心思来,我哪里比得上羽轩?”早已经习惯月羽轩的玩世不恭,月绾绾也不甚介意,只是轻笑着啐道。

  月羽轩露出一副夸张的受伤表情:“绾绾美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知道外面的女人挤破头也要跟我搭讪的,真是伤心。”然而看月绾绾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也只好收起了夸张的表情,道,“义父找我们。”

  “知道是什么事吗?”绾绾把弄着如玉的手指,轻声问道。

  月羽轩靠近绾绾,对着她如玉的耳垂轻吐一口气,调笑着说道:“绾绾美人,是在问我吗?”

  绾绾挑眉,轻轻推开羽轩,嗔道:“老是这么不正经。”

  “绾绾,你真是不解风情。走吧,义父等着我们呢。”回首,眼底一片落寞神色。

  月影殿内。月染霜整个人隐在黑暗之中,半边青铜面具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说不出的诡谲。

  月绾绾一袭白衣,和月羽轩还有另一个女子沉默着站在月染霜的面前。

  “羽轩。绾绾。晓晓。如今你们也都大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月染霜整个人在黑暗之中,语气疏离而冰冷,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义父,有什么吩咐?”月晓晓,当年比武胜出的另一个女子,恭敬的看着月染霜问道。

  ------题外话------

  一对一宠文。喜欢的亲们请点击加入书架。

  文文每天晚上7—8更新。

  另外推荐清浅新文《女人,乖乖跟朕回家》

☆、第二章 几人嬉闹

  “我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月影楼下的三阁就交给你们三个打理了。”月染霜的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带着吓人的苍白,顿了顿说道:“你们自己挑一个打理吧。”

  “银月阁我要了。”月羽轩大大方方的说道。这银月阁是负责经商,聪慧狡黠如月羽轩,的确适合银月阁。

  “我要血月阁。”清冷的声线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媚态和慵懒,月绾绾目光中带着几分冷酷和妖娆。血月阁,顾名思义,就是杀手组织。

  “那暗月阁就归我吧。轩轩和绾绾把好的都挑了。”月晓晓嘟着小嘴一副不满的样子,鹅**的长裙将她十三四的身段勾勒的完美。

  黑暗中的身影晃动了一下,“嗯。少主的人选我已经定下。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们务必要听从少主的一切吩咐,不得违逆,明白了么?”月染霜眼中带着警告意味,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孩子。不过都才十几岁的年纪,可是他们的谋略武功,恐怕一般人穷其一生都法高攀的。

  自己也算放心了吧。

  “是。义父。”三个恭敬的低下头应道。如今他们三人,在江湖中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只有在月染霜面前,依旧是毕恭毕敬的。

  “那便这样吧。下去吧。”月染霜带着几分莫名的情愫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似是已经很疲累了一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是,义父。”对于月染霜的害怕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从小就活在月染霜的阴影之下,月染霜对于他们三人而言,如同信仰。月染霜说的话,几乎就是不可违背的。

  “绾绾,你说这个少主会是个怎样的人物?”离开了月影殿,月晓晓就一把挽住月绾绾的手臂,亲昵的问道。

  月绾绾的眸中带着几分狡黠,嘴角带着自信而充满兴趣的笑意:“到时候,我们都会知道的,不用急于一时。”

  “说了等于没说。轩轩,你说说,这少主会是个什么人物?”月晓晓拍了拍跟在旁边的月羽轩的肩膀,只觉得手被磕的生疼,不禁恼怒:“丫的,你怎么能瘦成这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纵欲伤身!”

  本想说些什么的羽轩,听了晓晓后半句话,生生的被噎住,脸憋得通红。恶声恶气的吼道:“你这死女人,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吧,本少爷风流却不下流。”

  恰好,晓晓的脾气就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的,亦不甘示弱的说着:“啧啧啧,我知道,你不下流…。”她故意顿了顿,“因为你下贱嘛。”

  看准羽轩变化的神色,晓晓趁胜追击:“难道不是吗?你每次见着一个美女,立马就倒贴上去,就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

  “月晓晓,你是不是想打一架啊”

  “哼,打就打,我怕还了你不成?”

  绾绾在一旁轻笑出声。这个晓晓,总能颠倒是非黑白,把白的说成黑的,真是没有办法。看这俩人似乎真的想打一场。绾绾连忙制止:“好了好了,你们都扯到哪里去了,你们到底多久能不互掐啊。”

  “绝对不可能!”很好,这次俩人终于达成了共识。绾绾表示无奈。

  “不过,话说回来,管他是个什么人物。总之是及不上本少爷的风流倜傥,俊美无双的。”月羽轩立马陷入了自我陶醉中,随即又上下打量了月晓晓一番,问道:“我说晓晓美人,你这么关心这未来少主,难道还想做少主夫人不成?”

  “你少胡说。我就是好奇义父这样的惊世之才,选的继承人有多强大而已。”月晓晓丢给月羽轩一记白眼,还外加办了个鬼脸。

  绾绾抬手抚额,这俩人,刚刚还牛头不对马嘴,要死要活的,现在倒又好了。

  “说的也是。若是晓晓美人真要考虑夫婿人选,不如考虑考虑本少爷,本少爷可以看在和你一起长大的份上让你做个二夫人。”月羽轩一双桃花眼此刻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月晓晓。

  月晓晓只是拉起衣衫,对着绾绾说道:“绾绾,我起了好多鸡皮疙瘩啊,不知道有多少,我数数看。”作势还真打算一颗一颗的数。

  被绾绾轻推一下后,晓晓抬头,狡诈的问着:“二夫人?我可不稀罕,呵呵,不过,轩轩,那大夫人是你的红红,还是青青啊?”语气戏谑味十足。

  月羽轩也不在意,勾着嘴角,绽放在唇边的邪魅笑容有着令人着迷的魅力:“你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了。我可是坚定意志要娶绾绾美人为妻的。晓晓美人不愿意做二夫人,可有的是人愿意。就比如你说的红红啊、青青啊,还有那些…哎,反正,多着呢。”

  “哦?是吗?可是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兴趣呢。”月绾绾摆出一副慵懒的姿态,淡淡的接话,眸中的狡黠点点动人。

  “我这样无双的样貌,绾绾美人都不动心?”月羽轩立刻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等绾绾开口,月晓晓毫不留情的讥讽道:“无双的样貌?你还真好意思开口,难道你没有听过公子玉辰?”公子玉辰,温雅淡然,天下无双。京城中盛传的右相养子,姿容清雅,才能卓绝,世人都为之倾倒。还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公子如玉,天人转世,国之栋梁。

  “就是被称为天人转世的公子玉辰?”月绾绾轻轻挑起一抹微笑,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愫,似乎对这位公子玉辰很感兴趣。

  “绾绾美人也对他有兴趣?那我可非得去会一会这公子玉辰了。”月羽轩看见月绾绾也问及公子玉辰,开口道。语气中有七分戏谑,两份认真,一份落寞。

  “我就不和你们在这闹了。我还要回暗月阁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情报。”月晓晓素来就是捣蛋调皮的主,让她接管了暗月阁,只怕那些被握住把柄的权贵和江湖人士,日子不会好过了。

  月晓晓走后,月绾绾和月羽轩一路走到了一处凉亭。月绾绾施施然走到凉亭内,月羽轩看着眼前的女子,亭亭玉立,杨柳细腰,惊若翩鸿。

  两人在凉亭落座,羽绾绾用手支着下巴,似在想什么心事一般。月羽轩也没有打扰,月绾绾自幼就有这样的习惯。

  ------题外话------

  喜欢亲们能够喜欢。喜欢的请加入书架。

☆、第三章 妖莲惑世

  “羽轩,帮我个忙好么?”月绾绾笑的云淡风轻,神色一如既往,平淡中透着丝丝妩媚,纯真中带着点点狡黠。

  “绾绾美人要我帮什么忙?”月羽轩勾起玩世不恭的笑,看着眼前的女子。肤若美瓷,唇若樱花。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已然是倾国倾城之貌。

  “给我在这簪一朵红莲。”月绾绾早已习惯了月羽轩不正经的调侃,伸出一截白玉般的手臂,一脸平淡的看着月羽轩,补充道,“要永不消去的。”

  “绾绾,这可不是闹着玩。你知道,若要不会消去,须得混着腐蚀散一起,那疼痛尤胜烈火焚身。”月羽轩抬眸看向月绾绾,她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容。

  那个所谓的高人不是说她会妖莲惑世么。那么如今,她就要看看这个预言究竟会不会实现。她要带着这朵妖莲,去看看她的“亲人们”。用最毒的妖莲,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月绾绾勾起一抹狠绝的笑容,神色漠然的说,“痛便痛吧。我就是要它痛,我才能记得住。唯有对自己狠绝的人,才是真正的狠绝。”

  “绾绾,你大可不必如此。”月羽轩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羽轩。不过是簪一朵红莲而已,能有多痛?能比得上一剑贯穿左肩?能比得上一鞭子抽裂骨头?能比得上一日媚情的冰火两重天?”月绾绾笑的满不在乎。

  在月影楼的这七年,什么苦她没有受过。她还记得第一次和人生死相搏,她一时心软,剑走偏锋,可是那人却狠狠的用剑刺穿了她的左肩。那个时候她就明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好。我帮你。”月羽轩神色微变,打断了月绾绾罗列出的那些事情,这些年来,月绾绾受过的伤不计其数,与之相比,混着腐蚀散簪一朵红莲,也确实算不得什么苦楚。

  只是,他担心的不是她身体上的痛,而是心里的,他知道,这一朵莲花簪上去,月绾绾就再也逃不开妖莲的命运了。

  眼睁睁看着簪子狠狠的刺入肉里,手上传来一阵疼痛,雪白的皓腕顿时流出了鲜血,腐蚀散顺着伤口一点一点的渗入,如同烈火焚身一般的疼痛阵阵传来,月绾绾微微的蹙了蹙眉头,嘴边却还是带着一贯的微笑。

  簪完,她的背后有了润湿感,鼻尖和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不过,红莲簪得和她原来手臂上的红莲如出一辙,栩栩如生的红莲混合着还未干涸的血迹,在月绾绾白皙的手臂映衬下,显得妖艳无比,果然是妖莲呢。

  月绾绾对着月羽轩轻轻一笑,道,“羽轩簪的真好看。我也还有事,先走了。”

  月羽轩看着月绾绾离开的身影,飘然若仙,他缓缓的展开自己的双手,右手满是汗水。神色是说不出的无奈,绾绾,你可知,你痛一分,我的心里可是万般难受。

  “绾绾啊,我该拿你怎么办?”对着月绾绾远去的背影,月羽轩低低的说道,脸上已然没有了玩世不恭的笑容。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换上了往日痞痞的笑容,大叫道,“绾绾美人,等等我啊。”

  白色的瓷瓶静静的搁在石桌上,一如他,一直在她身边,心,早已为她停留。

  ————————————————————————————————————————————————————————————————

  是夜,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倾泻。

  月绾绾一身月牙长衫,如墨般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上,整个人仿佛和月光融为一体。面若中秋之色,色如春晓之花。如远山般的黛眉,如星般的眼眸。眼波流转之间,只觉得万物都为之失色。

  此刻的她,一脸冷漠的笑意。看着眼前左拥右抱的男子——付乾陵,江湖高手排行榜名列第六的黑道高手。

  此人面容奇丑不说,只仗着武功高强,便无恶不作,更是好色成性,隔三差五便做出抢占人家妻妾的事情。恶名在外,江湖之人无不唾弃、不耻。

  今夜,月绾绾便是受了江南富豪裴眠的万金之托,来取付乾陵的性命。

  感觉到隐隐的杀意,付乾陵警惕的抬头,但一看到迎风而立的月绾绾,满脸麻子的大圆脸上立马换上了色迷迷的神情,故作潇洒的眨眨眼,猥琐的说道:“哟,这是打那来的美人儿啊,来,陪爷喝一杯。”

  果真丑陋至极点。

  “血月阁。”月绾绾挑起一抹笑意,只是眼眸中却是一派森寒。

  血月阁是杀手组织。出的起价钱,便取得了性命。但是血月阁也有规矩。不动皇族和权贵之人的性命。这也是为了江湖和朝廷的和平起见。

  “血月阁?难道血月阁果真是没有人了么?找个十几岁的俏美人来杀我?莫不是看血月阁第一杀手无痕都败在我手下,知道打不过我,所以找个这样的绝色美人好叫我不能下手呢?”付乾陵丝毫没有把月绾绾放在眼里,双手还搂着身边的娇俏女子没有松开。

  月绾绾嘴角的笑意更胜,眸中带着几分讽刺,几分狂傲,“那就看你有没有命消受美人恩了。”

  她不屑于现在出手偷袭,她要的是绝对的胜利。

  慢慢取出她的武器,血月刀。血月刀,形似月亮却是通体发红,有人说是因为血月刀饮了太多的血,因而通体发红。

  付乾陵原本戏弄得意的神色在看见月绾绾的武器之后变的凝重起来,一把推开身侧的女子,飞快的拿起了身边的剑。略有惊讶:“血月刀?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是血月阁阁主——血月绾绾。”

  他并没有和月绾绾交过手,也不知道月绾绾的武功究竟有多高。但是江湖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无痕正是血月阁的。他之前曾与无痕交过手,若不是他施计暗伤了无痕,只怕也是难以逃过一劫。如今这个女子年纪轻轻,容貌绝美,却是血月阁主。绝不能小觑。

  月绾绾根本理会付乾陵的讶异,轻挥衣袖,血月刀脱手而出,直逼付乾陵的命门。

  看着飞来向他的血月刀,付乾陵大呼不妙。看似不过是随意一扔,实则直切他的命门,而且其中还暗藏着无数变化,竟是叫他难以躲避,只能迎击。

  ------题外话------

  今天是清浅的阴历生日噢。早上送一更。算庆祝生日咯。

  嘻嘻。亲们喜欢文文请收藏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