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爱是寂寞撒的谎 第1节

小说下载尽在 http://****.** 手机访问 ****.**千若小说网

《全本校对》

第1章 誓死不离婚

“啪”

“莫向晚,打你的这一巴掌是替诗微打回来的,既然你现在也已经发现了一切,那我就直截了当的和你说清楚,我和诗微早就在一起了,不止我对你的情意是假,就连我想娶你这件事都是捏造出来掩人耳目的,所以,你识趣的话就自己去面对大众媒体,当众宣布我们婚期无效这件事吧!”

莫向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微微歪过头去,像是愣了好久,她才猛地转过头来看着装出一副很是无辜模样的莫诗微,以及眼前这个本该是她未婚夫,此时怀中正紧紧抱着另一个女人,双目猩红瞪着她的男人卓启睿。

还有五天,再过五天就是她和卓启睿结婚的日子,如果不是因为前些日子搞装修的时候,她曾将一份重要文件落在了这间婚房里,她要是不过来,也不会看见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堂妹搞在了一起。

原来,公司里里外外流传的绯闻都是有事实依据的,而唯有她像个傻子一样始终不愿意去相信那些人所说的一切,因为她始终坚信她对卓启睿有知遇之恩,以及三年的陪伴之情,却不料这一切转眼就改变了!可眼前的这一切还是让她难以置信。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启睿,现在我只想听你说一句话,你快告诉我,告诉我说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你和诗微合伙来跟我开的愚人节玩笑罢了!”

莫向晚颤抖着声音说道,上前一步去抱住卓启睿的手,却被他冷着脸一把甩开,整个身子径直撞向了门框,清晰的疼痛感从后背袭来,莫向晚还没有从眼前的这一切回过神来,卓启睿清冷的话语飘入她的耳际。

“莫向晚,我现在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卓启睿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那么费尽心思的接近你那也不过是为了我自己升官发财而已,准确说,我最想要还是你手中那块地皮,如若不然,你对我而言,可有可无,现在,你还认为身为棋子的你对我还有用处?”

如果说前一秒莫向晚还在为卓启睿找一个借口,听到这句话后,她却是再也没有任何理由,突然,她如发疯了般,快步上前,对着卓启睿又捶又打。

“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卓启睿,你告诉我啊!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混蛋,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情?为什么啊……”

卓启睿垂眸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莫向晚,心烦意乱的他用力一把推开了莫向晚,莫向晚脚下重心不稳,直接撞向了门边的鞋柜上,额头当即磕破,鲜血直流。

看到这,一直躲在卓启睿怀中装柔弱的莫诗微终是忍不住轻嗤了一声,“嘁,看着还当真是可怜!”说完,见莫向晚投来愤恨的眼神,顿了顿她又说:“我的好堂姐,像这种话你还用得着问启睿为什么吗?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启睿不爱你的理由很简单,除了那块地皮以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你是个没有情调的女人,而他却是个有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你既然给不了他想要的,那他又何必在你身上浪费更多的精力,而恰巧,你不能给他的,我却能够都给他,所以,他爱上了我。”

看着面前这对郎情妾意,令她无比恶心的狗男女,泪如雨下的莫向晚突然咧嘴笑了!看向卓启睿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几分,唇角更是扬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卓启睿,我不管你现在到底还爱不爱我?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是领过结婚证的人了,现在不是说随随便便宣布婚期无效就能够解决掉这件事情的,既然你对我无情,那也别怪我无义,就算你现在不再爱我,也不和我办婚礼,但是我告诉你,只要我一天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和这个贱女人就休想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更何况我莫向晚已经誓死不和你离婚,现在就让那些该死的理智和爱情都见鬼去吧!”

说完,莫向晚不顾两人探究的神色,转身便冲进雨中,上了车后,加速离开。

第2章 凑合一晚

夜里,雨越下越大。

伤心欲绝的莫向晚开着车急速行驶在公路上,一连闯了好几次红灯她都不自知。

直到身后无数次传来让她将车靠边停下的声音,她才注意到,不知在何时,她的身后竟有两辆警车穷追不舍,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停车的意思,反而又踩了踩油门。

车子行驶的速度又飙升了一倍,而车后的警车也跟着提速,让她靠边停车的喊话声在这个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响亮。

远远的看到前面不远处的绿灯开始闪烁,不要命的莫向晚索性将油门踩到极致,就在她快要通过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又突然来了个急转弯。

然而,就在她所转入的那个方向,一辆车突然急速的冲了出来,虽然双方都发现得及时,也都踩了急刹车,但是距离较近,两辆车还是毫无防备的撞在了一起。

“shi!”

整个车身被撞得往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的江展逸大骂了一句,更是长按着喇叭,然而,撞到他的那辆车始终未动半分,还不等他从车上走下,两辆警车也紧随而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于是,身为车主的他们双双都被请进了警局。

警局,警务室值班科长陈子豪将手中刚刚泡好的茶递到了江展逸的面前,见他依旧面无表情,才有些歉意的开口,“逸少,因为我们执勤的警员不认识你,将你带到这里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责罚过他了,但是因为旁边这位小姐一直在哭哭啼啼个不停,不肯配合我们工作人员询问当时的情况,所以我们暂时也问不出什么来,虽然那段路偏僻得没有监控录像,但是我们敢肯定的说,一定是那个小姐撞了你的车,当然,逸少你如果忙的话,可以先去处理你其他的事情,关于你车理赔的问题,我们一定会给你处理得妥妥当当的,你看……”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俊秀的眉宇微蹙着的江展逸便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收到手势的陈子豪礼貌的说了两句,才识趣的走到了一旁,亲自担任起审问莫向晚的工作。

“莫小姐,你别再哭了行吗?就目前这么久,你除了报给我们一个电话号码,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说,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更何况,你就算在这里哭到天亮,这超速驾驶,撞到他人的车,这些刑罚还是免不了的?像你这般不配合,我们是可以告你妨碍公务的?你明白吗?”

陈子豪耐着性子冲莫向晚说了无数句话,哪怕此时他已经出言威胁,然后者除了大哭以外便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对此,他深感无奈。

“这位小姐,就你这副哭得狼狈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你是被心爱的男人给甩了……”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江展逸突然开口说话,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未完全出口,一直抱头痛哭的莫向晚突然有了反应,她反转过身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哽咽着声音开口。

“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让心不痛的办法?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试试。”

江展逸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开口,“办法倒是有一个,正巧我今天也被心爱的女人给甩了,也想要寻求安慰,要不我们将就着凑合一晚,用**来温暖一下我们这颗双双寂寞的心,只要你今晚上愿意陪我,你撞坏我车的事情,我就不予以追究了。”

“我呸!”莫向晚对着江展逸直接吐了一脸的口水泡沫过去,“你还真以为有这些警察给你撑腰,你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富二代又怎么了?难道我就怕你了?想我钱债肉偿,想玩弄我的身体,你给我去死吧!”

说完,莫向晚举着拳头就冲江展逸打了过去,然下一秒,就被在陈子豪眼神示意下围过来的两个警员忙将莫向晚重新弄得坐回了椅子上。

第3章 把她当傻子

“混蛋,你们放开我,听到没有,放开我,你以为你们是警察就了不起吗?信不信我告你们滥用职权欺压老百姓?”莫向晚挣扎着厉声尖叫道。

“逸少,你没事吧!”

陈子豪战战兢兢的问出声来,心底却是将那个把江展逸这尊大佛请到这里来的人暗骂了无数遍,惹谁不好,偏偏惹上这个喜怒无常的主,指不定他一个不开心,他这办公地方就被拆了,到时候他上哪儿哭去?

用来擦脸的手纸被揉作一团丢在了地上,江展逸斜睨了一眼双眼通红怒瞪着他的女人,几抹森冷的笑意从他的嘴角溢出,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发飙的时候,他却转身就走,看到这,不明所以的陈子豪忙狗腿子似的追了上去。

还不等余下的人对莫向晚进行新一轮的盘问,便又有人跑了进来,附在继续审问莫向晚的男人耳边低声言语了几句,那人看了看空白的纸张,以及莫向晚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清了清嗓子开口。

“莫小姐,刚刚已经有人把你保释了,你现在只要在这里签了字,你就可以离开了。”

莫向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卓启睿来保的她,因为这个世界上,唯有他是真心关心她的,何况她刚才报给警员的电话号码也是卓启睿的。

果然,她扭头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在一个警员的指引下转身离开,她起身正欲追出去,就被站在她左右两侧的警员压住坐回了座位上。

手起笔落,莫向晚在审讯记录的最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手抹掉脸颊上的泪痕,便快步追了出去,然而,等她追出去时,看到的不是卓启睿那抹熟悉的身影,而是一脸表情较为严肃的莫东海。

往前走近了几分,莫向晚又东张西望了一番,还是没有看到那抹想要看见的身影,才狐疑出声,“叔叔,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启睿呢?他没和你一起来这里吗?”

“就是启睿刚刚打的电话给我,说你发生了车祸进了警局,但是他刚巧有事走不开,就让我来这里保释你,还好对方不想对你多加追究,不然你肯定会吃不少苦头,既然现在手续都办好了,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吧!”

看着说得头头是道的莫东海,莫向晚轻笑,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哪怕卓启睿明明知道她在警局里,也不愿意来保释她?还说是刚巧有事走不开,呵,怕也是为了美人在怀吧!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用这种破烂理由来搪塞她,真当她是傻了?

“我知道了,叔叔,我们这就回去吧!不然婶婶又该要担心了。”

莫向晚语气平淡的说道,虽然她已经不止一次又一次的讨厌回到那个家,讨厌回去面对那两个女人那幅恶心的嘴脸,但是为了夺回父母留给她的房子,就算在无奈,她也都会忍住。

见不远处的两人开始移动,江展逸才缓慢的收回视线,随即才吩咐来接他的司机开车,只是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划过那道伤心欲绝的哭声,以及那张满是泪痕,花得不能再花的小脸。

第4章 全家合谋

莫家,莫向晚刚刚推门而进,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便飘入耳际。

“堂姐啊!你也真是的,开个车都能把你自己弄去警察局,你没弄伤就算了,居然还要让我爸亲自去警局接你回来,你的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还不等莫向晚开口,紧随而至的莫东海便出口呵斥道:“诗微,你胡说什么呢?难道都忘了我平常是怎么告诫你的吗?晚晚她是你的堂姐,她从小无父无母,就我这么个亲人,我要是不管她,她的日子可还怎么过?所以,你得尊重她,少在背后给我玩把戏,如若不然,我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诗微不可抑制的轻哼了一声,不满的抱怨道:“爸,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像你这样成天只知道惹是生非的女儿,我不要也罢!今天我就把丑话说在这里了,只要晚晚还在这个家待一天,她就依旧是这个家的一份子,谁也别想欺负她。”

说完,莫东海才转身冲身后一直闭口不言的莫向晚招呼道:“晚晚,时间也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就早些上楼去休息吧!何况你这婚期在即,你要是饿瘦了些,启睿该是又要心疼了。”

莫向晚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关心她的莫东海,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才快步上了楼去。

进了卧室,她便不顾一切的一头扎进浴室,哪怕景城四月的天气有些凉,洗冷水澡还有些冷,她站在花洒下愣是动都不动,任由着冷水冲刷着自己。

她一直觉得哪怕天下人都负她,卓启睿也绝不会抛弃她,但是从未想过,有一天对她口口声声说了三年爱她的男人到最后还是移情别恋了,可笑的是对象竟然是她的堂妹。

想到昔日的过往,以及今日撞到的那恶心一幕,莫向晚哭得更是厉害,一直到哭够了,哭累了,她才慢慢的摸回床里躺下,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

敲门声刚落,郭美玲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晚晚,你睡了吗?我热了杯牛奶给你,你要是想喝的话,就来开门拿进去吧!”

莫向晚虽然听到了这道声音,却是没出口搭理,她是有些饿了和渴了,但是郭美玲给她的东西,她从不吃,也不敢吃,以郭美玲那副烂透了的心肠,指不定悄悄的就把她给毒死了呢。

门外又响起了郭美玲叫她开门的声音,听得烦躁的莫向晚正打算开口说话,就便隐约听见郭美玲的脚步声开始慢慢移动,随之,渐渐走远了。

耳根子得以清净,躺在床上的莫向晚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要她一闭眼,她和卓启睿那些恩爱缠绵,甜言蜜语的画面便在她的脑海中闪现,哪怕她极力克制,还是不行。

她想,她大抵是爱惨了那个男人,正因为爱得深,把一切都倾注在了那个男人身上,今日被一朝背叛,所以她才这般难受不堪。

后来,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莫向晚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她的房间里从来都没有准备零食的习惯,但又怕吵醒别墅内的其他人,便没开楼道灯,蹑手蹑脚的下了楼来。

就在她经过莫东海他们夫妇的房间外时,听到了一段不该听到的话。

“诗微,都不止一次两次告诉过你了,现在你还没有怀上启睿的孩子,不要太过嚣张的好,而且我们也还没有得到莫向晚那个贱女人手中那块地皮,你不能够惹火那个女人,也不能够把你和启睿的关系曝光,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

莫向晚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如遭雷击,如果这句话是郭美玲说的,她大抵还觉得正常,因为那个人一直都恨她得半死。

可是说这句话人的却是莫东海,是那个平日里把她疼得宠得跟个宝贝似的人,这让她觉得这一切都太难以接受,哪怕是此时亲耳听到,她都想象不出这些年来,莫东海在她面前表现出的偏袒都是假意而为的。

第5章 撕破脸皮

“爸,这事也不能全怪我啊!当时是启睿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的,只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莫向晚那个贱女人会那个时候回去,再说了,我冒险过去还不也是为了早些怀上启睿的孩子,让自己的地位再稳固一些吗?何况,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把关系公布出来,启睿本来是想等他和那个贱女人结婚,把那块地皮弄到手以后,就和她离婚,谁知道事情会突然变得这么棘手。”

莫诗微一脸委屈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块地皮,想她未来的日子还可以过得更滋润些,她现在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都是你这个沉不住气的东西,你知道不知道,你坏了我们的大事。”

“东海,你也别光顾着说诗微了,你要是真为我们母女,为这个家好,你就再加把劲,赶紧把那块土地从那个贱女人手中拿来,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诗微和启睿的关系,那个女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她要是再知道了你这么多年来也是对她假心假意的,她肯定会直接翻脸,指不定还会利用法律的权益来跟我们要回这栋房子,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美玲,不是我不想开口,而是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开口,晚晚对我虽然有几分信任,但还是有着几分戒备,不过也还好,现在你们虽然都和她撕破了脸,她对我还是有几分敬重和感恩的,你们再给我点时间,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把那块地皮弄到手的。”

当屋内的几人正在肆无忌惮的谋划时,站在门外的莫向晚强忍住哭意,就在她想要继续听下去却又支撑不住想要放声痛哭的时候,刚挪动步伐想要离开,房间的门就从里面被人打开来。

莫东海打开门就见莫向晚双目猩红的怒瞪着他,就连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息也是无比的幽冷,看到此处,他就知道大事不妙,忙顶着压力硬着头皮开口。

“晚晚,你怎么哭了?这么晚还没有休息?是有事来找叔叔吗?”

看着面前这个假心假意关心她的男人,莫向晚心如刀绞,以前她一直觉得在这个家中有莫东海的关心,还是能够让从小缺少父母爱的她感觉到一丝温暖,可事实是,正是她贪恋的这丝温暖差点让她万劫不复。

见莫向晚不开口说话,莫东海继续追问道:“晚晚,你怎么不说话?是哪里不舒服吗?”

“一口一个晚晚,叫得多亲近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才是你的女儿呢?”

莫向晚自嘲说道,在看到莫东海脸上又布上一层寒冰的时候,顿了顿她又似笑非笑的开口,“我敬你是我叫了二十多年的叔叔,现在我只问你一句,你这些年来对我的好,是因为我爸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你,让你好好照顾我,还是因为你看中了我爸留给我的那块地皮,所以才对我好?”

听到这里,莫东海面色铁青,出口低喝道:“晚晚,你都听到了些什么?”

“都听到了些什么?呵,那我现在就告诉你,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我都听到了,不知道你对这个回答可否满意?”

情绪崩溃边缘的莫向晚低吼出声,这一秒,她才发现她的人生处处洒满狗血。

未婚夫跟自己的堂妹搞在了一起不说,现在还要遭遇家变,亏得她白天为了不让这个叔叔担心与为难,强忍着没把莫诗微的事情给抖出来,而事实是,这些人都知道了,就唯有她跟个傻子似的被人骗来骗去。

第6章 露出狐狸尾巴

看着冲自己厉喝出声的莫向晚,莫东海忍不住蹙了蹙眉,但是因为怕把关系闹得太僵,出口的话语还是有几分顾忌,“晚晚,别翅膀长硬了,就开始没大没小的,不要忘了我是你的叔叔,是养了你二十几年的人。”

“是我叔叔?是养了我二十几年的人?呵呵,这句话怕也只有你们这家子不要脸的人才说得出口,别忘了这栋别墅是我爸留给我的,你们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我的,你充其量也不过是我的临时监护人罢了!真要说起来,你现在也已经不是我的监护人了,因为我早就已经成年了。”

莫向晚的话刚落,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郭美玲便谩骂出声,“莫向晚,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还真是只大白眼狼呢?如果没有我们屎一把尿一把的把你拉扯大,你以为会有现在的你,指不定早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骂我贱女人?真要说起来,我还没有你们那乖巧的女儿以及你们下贱呢?你们的女儿勾引了我的男人,而你们现在居然还有脸提是你们把我拉扯大,如果不是有我爸留给我的产业,难道你认为你们一家子有能力挤入景城贵族这个圈子?又能够像现在这样享尽荣华富贵?你们怕还是大街上流浪的一条野狗吧!”

莫向晚说得咬牙切齿的话刚落,莫东海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凌厉的掌风让她微微转过了头去,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好一会儿,她才低低的笑出了声。

“莫东海,你们一家人的狐狸尾巴终于全都露出来了吧,你们一大家不是都盼着我和卓启睿离婚,然后取代我的位置吗?不是一心想要我手中那块地皮变废为宝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其中的任何一样,你们都休想要得到,不管是这栋别墅,还是莫家的任何一花一草,你们都想要带走,总有一天,我会有足够的实力让你们连本带利还回来,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已经易主的莫氏集团,你们全都给我等着。”

说完,莫向晚不顾身后几人的呼唤,径直跑出了海景别墅,虽然也如刚才那般疯狂的开车,但是这一次,她却完全没有拿命冒险的意思。

爱情和亲情的双双背叛让莫向晚有些疲惫,最后,她索性去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景城有名的贵族娱乐高级会所,末日狂欢俱乐部。

……

刚进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便在耳际响起,就连吸进嘴里的空气都大量变质,莫向晚虽然有些讨厌这样的靡靡之地,却还是径直走到吧台前,冲酒保要了杯店里最好的酒。

一杯酒水下肚,让不会喝酒的莫向晚脸上添了两片红云,喉咙火辣辣的感觉袭来,也让她觉得整个人不再那么冷,继而又冲着酒保要了一杯又一杯。

莫向晚不知道她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哪怕她已经醉得连路都走不稳,脑海中闪现的也全是卓启睿那抹熟悉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最后,她索性拿起电话拨通了卓启睿的号码。

第一遍未打通,莫向晚又紧接着打第二遍,终是在她连打了多少遍都记不清的情况下,电话终于被那端的卓启睿接通,然而,还不等她开口,略带几分冷意的话语从电话里传入她的耳里。

“莫向晚,我不知道你这个时候还打电话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除了去办理离婚手续以外,还有什么好谈的?”

第7章 别找我发酒疯

对于卓启睿的怒意,莫向晚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带着几分醉意嘟哝出声道:“启睿,我想你了!我真的好想好想你,我也好爱好爱你,我的世界里真的不能没有你,只要你愿意和诗微撇清关系不再来往,我就会和你重新开始,然后为你生一堆孩子,你说好不好?”

“莫向晚,你喝酒了?”

“对呀!我喝酒了!而且是喝了好多好多的酒呢,启睿,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说完,莫向晚打了大大的个酒嗝,顿了顿她又说:“我现在在末日狂欢这边,启睿,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

“亲爱的,都这么晚了,你还和谁再打电话呢?有什么事明天说不行吗?早点把电话挂了,快睡觉吧!要知道没你抱着我,我可睡不着。800”

软糯糯的女声响起,卓启睿垂眸看了一眼不着一物抛媚眼勾引他的女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才冲着电话那端说道:“莫向晚,如果你是在发酒疯,那么请你去找别人,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该睡觉了!”

莫向晚虽然喝得有些醉,也模糊的听到了卓启睿身边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在场,而且那个女人的声音过于熟悉,至于是谁的她一时也想不到,但是此时她也顾不上那么多,急切的出声道:“启睿,我求求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是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然而,传入她耳里的嘟嘟声提醒着她,电话已经被那端主动掐断。

“为什么?我都开口求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狠心拒绝我?为什么啊?卓启睿,你这个混蛋,混蛋……我恨你,我恨你,我永远都不要原谅你,呜呜……”

莫向晚大哭着,嘴里喊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她这一举动也惹来了旁边其他人的围观。她却毫不自知,而对于像她这种因为伤心而买醉的女人随处都能看见一大把,众人也不再好奇,都纷纷移开视线。

蓦然,胃里一阵翻滚,莫向晚忙从座椅上滑下,跌跌撞撞的朝着后门走去,只是,任她走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洗手间,忍不住的她终是扶着墙壁呕吐了起来。

吐完后,莫向晚感觉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搭不上力,便反转了个身倚靠在门上,却不料门被人突然拉开,而她整个身子也顺势往后倒了下去。

就在她以为快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腰。

开门的夏靳磊仔细打量了一番倒在他怀中的莫向晚,随即啧啧了两声,“本大少正想要去找个女人来陪,没想到天上就给我掉了个活色生香的美人来,虽然这身打扮土了点,但是这张脸蛋的肤质看上去不错,我想应该还是个青涩得不懂情事的妞,看来我今日的艳福不浅当真是不浅呐。”

感受着下巴被两指钳制住,莫向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迷人的杏花眼,里面更是折射出一抹戏弄的神情,她当即伸手一把勾住了那人的脖颈,借力支起整个身子,脚下快速后退几步,离开那人的怀抱后,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第8章 谁让你碰我的

“混蛋,刚才是谁让你碰我的。”莫向晚厉声低喝道。

一切发生得太快,夏靳磊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直到一股血腥味入嘴,他才抬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见手上沾了血迹,满含柔情的双眼中**更甚,似笑非笑的开口。

“看来我刚才是看走眼了,没想到还是个小辣椒呢?以前吃惯了温柔似水的,无疑,这种性子刚烈的女人我更加喜欢,美女,陪我睡一夜,多少钱,你开个价?”

莫向晚醉眼朦胧的扫了一眼包厢内的其他人,却意外的瞥见了几个小时前和她撞车,同时被请进警局的男人也在这里,只不过他此时脸上流露的是一种冰冷,仿佛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不能够牵动他的情绪,俨然一副局外人的模样。

见那男人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莫向晚慢慢别开视线,见包厢内其他人的眼睛里都大放光彩,完全就是只想看戏没有相帮的意思,她也知道强走怕是不容易。

只是,这一秒,她似乎没有那种强烈得想要离开的欲望。

卓启睿不是向来都嫌弃她没情调吗?既然现在有人想要玩,她就陪他玩大的,倒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让人疯狂的资本。

莫向晚抬头看了一眼面前依旧笑得眉眼生花的男人,咧开嘴轻轻一笑,“不是想知道是多少钱吗?现在把你的手伸出来,我把价钱的数目写在你的手上。”

夏靳磊唇角微勾,便施施然的将右手伸到了莫向晚的面前,她依旧面带笑容,就在众人都期待她会写多少的时候,她突然换了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对着夏靳磊伸出来的那只手一口就咬了下去。

眼前的这一幕转换得太快,等夏靳磊回过神来时,只留他的惨叫声充斥着整个包厢。

在众人的嘲笑声下,夏靳磊用力挣开莫向晚,一连看了好几眼被咬的地方,见上面留下深深的牙齿印,当即气得双眼喷火。

“你这个女人,打我一巴掌就算了,现在还敢咬我,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

说完,夏靳磊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然而,手却在半空被人捉住。

“逸少,我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闻言,一直紧闭着双眼的莫向晚才慢慢睁开眼睛,印入她眼帘的便是江展逸那张不含一丝表情的脸,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帮她,毕竟刚才他那模样完完全全就是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果然,这世界,世事多变。

“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这个女人是你碰不得的。”江展逸语气平和的说道,随即收回自己的手,一把拉过还在失神中的莫向晚就往包厢外走去。

一个蹑足,莫向晚直接撞到了江展逸的后背上,也让她的思绪回笼。

对于一个陌生男人的触碰,她本能的有几分抗拒,手上用力微微挣扎着,然而,江展逸却是不顾她的疼痛抓得更紧了几分。

当大手的温度灼烧着她的皮肤时,莫向晚竟莫名的有几分心安,随即也放弃了挣扎。

走在前面握住她手的江展逸似乎也觉察到这一点,唇角上扬了一抹好看的弧度,手上突然一个用力,将莫向晚整个人往前拉了几分,随即扶住她的肩在众人的视线中渐渐远去。

第9章 留下来陪我

莫向晚被江展逸径直带出了末日狂欢俱乐部,直到被他毫不怜惜的塞进了车,头撞到车顶上一阵痛意传来,她的意识才微微恢复了几分,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车子在前行。

“喂,你想我带我去哪?”

江展逸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又继续专注的开车。

“喂,我问你话呢?你哑巴了吗?怎么不回答?”

莫向晚扯开嗓子喊道,见旁边的男人还是不理,她便手打脚踢的乱动了起来,“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你听到没有?我让你停车啊!”

“聒噪!”江展逸低不可闻的骂了一句,“擎天说得对,女人都是最麻烦的。”

“什么叫我们女人麻烦?依我看你们男人才最麻烦呢!一直都觉得这山总比那山高,得了好处还想更好,我们女人都做错什么了?凭什么要受你们的窝囊气?凭什么啊?”

莫向晚嘴里念念有词,江展逸强忍住想要出手去揍她的冲动,手上微动将车身调转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行好一段距离后,车子才在一家名叫莱亚的大酒店门口停下。

打开车门下车后,江展逸动作一如之前般粗鲁,直接将莫向晚连拖带拽的从车上扒下,才打横抱起她往酒店内走去,他们刚走进去,大堂经理张槚便快步迎了上来。

“逸少,需要帮忙吗?”

江展逸看了张槚一眼,本是想说把莫向晚交给他,让他看着处理,当看见某个女人如一条八爪鱼般缠在他身上,为了不多丢人现眼,说了句有事叫他便径直进了电梯。

直到将莫向晚抱回房间放到床上,江展逸才诧异他自己的行为。

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敢很肯定说是第二次见到,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会去在乎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人会被如何?

甚至是在把她救走后,还这般亲力亲为?就又好像是几个小时前第一次见到她,她撞了他的车,他明明很可以很强硬的找她算账,但最后却被她的哭声所吸引,甚至是还忍不住有了逗她的心思,对她还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股不同于其他女人的情感来。

一连抽了好几根烟,江展逸还是没有想通问题的根源所在,最后,他用了魔怔这个词来解释他此刻的情况。

起身去拿过放在床头上的外套,正打算离开,结果他刚走出两步,手腕就被人抓住,他转身就见莫向晚眼底含泪的看着他。

“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一个人睡,我害怕。”

“放手!如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江展逸语气不好的低喝道。

“我不放!我不要你离开我,我不要你又回到那个女人身边,我不想再去想象你们恩爱缠绵的画面,求求你,别走,别离开我,好不好?”莫向晚哭喊道,此时她俨然把面前的江展逸当成了那个抛弃她的卓启睿。

看着紧紧抱着他手不放的女人,江展逸俊秀的眉宇微蹙,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

随即果断的伸手拿开她的手,转身就走,却不料莫向晚又如牛皮糖般黏了上来。

而这一次,更是直接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第10章 玩过火了

虽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抱着,可是被面前这个女人抱着,江展逸的身体没由来的僵硬了几分,就在他全身神经紧绷之际,莫向晚又莞尔低笑。

“我知道你不是他,我想我一定是喝多了,喝醉了!才把你看成他。”

江展逸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渴望,不耐烦的低喝道:“既然知道我不是他,还不快放手!”

“其实是不是他又有什么关系?你刚才出手救我,不问我家在哪里,却把我带到这里来,难道不是为了跟我玩?然后不负责任的走开?”

江展逸薄唇紧抿,过了好久,他才突然转过身去,单手紧紧的捏住了莫向晚的下巴,强势的让她与自己对视,唇角勾起一抹好看且邪魅的笑意。

“能和我玩得起,敢玩的,你是第一个?但是,真要继续玩下去,你不怕后悔?”

下巴被捏得生疼,莫向晚微微蹙眉,用那仅存的理智思考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害怕吗?其实是害怕的吧!明知道继续玩下去会发生什么,可是这一秒,被酒精主导的她突然很想打破她守了多年的底线。

莫向晚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用行动证明了她的答案是什么,她伸手拿开了钳制住她下巴的手,踮起脚尖用极为青涩的吻技去**着江展逸。

不知道是太久没有碰女人?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向控制力极强的江展逸在这一秒却突然失控了,眼看身体内的火在一寸寸上窜,他终是忍不住出手化被动为主动。

“啊……”

莫向晚还没从被扑倒中回过神来,下一秒,江展逸就欺身而上,双手捧住她的脸,一字一顿的说:“江展逸,我的名字,记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