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医手遮天:关门,放王爷 第118节

挥了挥手,呼延太子轻轻的叹口气,尔后缓缓的替自己满上了一碗热腾腾的野菌汤,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的未婚妻,比你大那么点儿,不过这语气和词汇,甚至——性子都与你相差无几!”

苦笑了一声。

这也是为何当初这小姑娘翻墙,他并没有怪罪。

否则——哪怕是她救了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

她跟自己的未婚妻太像了,那个已经深深烙入他心底的女子!

“她说,尼玛,老娘可不想跟那么多人共享一夫!尼玛,老娘可不想给你约束了!”回忆着当初的点点滴滴,呼延太子的脸上那一丝温柔越发的浓郁:“我记得她曾经说过,她的世界不是我能懂的!”

她的世界,不是他能懂的?

听到这话,谢清妍也跟着沉默了。

此刻他的心底似乎明白了什么,大概——她与自己一般是穿越而来的?

“那——她是如何失踪的?”

“不知道,没有人看到,就这样突然没有了!”摇摇头,呼延太子的眸子里有着浓浓的伤感,嘴角微微的勾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不过,她永远都在我的心里吧!”

多余的话,呼延太子并没有继续说了。

瞧着他着一脸的落寞,谢清妍自然也没多问了,只是心底有些许的担忧。

并非担忧眼前的呼延太子,只是——她的心底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了一般,让她整个人都开始不能安静了,到底,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轻轻的。

依靠在皇甫玖的怀里,脸庞微微的扬起,只是笑容却带着一丝慌乱,也带着几分彷徨。

仿佛——有什么事情让她的心底不能放下。

瞧着她这般的模样,皇甫玖的心底虽然也带着疑惑,倒也没有问什么了,只是伸出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轻笑道:“怎么,妍妍是害怕什么?”

“唔?”害怕吗?

可——

她还真是觉得自己的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害怕。

悠悠的叹口气,缓缓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一样了!”抬着头,露出了一抹可怜兮兮的表情,天知道她的心底为何会有这样不安的情绪?

  ☆、266.第266章 :针锋相对

暖了身体,谢清妍窝在皇甫玖的怀里,微微的眯着眼。

整个人都带着几分小得瑟!

“唔,吃饱了!”忍不住亮闪着眸子,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嘴角微微的勾着一丝得瑟的弧度:“瞧着,这里都圆鼓鼓了,唔!”

噗哧——

瞧着这个样子。

皇甫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尔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妍妍,我不过是刚才抱了你一下,你就有了不成?”

有了?

什么有了?

瞧着皇甫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谢清妍一下有点儿回不过神。

呼延太子则是憋着一脸,想笑似乎有笑不出来,可不笑吧,好像又忍不住了!

看着这诡异的笑容,谢清妍突然明白了什么,猛的瞪圆眸子,狠狠的盯着皇甫玖,尼玛——你才有了呢,你全家都有了,人家特么的是黄花大闺女一枚!

眉角微微的挑着,缓缓的说道:“嗯?阿玖,我瞧着你最近是不是过的太舒坦了?”

嘶——

皇甫玖倒吸了一口气,看着谢清妍那略微有些诡异的脸庞,整个人都不好了几分,赶紧的将她抱入了怀里,尔后朝着呼延太子缓缓的说道:“太子,这里吃也吃了,事情也谈妥了,你还是赶紧的给我走远点儿吧!”

噗——

这是什么?

过河拆桥么?

“好吧,玖王殿下如此的不给情面,我这个太子也不能太不自爱了!”呼延太子倒也没什么表情,依旧是一脸的温和,自然知道眼前这两人——好吧,自己如果再呆着。

也只能触景伤情罢了!

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长袍,不疾不徐的说道:“清妍是吧?好好的保护自己,有些时候能力要靠自己的,他不是万能!”

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忍。

只是不等谢清妍反应过来,呼延太子就这样转身缓缓的离去。

这话却是如同一个炸弹狠狠的在她的心底炸开了,到底——到底这呼延太子要说什么?到底这太子的意思是什么,为何让她的心底彻底的不能平静了?

转身!

缓缓的看着依旧揽着自己的皇甫玖。

心却是一阵阵的抽痛:“阿玖,不管做什么事情,别担心,我会保护我自己的!”

他不说,她也不过问。

但是她明白,他一定是在做最后的筹划,那么——她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回来告诉自己,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担心!”

皇甫玖也不是傻的!

瞧着谢清妍的脸色,便知道她心底想什么。

只是,这一次他还真的是什么都不能说。

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的脸庞:“妍妍,不是说好五年之约吗?五年,给我五年,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深深的吸口气,他恨不得能不需要五年!

“好,我等你,无论什么事情,可好?”

“自然最好了!”

两人一阵的亲昵,心底却带着浓浓的哀怨和不舍,这一刻,恨不得能代替了彼此,可——这一次,谢清妍却明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干涉了。

皇甫玖的心底虽然带着浓浓的不舍,可到底这些都是自己必须要做的!

“妍妍,等我,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皇甫玖的嘴角微微的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五年!

最多他只能允许自己五年的时间!

他不能让自己的小女人吃太多的亏!

××××××××

宴会再次进行,自然是召国的使者来临。

不过谢清妍并非主角,也就懒得吭声,只是这太后那一脸算计的停留在赵婉如和晨曦长公主身上,还真是让谢清妍的心底不屑了几分。

不过就算是不屑吧!

谢清妍也不担心,反正他家阿玖说了嗷。

这事情完全不可能算计了。

在说,呼延太子自己也承认了嘛!

“呼延太子与夜王远道而来,不知道两位殿下可有意中人呢?”皇后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呼延太子与夜王殿下,心底倒是十分的酣畅!

只要想到除掉晨曦长公主,她的心底如何能不痛快?

要知道平日里就这晨曦长公主可是压着自己家晗月好几分,连带着自己都要让着,这让皇后的心底如何能不记恨?

不过,眼神落在了呼延太子与夜王的身上,心底多少还是不痛快。

谁让这两人虽然都是各种不如意,可到底身份还是摆着,更何况这两人那出色的外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啊。

“多谢皇后娘娘了!”

呼延太子微微的点点头,声调十分的平缓:“孤的身子骨不太好,这些事情急不来!”

看着似乎十分的礼貌。

可这声调却是带着几分不屑!

身为皇后如何听不出眼前这呼延太子的不屑?

眸子里也闪烁几分恼恨,可又不能说什么,只得说道:“太子殿下这身体可好行!”

“孤也活了二十年,想来再活个二十年也是没问题!”

噗——

瞧着那一问一答的样子!

瞧着呼延太子好像并不想理会的样子,谢清妍的心底就忍不住的好笑。

可皇后心底就算是恼恨,只是想到要陷害晨曦长公主,又忍不住继续用热恋贴着人家的冷屁股,正准备说点什么,太后缓缓的说道:“好了,皇后,你就让呼延太子休息会吧,没看到这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这一言,顿时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好吧,姜还是老的辣!

这一句话不仅仅是制止了皇后的继续自讨苦吃,也是变相的辱骂了呼延太子。

那一句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直接点名了呼延太子的身体不好,随时都可能挂掉,你居然跟这样的人计较。

好吧,就算是愚笨的皇后一下也忍不住暗爽了几分。

“太后娘娘果然是慧眼!”

闻言。

呼延太子却是丝毫不在意,缓缓的说道:“孤也有一个皇祖母,若是活着的话,与太后娘娘岁数一般呢!”

轰——

这一下彻底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这呼延太子看似温和,可这一句话就让所有的人傻眼了,这不是明白的在诅咒太后那啥麽?

好吧,虽然大家的心底都是十分的亮堂明白,可谁也不敢去说什么就是。

太后此刻的脸色如同锅底灰一般,恨不得能立马扑过去,将眼前的呼延太子撕裂了!

  ☆、267.第267章 :混乱的局势

“哎!”

坐在皇甫玖身边的谢清妍伸出胳膊,轻轻的推了推皇甫玖,脸庞上却是写满了兴奋,扬起了亮闪闪的眸子,缓缓的说道:“我瞧着这呼延太子倒是有几分可爱!”

尼玛嗷!

赤果果的辱骂了太后!

这是她想做——好吧,也不敢做的事情,好不好?

不过这事情倒是让谢清妍打心底的痛快了一把,恨不得能拍手鼓掌。

好吧,想是这样想,她还是明白自己不能做,别说太后的权利,如今到底是代表着两个国家,她可以不在意自己到底是卫国还是召国,可——

她还有父兄!

“你呀,也不知道兴奋什么!”

皇甫玖一把拉过谢清妍,递过一片点心放入了她的小嘴儿:“这么明显的兴奋,难道不担心这些人发现点什么,嗯?”声调十分的轻缓。

下巴微微的靠着谢清妍的肩头。

在她的耳边缓缓的说道:“若是不想惹麻烦,一会儿就跟我出去透透气吧。”

“啊,这样可以吗?”

听到这话,谢清妍倒是忍不住兴奋了几分,只是想到这里还有一场硬仗,她的心底又忍不住的担忧:“恐怕——可是表姐这边?”

“无妨,你就放心吧!”

“唔,真的?”

“嗯,真的,那召国呼延太子我已经说清楚了,至于夜王——哼,他若是敢,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有来无去了!”嘴角勾着一丝冷漠的笑容,心底却是带着浓浓的不屑。

呼延烨这人,阴狠!

他可不会对他没有任何的防备!

“可是,就算没有了召国——我瞧着太后肯定还是不会轻易放过了。”

“只要召国不惹是生非,你觉得晨曦长公主就这么没能力了,嗯?”声调微微的拖长,皇甫玖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流火,披风!”

“是,殿下!”

流火转身将披风递给了皇甫玖。

皇甫玖缓缓的披在了谢清妍的身上,尔后紧紧的裹着她的腰际,缓缓的说道:“放心,晨曦长公主知道如何做,赵婉如我也会让她安然无恙的!”

瞧着皇甫玖那信誓旦旦的样子。

谢清妍的心底也放松了几分,微微的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果然。

她这才点头,皇甫玖一把将她拉扯了起来,丝毫不做作的抱着谢清妍:“皇祖母,清妍的身子骨不是很好,我就先抱着她去休息了!”

噗哧——

好吧,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皇甫玖的嚣张。

连带着太后也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敲打着自己的额头,缓缓的说道:“如此也好,如此也好!”算是同意了,皇甫玖也不等多说什么,抱着谢清妍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两人对这宴会是没有什么喜欢的!

巴不得马上就离开的情况了。

至于宴会中发生了什么,谢清妍是没有兴趣去知道,也懒得过问了,反正赵婉如是保了下来,晨曦长公主倒是与赵婉如的感情比较深厚了,大概是因为这次的陷害,让两人有了一种情节罢了。

不过这一切谢清妍也懒得去管就是。

大雪终于纷纷扬扬的飘落了下来,原本所有的人脸色还带着喜气洋洋,可如今倒是有几分担忧了,这雪一下就是十来天,眼看着还有一个余月就要到年关了!

裹着厚厚的大氅。

谢清妍站在院子里,伸出素手轻轻的捧着一片一片的雪花,幽幽的叹口气:“父亲和兄长年前能回来吗?”忍不住声调中有几分浓浓的担忧。

眸子里也染上了几分说不出的滋味。

“郡主,您又不带暖壶,回头殿下又该说您了!”说着,习秋将暖壶递给了谢清妍,翻了一个白眼:“郡主,您可要保护自己才是,今年这雪下的可不是一般的厚实,这雪灾来的也是太快了!”

“嗯!”

轻轻的点点头:“是啊,这雪灾也太快了,这晋王还指望这雪灾翻身呢!”

“呸,就他能翻身?之前有人提醒他都不放在心上,这会儿呀,我瞧着他也是有心无力了,外头的米都涨价了,这炭火、棉花等物都涨价了,岂能是他想翻身就翻身了!”

说着,暮雨忍不住洋洋自得了几分。

幸亏自己家郡主那会儿聪慧,早早的发现了不对劲。

便也只有哭的份了!

“对了,表小姐那边有消息了,说是与晋王通气的人是于彤澜呢!”雪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不屑的说道:“倒是没想到这于彤澜居然会有这样的本事?”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的说道:“天啊,这于彤澜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番的本事呢?”习秋声调略微的扬起,整个人都有几分小激动了:“看来这于彤澜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了,以后您要注意才行了。”

“于彤澜吗?”

闻言。

谢清妍却只是微微的挑了挑眉头,仿佛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没什么值得这般惊讶的!

“哼,想跟晋王一块合作?那我就让晋王彻底没翻身的机会,可好?”偏着头,嘴角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听说皇上最近似乎身体开始有些异样了,难道这几位王爷都坐不住了吗?”

声调格外的冰冷!

只是她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又有多少是皇甫玖的功劳呢?

“谁知道呢,圣上这身子骨突然变得畏冷,甚至好几天不上早朝了,这不,各位娘娘都在忙着太子立储的事情呢!”说到这里,雪琴倒是幸灾乐祸:“听说,南王和晋王都忙的不可开交呢!”

“哦,是吗?”

越是这样。

谢清妍的心底越是带着几分担忧。

眸子里也染上了浓浓的担忧,缓缓的说道:“不知道为何,我这心底总觉得有些不安了呢!”

若是说南王与晋王的相争,那么她家阿玖到底又是什么样的表现呢?

其中阿玖又——有什么算计呢?

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越发的复杂了?

紧紧的握着拳头,深深的吸口气,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心慌,干脆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走了过去:“走吧,最近局势混乱,我瞧着事情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总得有个交代吧?”

  ☆、268.第268章 :京城风云

“郡主!”

刚走入了院子,习秋一行人便是看到皇甫玖的身影已经孤傲的站在院子里,不知道为何,此刻的皇甫玖好像清瘦了不少,也——好像孤傲了不少。

心底隐隐的一个抽痛!

总觉得此刻的皇甫玖背负了太多,微微的挥了挥手,让三个丫环都下去了,这才大步的靠近了皇甫玖,从身后斤斤计的圈着他的腰际,缓缓的说道:“阿玖,你这是怎么了?”

“妍妍!”

颤抖着身体,皇甫玖的声调带着明显的慌乱,也带着明显的害怕:“妍妍,我不想离开你!”

不想离开你?

这一句话看似很简单,可谢清妍却似乎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不对味!

猛的抬着头,转身看向了皇甫玖,一字一顿的说道:“阿玖,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忍不住,她的声调也带着浓浓的颤抖,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心,砰砰砰的剧烈跳动!

总觉得这事情越发的不是自己能理解的了!

看着谢清妍那担忧的模样,皇甫玖的心底越发的疼痛,紧紧的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缓缓的说道:“妍妍,最近的局面越发的紧张,你父亲恐怕不能马上回来了!”

“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