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医手遮天:关门,放王爷 第92节

听到这几个字,一下让谢清妍懵了。

这个成亲半途失踪的四小姐怎么又出现了?

  ☆、207.第207章 :谢梦儿的惊现

“你是说,谢梦儿又回来了?”

谢清妍的嘴角微微的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眸子里却是带着一抹让人害怕的眼神,只见他缓缓的占了起来,嘴角微微的勾着,轻轻的说道:“真的是回来了?她倒也敢回来吗?”

“是的,若是奴婢没看错,她应该是偷偷摸摸的回来的!”

压低了声调。

雪琴认真的说道:“这一次,她好像也没有敢惊动任何人,奴婢瞧着这四小姐也不是个好相处的!”

“哼,她若是好相处,当时也就不会在这个时候都能消失,她若是好相处,居然还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偷偷的溜回来?”谢清妍冷哼了一声。

笑容里带着一丝浓浓的算计。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桌面上的杯盏。

眉角那一丝算计,让雪琴一行人的脸色也带着几分兴奋:“小姐,要不要奴婢想办法通知一下老夫人?”

“哦?通知老夫人吗?”

轻哼了一声。

缓缓的朝着小白的身边走了过去,只见小白安安静静的呆在鸟笼里悠闲的休息,忍不住谢清妍轻轻的拽了一根羽毛,惹来小白扑腾着翅膀,凶悍的盯着她。

可却无可赖何。

这让谢清妍忍不住跟着轻笑了起来:“无须,让谢梦儿回来就是,我瞧着谢梦儿肯定有其他的计划,不然,她如何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小姐,您是知道她的计划了?”

“噗,你家小姐是人,不是神,如何知道她的计划?”这话让谢清妍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不过,我想这次谢梦儿肯定有什么计划,她这人呀,啧啧,怎么会甘心给人这般的作践了?”

嫁给那远方的叔父?

她谢梦儿可不是这么容易给欺负的!

那么,谢清妍可是巴不得这谢梦儿能做点儿什么出来,让这个局面更混乱,这样才好玩呢!

“是是是,奴婢可没小姐这心思多,奴婢呀,还是听从安排好了!”

习秋瞧着谢清妍又开始欺负小白了。

这心底就隐隐的作疼。

赶紧的拉开了谢清妍,安抚着那已经炸毛的小白:“小姐,您能不能别总是欺负小白啊?”

小白不同于一般的鸟,总让人觉得更为的安心,所以鸟笼也是如同虚设,不过是摆了一个鸟窝,让小白有休息的地方罢了,反正小白平日里也不会到处乱跑,相当的乖巧。

这也是让谢清妍特别好奇的地方。

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主子,养出了这样的神鸟!

嗯,特别的乖。

时间缓缓的流失,太后的生辰宴会也越来越近,谢清妍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

不过这却是让谢清妍发现,老夫人一行人好像有些诡异?

瞧着,估计是拿到了请帖吧?

不过,这可不是她要关心的,反正她要做的事情是修生养息,等着宴会上的算计就是了。

********

“殿下!”

这厢,谢茜尧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的晋王皇甫宁。

虽然曾经她是将心遗落在皇甫玖的身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更是明白皇甫玖对自己来说不是良人,倒是眼前的皇甫宁让她有了一线生机。

更何况,皇甫宁的相貌也是相当的出色。

女子自然是喜欢这般高大英俊,且身份矜贵的男子。

那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染上了几分娇羞,也染上了几分崇拜:“殿下,您这尊贵的身份,自然不能随意让人诬陷了去,无论外头是如何传言,尧儿——尧儿是相信殿下的清白的!”

说着。

那**的脸庞闪过一丝红润。

娇滴滴别过头,带着几分矜持。

瞧着谢茜尧那羞答答的模样,那**的小脸庞,那敬仰的神态,那爱慕的眼神。

无不是让皇甫宁满足了他内心的柔软和大男子主义。

更何况,谢茜尧长得也是如花似玉呢?

轻笑了一声,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挑着她的下巴,另一手则是揽着她的腰际,薄唇微启,轻轻的说道:“尧儿果然还是最了解本王的,本王有你,是何其的幸福呢?”

手指。

轻轻的拂上了她的脸庞。

心,在这一刻有种膨胀的感觉。

男人天生喜欢这样的感觉。

“本王这几日也是忧心忡忡,到底喜好男风这样的事情,真是天大的羞辱!”紧紧的握着拳头,皇甫宁的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恼怒,恨不得将这些人直接抹杀了。

可,偏偏自己连这带着面具的少年是谁都不知道!

该死!

该死!!

堂堂的晋王,居然给一个不知道身份的人这般的戏弄了。

“要是让本王知道了,本王非要报仇不可!”

“殿下!”

谢茜尧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

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绷紧的身躯,将脸庞贴着他的胸膛:“殿下又何必为这些事情庸人自扰?清者自清,再说,尧儿是相信殿下的。”

“尧儿!”

闻言。

皇甫宁的心底放松了几分。

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满眼里都是浓浓的爱惜:“是,也只有你这个时候还如此的信任本王!”

“殿下,这不都是尧儿要做的嘛?”

“乖乖等着,本王一定会想办法迎娶你,这正妃的位置不能属于你,不过,你放心,侧妃一定是你的,无论这正妃是谁,本王最疼的永远是你!”

一把,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嘴角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谢茜尧则是顺势倒入了他的怀里,只是嘴角则是微微的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

男人的话,她会信邪?

她,谢茜尧可不再是这个愚昧的人了。

更何况,她要的是权利,要是的压制谢清妍的权利。

她也不相信,玖王殿下会娶了她,顶不过就是一个妾罢了。

想到这里,谢茜尧的嘴角微微的弯着,心底也忍不住带着一丝得瑟的光芒。

仿佛胜利在望。

“是,殿下,尧儿听从您的安排。”声调十分的软绵,仿佛一个乖巧的孩子,这大大的满足了皇甫宁那一颗骚动的心,大手微微的用力,将她狠狠的钳制在自己的怀里。

也只有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还是如此的强悍。

万更完毕,多谢大家支持勒,么么哒~

  ☆、208.第208章 :哟,这甜情蜜意逗谁?

“尧儿,尧儿!”

谢茜尧那娇媚的声调落在了皇甫宁的耳朵里,只觉得全身一个颤抖,眸子里都染上了几分说不出的情绪。

双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际。

脸庞靠近了她的侧脸,在她的耳畔轻轻的说道:“尧儿,本王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殿下,您又取笑尧儿了!”

“怎么,尧儿这是不相信我吗?”

猛的抬头。

迫切的盯着眼前那温柔似水的谢茜尧,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要本王如何做,尧儿才会相信本王的真挚呢?”嘴角微微的抿着。

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担忧。

瞧着皇甫宁这样,谢茜尧的心底是不屑的!

她太明白这样高位上的男人,对感情不过是一种玩弄,喜欢你的时候,自然一切都是好的!

若是不喜欢你的时候——

那么,你将什么也不是。

也亏得哥哥一向开导自己,否则,她岂不是要陷入了眼前皇甫宁编织的情网中不能逃脱吗?

心底虽然是带着几分不屑。

谢茜尧却更明白,权利的可怕和权利的兴奋!

“殿下——”轻轻的笑了笑,反握着他的大手,谢茜尧的眸子里染上了几分坚定:“尧儿这一辈子,谁都可以不信,岂能不信殿下?殿下,尧儿的幸福都在您的身上呢!”

嘶——

这话,更是让皇甫宁找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浓浓的依恋!

“好,尧儿能明白就好!”

似乎想到了什么,皇甫宁从身上取下了一块玉佩,递给了谢茜尧:“乖,这是母妃留给本王的,本王就给你做个凭证,可好?”

“殿下,这如何使得?”

谢茜尧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赶紧的挡了回去:“不行,尧儿如何会不知道殿下的好意,可这东西太珍贵了——”

“东西再尊贵也是死物,尧儿莫不是不信本王?”

“才不是呐!”

谢茜尧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女儿家的娇羞,不满的撅着小嘴儿,轻轻的跺跺脚:“人家才没有——”

瞧着那**嫩的小嘴儿。

一时间让皇甫宁看傻眼了,就这样不由自主的揽着她的腰肢,薄唇狠狠的贴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皇甫宁似乎感觉到那一股冲动在身体里涌动。

大手开始不安分了几分,将玉佩挂在了她的腰际之后,开始到处游走,薄唇更是舍不得放开她那香软的红唇,慢慢的沿着嘴角,来到了脸庞——

一点点的开始吞噬眼前的少女。

她的矜持!

她的甜美!

她的娇嫩!

她的仰慕!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牵动着皇甫宁的心。

眸子染上了浓浓的****,大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肢:“尧儿,给我,可好?”

轰——

这话,一下让谢茜尧明白了过来,她自然知道皇甫宁这话中的含义。

她也知道,自己迟早都会给他的!

可,她更明白,男人这东西不能太满足他,否则到头来,自己可就不值钱了!

她才不要跟谢清妍这个蠢货一般,轻易的把身体交出去!

可,她也不能太清醒的反抗。

“殿下——”

谢茜尧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嘴角带着一丝微微的娇羞,轻轻的握着他那随意游走的大手,缓缓的说道:“殿下,别呀,这——要是给人看到了多不好呢。”

声调带着几分软糯。

也带着几分祈求。

更是带着几分心疼:“尧儿到底是女子!”

“尧儿——”听到这话,皇甫宁一下清醒了过来,只是心底依旧有几分不甘心,瞧着谢茜尧那**的小脸,他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尧儿,你是担心本王不负责吗?”

“嘘——”

谢茜尧赶紧的伸出手捂着他的薄唇!

轻轻的摇摇头说道:“自然不是,殿下的为人,我还能不信吗?只是,若是真给人发现了,小女子倒是没太多的委屈,可殿下,如今您可不能再有任何的不是了。”

深深的吸口气。

眸子里带着浓浓的担心。

天知道这会儿谢茜尧的心底有多恼恨,这男人口口声声说疼爱自己,可这做法那里有半点儿疼爱?

聘为妻,奔为妾!

这不是作践自己吗?

心底是不屑,脸庞却是闪烁着担忧的眼神:“到底最近那么多事情都是针对您,尧儿不想成为您的负担!”

“尧儿!”

这话,彻底让皇甫宁的心底揪痛了。

这么多事情一并发生,没有任何人是站在他的立场,没有任何人会给他半句安慰。

连带着母妃都是如此犀利的折辱他!

谢茜尧的安慰,自然让他的心底活跃了起来,那一抹久违的幸福在他的心脏隐隐的萦绕了起来——

*******

“姨娘,姨娘!!”

谢萦儿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一片,脸庞上写满了扭曲的愤怒,狠狠的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真的好吗?”

胸口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幸亏自己反应的速度,才没有让毒蛇咬的更深!

也幸亏姨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用的药膏,让她的胸口开始结痂。

饶是如此,可她的心底那一股恨意却依旧是如此的深刻:“你不是说我的命比他们都尊贵吗?姨娘,你看看,你看看,我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红肿着眸子。

心底带着剧烈的疼痛。

眸子里闪烁着一种说不出的光芒。

权利。

她要权利!

只有身份和权利,才能让她脱颖而出。

“萦儿。”瞧着谢萦儿这个疯狂的样子,她的心也恨恨的颤抖,手指紧紧的握着拳头,恨恨的说道:“又是谢清妍这个扫把精,又是她!!”

胸膛,狠狠的起伏。

上次居然没有暗杀成功。

想到这里,她的心底更是怒意滔天。

更可怕的是主子也已经明确的说过,让她不许再动谢清妍。

这样的事情让她的心底十分的震怒,可却也依旧无可奈何:“姨娘知道你的心里恨,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哼,我不要听这些,我从小听到大!”李姨娘的话让谢萦儿的心底更是怒意滔天。

只是这一次与平时不一样,她的心底似乎隐隐的出现了一种权利的渴望。

谢清妍与玖王殿下!

谢茜尧又与晋王殿下!

独独她,岂能让这两人再度欺压了?

  ☆、209.第209章 :太后邀请

时间仿佛是洗涤伤口的最好东西。

至少经过这一次的闹腾,镇国将军府又安静了几天,连带着老夫人也第一次感觉到谢清妍如此的强悍,似乎也安稳了几天。

面对这样的安静,谢清妍似乎早已经习惯了。

微微的挑了挑眉头,瞧着铜镜中自己那已经初长成的身姿,嘴角微微的勾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啧啧,阿玖送的衣服还朕是与众不同了!”

一袭浅紫色的长裙极低。

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了几分。

无论是从发型还是发饰,到衣裙,鞋子。

整个一切的礼服都是皇甫玖一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