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公主在上 第2节

  黎回心叹了口气,看向父皇发红的眼眶,犹豫半天,没有多言什么。

  有些痛,或许唯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伤的有多深。

  “囡囡,方才父皇走后,你母亲如何?”黎孜念轻声问着,孩子还小,他怕心姐儿担忧他俩。

  其实皇帝多虑了,黎回心比他俩想的都开。

  上辈子黎回心是离异家庭出身,这辈子好歹爹娘聚在,不过是心合面不合罢了。

  “母后哭了……”她很平静的叙事道。

  黎孜念怔了下,道:“那囡囡可曾哄母后呢。你母后小时候就爱哭鼻子,却不喜欢当人面哭,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有些事情,她不说,谁又晓得她难过呢。”

  黎回心深以为然,所以说她娘傻呢?

  她从来都不偷偷哭,要让眼泪有价值,必然是在爹娘怀里哭比较好吧?

  “哄了,母后说希怡伯母要进宫,然后母后心情就好了一些。”

  黎孜念轻笑,说:“我当年为了远离京中夺嫡的争斗,跟着欧阳穆一起去参军。后来遇到了你母后还有梁家姐姐,那些年彼此都很单纯,梁希宜算得上你母后交情最深的一位闺蜜。你见了他们夫妇便晓得。”黎孜念顿了片刻,道:“他们和欧阳家其他人不一样。”

  黎回心对此嗤之以鼻,暗道靖远侯府一共两房。如今大房袭爵,侯夫人是她娘的姑姑白容容。可是二房气势却是更盛,三个儿子都很出息,嫡长子欧阳穆凭军功封远征侯,德妃娘娘欧阳韵便是他嫡亲弟弟欧阳岑的嫡长女,说到底这是一家子好吗!

  “当年你梁伯母的祖父定国公去世,坚持守孝三年。欧阳大哥就致仕陪她守孝,为此差点被老侯爷逐出家门呢。”想起曾经往事,皇帝忍不住弯起唇角,轻笑出声。

  黎回心撇撇嘴角,直言道:“说到底梁伯母是远征侯夫人,他为了妻子,做什么都不为过。”换言之,母后和父皇却只是欧阳穆的朋友,真要触及靖远侯府利益,她不认为欧阳穆可以大公无私的伤害欧阳家族人。

  父女俩驴唇不对马嘴的说了会话。外面有大臣递了牌子求见皇帝,黎回心便启程回宫。

  她总觉得父皇和母后对待欧阳穆夫妇这件事情上态度出奇的一致,再加上近来有人要拿她婚事儿做文章,黎回心特别忧心,万一母后认为自个命不长久,她又是个丑的特别难嫁,把她托孤给梁伯母怎么办?

  顿时,黎回心身子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

  咯噔一声,轿子停了下来。

  黎回心微微一怔,帘子被掀了起来,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墩钻了上来,爬上她的膝盖,自个主动寻找到舒适的姿势,递过去糖人,道:“姐姐,看,可甜了。”

  黎回心目光复杂,听到轿子外面传来宫人诚惶诚恐的声音。

  “奴婢有罪,没看住三皇子殿下,扰了公主殿下的轿辇。”

  黎回心凝望着弟弟清澈的大眼睛,莞尔一笑,接过糖人,说:“真好看,这猴子是谁捏的?”

  小胖墩拍了拍自个胸膛,见长姐不信,特自信的说:“我有帮捏的……”

  “你是帮着吃吧。”黎回心笑话他,从怀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弟弟嘴角的口水,道:“既然碰上,就跟我回兰花苑吧。”

  兰花苑紧挨着常青宫。

  宫人身子一僵,不情愿的应了声。若是待会被德妃娘娘知道,他们又要受罚了。

  德妃娘娘处处针对长公主,除了因为其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孩子以外,还有三皇子的缘故。这里面的渊源要追究到皇帝那去。当时皇帝想要和皇后重归于好,德妃产子后身体又虚弱,就把孩子带去常青宫养了三年。

  当然,皇后自然是不稀罕养别人孩子的,那么这重任就落在了年纪小小的长公主身上。这位小姑娘也是奇葩,愣是把孩子养的不错,谁都说不出什么。

  其实黎回心觉得自个没做什么,不就是使唤着下人们看孩子吗?反正这孩子娘亲出身硬,太后娘娘都罩着他,无人敢加害于他,不长得壮都稀罕了。

  若不是大皇子病逝的死因被扣在了常青宫的黎回心头上,太后娘娘和德妃是要不回去三皇子的抚养权。也因此,皇后娘娘白若兰气急,她嫌弃后宫太脏,带着女儿前往东华山养病……

  黎回心拖着弟弟的小屁股,疼爱道:“肉可真没少涨……”

  三皇子腼腆一笑,仰起头用饱满的额头蹭了蹭长姐下巴。

  黎回心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她起初对待三皇子好,是有私心的。不过养了这些年,总是有些真感情,这肉嘟嘟的脸,一捏仿佛能出水呢。

  既然某人踩着她娘爬上父亲的床,她不介意让她的儿子彻底和她隔了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她可没她娘那么傻白甜……

☆、弟弟

  姐弟俩回到兰花苑,小胖墩扭搭扭搭的环绕一周,道:“姐姐,我的小木马呢?”

  小木马是黎回心送给弟弟的三岁生辰礼物,特意吩咐内务府做的木马形状的小摇椅。三皇子殿下没事儿就爱骑着玩,偶尔还不忘记喊声,驾!

  黎回心吩咐人去厨房准备糕点,道:“大孩子了,玩点别的吧。”

  “那姐姐说玩什么!”他最喜欢和长姐玩了,因为姐姐的玩意都很新鲜。

  黎回心为人处世极其小心,她怕这世上还会有其他穿越者,索性当个傻的,不会去琢磨创造什么新发明。再说她也没那脑子……

  黎回心看向身旁伺候的宫女,道:“墨香,我吩咐人做的骨牌取来。”

  墨香称是,回身端着一个大盒子走了过来,道:“殿下。”

  黎回心示意她放在地上,打开盖子,道:“本是想等弟弟五月份生辰再给你的。”

  三皇子眼睛一亮,兴奋的往里看,最后又有些失望的说:“都是木块呀!”

  “不然你以为呢?”黎回心拍了下他的额头,说:“就惦记吃的呢吧。这个可有意思了。”她从箱子中拿出骨牌,摆成长方形,中间还单独留了一排。然后她轻轻一推最后一个骨牌,滴答滴答全部依次而倒,发出清脆的响声。

  三皇子看愣了眼,最后自个趴地上开始摆弄。

  黎回心看得出父皇有意培养三皇子做储君,他背后靠着欧阳家,便于日后顺利登基。更何况,父皇年岁渐长,越发有想和母后重归于好的意愿,这从后宫日渐冷清,近三年无人怀孕,父皇长住乾清宫就可以看得出。

  况且,这孩子打小是放在常青宫养大的……

  父皇的心,她看得清楚,所以才会觉得心疼。可是母后的伤,还透着血痕,更觉得头疼。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似的大大咧咧,她不能以己度人吧。

  “哇哇哇!”三皇子连哼唧几声,挽住姐姐的胳臂,道:“姐姐,我放在中间也可以推倒呀!”

  黎回心一怔,发现弟弟无师自通,这么快就能领悟到以点及面了?

  这木块还是按照上辈子多米诺骨牌的原理命人造的。不过她特意叮嘱,要在每块牌子上刻上简单的比划,以供弟弟玩的时候还可以学习。

  小家伙把盒子里的木块全倒了出来,趴在地上推着玩,弄得满头大汗。黎回心怕他着凉,给他擦了擦额头汗渍,这才抱着孩子,就听到苑外传来太监嗓音,道:“德妃娘娘到……”

  黎回心眉头一皱,怀里的孩子身子也是一紧。倒不是说三皇子不待见自个母妃,而是觉得母妃待他太热情了,凡事都要替他完成,反而有些不习惯。

  他从小在姐姐这里,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然后姐姐会奖励他小甜饼,通过劳动换好吃的,很有成就感呐。

  黎回心站起身,收拾了下装扮,客气的和德妃欧阳韵行了礼。

  说起来,他们算得上表姐妹的关系,眼前的女孩也不过十八岁而已。

  欧阳韵小名春姐儿,从小在老侯爷身旁长大,气质温婉大气,若不是小老婆名义进门,在黎回心这个现代人眼里,配得上国母称呼。可是她没赶上好时候……

  父皇和母后闹僵的时候正值皇帝登基三四年,朝堂不稳,边疆还赶上了战事,再加上母后肚子一直没消息,突然从小皇子妃变成了皇后,一下子也很不适应。再加上皇帝一味偏宠拒绝开选秀充盈后宫的态度着实让白若兰成了许多人的眼中钉。

  肚子不争气也就算了,还没有管理才能,轻信他人,把自个身子还搞坏了,皇祖母对白若兰极其不满。再加上朝堂上也认为储君初定,怎么可能长久无嗣?从上到下都可劲给父皇塞女人。关键时候母后听信谗言,闹小脾气,自然被那温柔似水贴心的女孩钻了空子。无论是最先被宠幸的王美人,还是后来生下二皇子的骆美人,全部出身不高,不过是仗着天真可爱,入了父皇的眼目。

  两个卑贱出身的美人自然无法撼动白若兰的皇后地位。直到欧阳家的长孙女渐渐长大,这位元月出生据说是凤命的女孩背后沉淀着老侯爷的期望。

  功高震主的欧阳家,到底是否可以继续延续下去,全在后宫。

  可谁知道父皇却是悔悟了,一心想要和母后和好。欧阳家坐不住了,急忙将十三岁的女孩送进了宫里,美其名曰侍奉她皇祖母,姑祖奶奶。又因为意识到皇帝想要重新赢回母后的决心,欧阳韵没少在母后身边晃悠,一口一句姑姑叫的欢喜不已。

  当时她就觉得这位春表姐姐是沛公舞剑,意在沛公。可是谁让她娘情商低呢,可不是被踩着成全了表姐姐爬床计划……

  欧阳韵温婉一笑,道:“听说皇儿来大公主这里玩耍,我怕她吵到你功课,就过来寻人了。没有提前送个口信儿,大公主殿下不会和妾身计较吧。”

  黎回心挑眉,浅笑道:“娘娘说的哪里客气话,您是长辈,儿臣怎敢和长辈计较呢。”是不敢,而不是不计较。

  欧阳韵权当没理会,冲着儿子招了招手,道:“瞧宁儿这一头的汗,就知道傻玩,也不知晓命人擦擦,寒冬腊日,一出门准着凉。”德妃话音未落,自有宫人跪地请罚。

  黎定宁皱起眉头,反驳道:“姐姐帮我擦了好几次了。”

  欧阳韵脸色一沉,自个的亲生儿子,每次都偏向外人说话。

  “娘,儿臣今个想留在兰花苑住。姐姐走了好久,我想他了。”黎定宁童言无忌,于他娘来说却是字字戳心。

  黎回心莞尔一笑,淡然的看着欧阳韵脸色发白,大气的说:“宁哥儿大了,要学会自个睡觉。明个再来寻姐姐玩便是。”

  黎定宁不情愿的低着头,不过他也感觉得出娘亲不想他留宿兰花苑,若自个坚持,到时候长姐定会为难。于是觉得自己特别懂事儿的小胖墩跑到黎回心身前,道:“那骨牌都姐姐帮弟弟收着,我明日过来玩。”

  “一言为定。”黎回心爽朗笑着,亲昵的捏了捏弟弟脸蛋。

  欧阳韵看的吃醋极了,却无从发脾气。她决定先把儿子带回去,好好暖着。于是孩子被接回了春花苑,主动喊着嬷嬷道:“今晚上我要自己睡,把我的屋子烧上暖炉。”

  自从入了冬,欧阳韵一直让儿子同自己一起睡觉。反正皇帝也不会留宿春花苑。

  欧阳韵一听就有些不高兴,道:“昨个还说娘亲屋子里暖和,为何今日就要自个睡觉了!”

  “娘,我大了。二哥不就是自个睡大屋吗?”黎定宁理直气壮的直言道。

  欧阳韵听到此处差点没被气过去,二皇子黎定衡的母亲骆美人去世了好不好!他倒是想有娘亲陪着一起睡呢,那也要娘亲活着吧。

  这孩子到底是咒谁呢。

  黎定宁哪里懂得这些弯弯绕,他只是觉得姐姐说的没错,他长大了,哪里还能继续骑小木马?还和娘亲一起睡,太丢脸了吧。反正在姐姐那里,他是绝对不能被二皇子那个坏蛋比下去的!

  黎回心打发走德妃和小弟弟,本是打算睡个午觉,没想到美人宫那头的夏嬷嬷又过来了。夏嬷嬷是送走骆美人的老嬷嬷,现如今管着二皇子的后院。

  “求公主殿下救救二皇子吧……”

  又来了,黎回心黑了脸,道:“二弟不是说好了些吗?”

  夏嬷嬷见长公主脸色不善,听闻刚和三皇子玩了一下午,怕是累了吧?

  她犹豫再三,开口道:“二殿下不肯吃药,闹着要来兰花苑。”

  黎回心蹙眉道:“定衡年岁大了,自个都不懂得爱惜身体吗?此外,我会和父皇说,给他单独安排行宫住下。”

  夏嬷嬷咬住下唇,说:“公主殿下,老奴知道是逾越,可是二殿下浑身发热,说着胡话,却又偏要下床过来,奴婢们拦不住。还请公主殿下看在二殿下失母的份上去看看他吧。”

  她没敢透露的是,二皇子是听说三皇子在兰花苑以后,才开始闹腾的。

  黎回心叹了口气,她真是历史上最繁忙的公主殿下!父皇前阵子还笑言,等她年岁大些,就让她统领后宫。可是没听谁说,还有要女儿帮着自个管理小老婆的事情……

  夏嬷嬷见公主殿下吩咐人穿鞋,就知道黎回心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二皇子比三皇子大一岁半,起初皇帝是用二皇子来沟通和皇后的感情的。后来有了三皇子,这才弃了二皇子……

  所以对于将自个从常青宫替代出来的三皇子,二皇子心里狠的要死要活。凭什么一夜之间,他独一无二的姐姐,就变成了别人独一无二的姐姐了。连带着他娘失宠,他被宫人怠慢,自从三皇子出生以后,他的人生变得黑暗惨淡。

  但是这都不及夺姐之恨令他刻苦铭心。他可劲作死,有时候也不过是希望长辈注意到自己。后来骆美人去了,他的日子越发艰难起来,若不是长姐……

  他也就剩下长姐的疼爱了。

  可没想到黎定宁那个肉墩子越来越可爱。

  尤其是那张肥嘟嘟的脸,特别想一巴掌拍过去……揍你、这个胖子。

作者有话要说:  二皇子和三皇子登场啦。

男主也快登场了,黑皮蛋土包子一个,不如二皇子和三皇子洋气。(三皇子自个觉得。)

这本书的前期可以叫做谁能赢得回心姐姐的日常……包子们都好拼呢。

☆、禁足

  二皇子目前住在美人宫旁边的一个小院子里。伺候在身旁的宫女太监算起来有三十余人,其中一半都是他人一眼线。真正以二皇子安危为己任的奴仆基本没有……骆美人家族势微,说是漠北三大家族之一,在官场却是默默无闻,还是通过欧阳家的人脉进宫的。

  黎回心走进院子,懒散的奴仆立刻打起精神,不敢私下聊天,扫地的女眷更是低着头,谁都不看多看长公主一眼。对于宫外的人来说长公主因为面丑甚是神秘,可是于宫内女眷来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长公主。小家伙笑起来甜的腻死人,转脸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姐姐!”二皇子衣衫不整的下了床。

  黎回信本能的用袖子挡住眼睛,硬声道:“先把衣裳穿上。”

  二皇子立刻系上领口,委屈巴拉的扑进姐姐怀里,道:“姐姐!”

  黎回心费了半天力气推开他,吩咐人将火盆点燃,说:“这炭火怎么回事儿?”

  老嬷嬷立刻跪地,道:“奴婢也不晓得。就是总灭……”

  黎回心环视一周,冷冷的说:“灭了不会去寻内务府换炭吗!”

  夏嬷嬷浑身一抖,没敢吱声。没了娘庇护的孩子,宫人岂不是处处慢待!

  二皇子趁势大哭,说:“姐姐,骆美人去世了,我想住回兰花苑!”

  黎回心挑眉扫了他一眼,道:“不成,我年岁渐长,没法继续养你。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到床上好好躺着。否则就算你病着,我也可以转头就走,不管你。”

  二皇子见黎回心紧绷着脸颊,喉咙处咕隆了一声,垂下眼眸,小可怜似的爬**。他本就身材生的清瘦,连着病了许久,更显得面容惨白,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

  黎回心望着凌乱的屋子,训斥了两三个宫人,吩咐身旁大宫女去重新热了汤药,坐在床边认真的看着二皇子黎定衡,一字字的叮嘱道:“我被皇祖母禁足呢,理应不许再出兰花苑。最多就是来往常青宫走动一下,你若是继续折腾,下次我是过不来的,包不起就真把这小身子骨弄废了!”

  黎定衡仿佛被人看穿心思似的,两只手掰着指尖,小声的说:“我不想他们伺候我。这里冷,还有两个美人,我害怕他们。”

  黎回心叹了口气,二皇子初时也是在常青宫住过一阵子的。她其实挺佩服皇帝的心计,把小老婆的儿子送到原配身旁养育,这真的是恩赐吗?难怪这些年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差,有话不知道说清楚,误会重重,一个比一个冒着傻气……

  “姐姐,我会不会像大哥一样病死吧!”二皇子巴掌大的脸颊露出惊恐的神色。

  黎回心皱起眉头,怒道:“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了。”

  她攥住了弟弟颤抖的手,安抚道:“不会的。”她眯着眼睛,很肯定的说!

  大皇子之所以肯定会病死,是因为他一出生就被皇帝立为太子了。母亲不过是个小宫女,全仗着当时皇帝成亲五六年无子,父皇又年轻心性未定,高兴之余冲动立下太子,想想也有些醉了……

  “那、那姐姐,我去兰花苑同你一起被禁足可好?”黎定衡眨巴着眼睛,渴望的说。

  黎回心摇了摇头,说:“你也不小了,我会禀明父皇给你另立行宫。”

  “不要!”黎定衡耍赖,道:“我想和姐姐一起。”

  黎回心蹙眉,道:“定衡,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没大没小的话了。我说的话,你听得懂。”

  黎定衡一怔,脸蛋更惨白了几分。他知道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撇了撇唇角,喝了两口药,眼眶通红,落了两滴眼泪。

  黎回心有时候真挺佩服这个小人精弟弟的,说哭就哭啊……偏偏她还挺心疼的。

  人心果然都是肉长的,最初面对二弟三弟,她都存了其他心思,可是这些年相处下来,哎,都快成她儿子了。包括她爹娘……

  太不让人省心了。

  黎回心前脚回宫,后头皇祖母身旁的徐嬷嬷就来了,好言道:“我的大公主殿下,太后娘娘刚说完要禁殿下的足,您立刻就出了门。这不老身怕娘娘生闷气,赶紧来给公主殿下报信儿。”

  黎回心好笑的看着她。人家这说话水平真高啊。定是太后娘娘让徐嬷嬷来提醒训斥于她,徐嬷嬷又不敢说什么,到了她面前反倒是变成通口信了。回去后自然说是训斥过她交差。反正皇祖母又不曾派人拎着她过去说话?

  黎回心眼珠微转,她是讲礼仪有孝心的公主殿下,自然要虚心接受祖父教导,诚心实意道:“劳烦徐嬷嬷跑这一趟了。”

  她扭头冲着墨香吩咐道:“昨个父皇送来的那些新鲜水果,全部送往荣阳殿。”

  徐嬷嬷委婉拒绝,黎回心笑道:“嬷嬷总是要和皇祖母交差呢。况且身为孙女,本就应该哄着老人家高兴才是。”

  徐嬷嬷点头称是,笑呵呵的折返回了荣阳殿。

  她恭敬的和太后娘娘回话,道:“长公主不是有心无视娘娘规矩。而是担心二皇子娘亲去世,美人宫那头的奴才放肆不当二皇子是正经主子,万一要真出了状况,那可如何是好呢?规矩总归是比不得皇子性命吧。”

  “定衡真的病了?”太后娘娘懒洋洋的询问道。

  徐嬷嬷点着头,说:“发热的厉害,老身刚绕路去看了。”

  “这帮奴才!”太后娘娘微微有些怒了。

  徐嬷嬷立刻劝导:“大公主殿下真是个懂事儿的孩子,方才奴才一过去,她就急忙认错了。还把昨日皇帝赏给她的新鲜蔬果让人全拉来荣阳殿。也不想想娘娘如何会没有这些东西呢?可是对于小孩子来说,那些金银都未必看重,却是以己度人,觉得好吃的是全部呢!”

  太后娘娘听后脸色好了一些,大人或许看重名利钱财,小孩子却护食的紧呢。长公主再早熟也不过是八岁大的孩子,第一时间想到送水果,可见是心里有她这个祖母。

  她微微叹了口气,道:“心姐儿也是个懂事儿的。就是她母亲立不住,一副小家子气。还真没听说哪朝哪代的皇后娘娘是这般为人处世的。”

  “咳咳……”徐嬷嬷可不敢轻易评价皇后娘娘

  皇后战斗力不成,人家有个被盛宠的闺女啊。

  这些年德妃娘娘碰的壁还少吗?连带着皇帝都对德妃不待见呢。女儿就那么一个,女人却是可以随便换的。更何况皇帝算是洗尽铅华,明摆着想要和皇后娘娘重归于好。

  皇后娘娘这边算是过去了,兰花苑的黎回心先是泡了个澡,舒缓着整日的疲倦感。

  “哎,还是在东华山舒服。温泉水是天然的,出点汗觉得特别清爽。”

  墨香和墨菊伺候在身侧,彼此对视一眼,调皮的说:“殿下和皇后娘娘若是一直不回来,皇帝陛下怕是也会去东华山呢。”

  黎回心现如今是皇帝最疼爱的人,他们跟着脾气也大胆一些。

  “父皇啊……”黎回心蹙眉想了一会,没有多言。兰花苑就在常青宫旁边,通着一条走廊。她和她娘一起禁足,彼此却是可以见面的。

  黎回心估摸着她娘可开心了,终于不用出门应酬了……

  她换上一身淡粉色亵衣,外面披着厚重的袄披,手里捧着暖炉向常青宫走去。身后两个宫女一路追着,给她拿着毡帽,道:“带上吧殿下,否则风一吹,湿头发会着凉呢。”

  黎回心懒得较劲,就由着他们去了。统共七八步的路……

  常青宫的李嬷嬷见她来了,扭过身要去禀报,被黎回心拉住。

  黎回心进了大殿,一路走向母后睡房,里面灯火通明,母后穿着白色亵衣,借着烛火,正在绣一件小衣。

  黎回心皱起眉头,一把抢过母后针线,道:“大晚上的,小心伤着眼睛。”

  白若兰抬起头,温柔的说:“你小时候都是穿我亲手绣的小衣的。我看你前几日的小衣不夹棉,所以想给你重新弄个。”她眉眼眯着,唇角带笑。

  后宫的奴才都是势利眼,她刚生下孩子那几年,没少被人为难。当时女儿的奶娘说是三个,却都是奶水稀少的。其中有个后来还得了痘病,让她极其后怕。堂堂皇帝长女,却是被饿的哇哇大哭,她奶水虽然少,却是硬撑着挤着喂孩子。她曾想过去训人,可是结果呢?远水解不了近火,有人想故意给你添堵,如何都要受着。

  或许当时她退让几步,去寻那个男人说话,一切就会有所改变。可是她性子也倔,连死的念头都有了,就让那竹马悔恨一辈子!

  哎,往事种种,不堪回首。白若兰伸出手抚摸着女儿日渐成熟的脸庞,心头涌上一股暖流。

  “听说忙了一整天?荣阳殿那头的徐女官还过来训斥你了?”

  黎回心莞尔一笑,扬起下巴不屑道:“怎么可能,她也敢……”她急忙闭嘴,故作忧伤,声音委屈幽怨的说:“没关系的母后,女儿都习惯了。”她差点没忍住得意洋洋起来,那怎么成呢。她可是需要母亲疼爱守护的小女孩呀!

  白若兰心眼浅,黎回心说什么她都信。母女俩曾经受过那些苦,若不是女儿坚强,她都有自杀恶心死皇帝的心思。

  让皇帝难过后悔一辈子。

  那是多少年前了?

  心姐儿也不过四五岁,发着烧,浑身热得发烫。可是宫人却故意为难于她,派出去寻太医的人死活回不来,她绝望一场,恨不得一剪刀捅死自己和孩子算了。

  似乎就在她拿起剪刀的那一刹那,心姐却是睁大了眼睛,按住了她的手,不解的盯着她。

☆、小三

  那双清澈的眼睛露出几分惊恐的神色,嗓音却是清爽明亮的,奶声奶气的说:“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去死呢?别人若想让我们死,我们便死,他们岂不是会偷着大笑?娘亲,我想活着,我们要活着,好好看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去死。”

  当时她就震惊了,觉得自个傻透了。

  她的小棉袄,给了她撑下去的勇气。

  后来黎孜念那混蛋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错,突然就来同她示好,可是却和别人连生两子,视往日的诺言为无物吗?

  白若兰冷冷一笑,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她只想看他撕心裂肺。她是皇后,却没有子嗣,黎孜念将二皇子送来养!这是在侮辱她吗?

  白若兰恨不得把孩子拽出去,可是她的女儿再一次拦住她,反倒是真带起孩子来。她的心姐儿才多大年岁,黎孜念居然狠心的让她带孩子!

  不过心姐儿似乎很喜欢小弟弟,她便没有多言。权当是给孩子作伴吧……

  “娘……”黎回心见白若兰又走神了,眼睛里染上一层薄雾,特别令人心疼。她扎进白若兰的怀里蹭了蹭,腻味道:“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按照规矩,她是要叫白若兰母后的。可是当初常青宫快和冷宫持平了,谁又记得他们娘俩?她娘是不懂规矩,便由着她叫娘了。

  可是娘亲再傻再没心机,却是护她疼她,否则她这个一出生就被人大做文章不吉祥的女孩,指不定什么下场呢。

  她抬起下巴嘬了白若兰脸蛋一大口,说:“有女儿在,娘您就继续傻着,女儿疼你。”

  白若兰翻了个白眼,戳了下黎回心额头,道:“敢说你娘傻……”她也觉得自个不够聪明,否则不会把日子过的这般差劲,可是她从来没想过做皇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