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弃妇之盛世田园 第1节

━━━━━━━━━━━━━━━━━━━━━━━━━━━━━━━━━

本文内容由【陌晁凤】整理,千若小说网(****.**)转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弃妇之盛世田园

作者:风云小妖

001 穿来做了娘

  疼,火辣辣的疼,耳边不断的有人在喊,“用力啊用力啊!”

  脖子上一双手宛如黑白无常索命的绳索,紧紧的缠着,刚醒来就被勒的直翻白眼,只见身前一个衣着富贵的半老女人,正涨红了脸对着她脖子使劲。

  在天使组织中十年,别的没有学会,杀人的本事很那手,这种半老婆子怎么是她的对手?

  “谋财害命啊?给老娘滚开!”底气十足的一声吼,骇的那半老女人浑身一颤抖,咕噜噜滚下两个金簪子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某女一抬脚踹在心口上,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你你……竟然连自己的娘亲也打了,疯了疯了!”一旁描眉画眼的女人虽然惊叫着,眉眼之间确是欢喜,得意洋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老女人。

  楚一清眸光一冷,识得这声音正是方才大喊用力之人,正待站起来理论一下,肚子猛地做痛,令她倒抽了一口血气,这才看清方才那无影脚上血迹斑斑,罗裙也被撕开,光着两腿露在外面,想要再看个仔细,却被鼓起来的硕大肚子拦住。

  这是什么光景?她只不过睡了一觉,醒来就在生孩子?而且还差点被自己老娘掐死,一尸两命?再看四周景致,不但陌生而且还怪异的很,不过这肚子实在是疼的厉害,来不及细想,只想着快点将这孩子生出来。

  “喂,有接生婆没?”不理会众人怪异的目光,楚一清径直喊道,“孩子要出生了,帮帮我!”

  或许这副身体向来孱弱,个性又懦弱,这一生都没有喊得如此响亮过,于是惊得杂乱的众人呆了呆,就有一个婆子缓缓的站了出来。

  “过来帮我接生!”楚一清命令道,又抬首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的两个丫鬟,“将闲杂人等赶出去,我需要清静!”

  那两个丫鬟一愣,直觉的看向先前大喊的那个女人。此女人叫姚氏,是护国公的侧夫人,刚才晕过去,被抬出去的才是大夫人,也就是楚一清的亲娘。

  姚氏冷冷的哼了一声,虽然心里诧异楚一清的改变,但是这楚一清向来是护国公的宝贝疙瘩,就算是做了伤风败俗之事,被五大家族之首的上官家族退婚,也只是将她关了起来,并没有处死沉了水塘,所以也就不敢太过明目张胆,这也是她自己不敢明里动手,却用言语激的正夫人动手的原因。

  “看**什么?夫人还在外面晕着呢!”她说着,径直出门,一帮人也呼啦啦跟着向外走。

  “你干什么去?”楚一清这会才疼的额头冒汗,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拉住接生婆。

  “老妇人晕倒了,老身去看看,老身虽然是接生婆,但是也算半个大夫!”那接生婆慌慌的大力掰开楚一清的手,小跑着跟了出去。

  房间里倒是清静了,只是没有帮手,楚一清饶是心思细腻大胆,也有些无所适从,毕竟在现代她还是**呢,吻都没有送出去一枚,连男人的味道是香的还是臭的都不知道,就穿越到这儿生孩子了,只能凭借以前了解到的,随着宫缩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用力。

  “哇哇!”突地,一声孩儿清亮的啼哭声从身下传来,楚一清顿时一喜,虽然没有经过怀胎十月,但是此番受的这顿苦却也是刻骨铭心,于是心中涌起对小家伙的怜悯来,强坐起身子用一旁准备好的剪子在烛光上消了消毒,剪了脐带,除去婴孩身上的血垢,找了锦被包好了。

  幸亏生孩子所用东西都备好了,不然她还真的会手忙脚乱,只是不知道这明明都打算给这副身体接生了,为啥这身体的老娘会突然冲上来掐住脖子,自己的闺女不管是犯了什么错,在这种时刻动手都太狠了些!

  孩子的啼哭声惊动了一直守在外面的人,那先前昏迷的老妇人也悠悠醒转,听得那孩子哭,竟然落下两滴眼泪来。

  “好了,野种出世了,我们楚家这次要倒大霉了!老爷跟桓儿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姚氏突地坐在地上,仿佛疯了一般,嚎啕大哭。

  刚刚醒转的老妇人听姚氏这么一说,怒火攻心,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让丫鬟搀扶了,冲到里间,就见自己的女儿正坐在床上,正端详着怀中的婴孩,禁不住更合适怒火中烧,“你个不知廉耻的小蹄子,你生下这丧门星来干什么?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跟这个孩子,你爹他……”

  护国公夫人声嘶力竭大喊着,就要上前去抢孩子,楚一清见她这拼命的架势,哪里肯给她,身子向床上一缩,那女人就一下子扑了个空,加上羞怒,加上担心,竟然一下子再次昏了过去。

  房间里顿时再次乱成了一团,夹杂着婴孩的哭闹声。

  ※

  大夫从护国公夫人的房间一出来,姚氏就带着两个女儿巴巴的迎了上去。

  “大夫,这边走!”姚氏将大夫带到了无人的偏殿,压低了嗓音,“夫人她的病情如何?”

  年过花甲的大夫摇摇头,习惯的捋了捋胡须,“气急攻心,气血凝滞,这后半辈子恐怕是只能躺在床上了!”

  姚氏一听,立即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如果不是左右两个鬼精灵的女儿拉着,她早就哈哈大笑起来。她进楚家大门二十年,日日受那郑玉的欺压,无时无刻不盼着她早死,如今老天开眼,终于让她躺倒了床上,也算是得偿了心愿!

  “谢谢大夫,那就请大夫好好的为夫人医治吧!”姚氏赶紧将大夫送走,然后一屁股就坐在偏殿那主位旁的一张红木椅上,平日里这都是郑玉坐的位置,她说的好听是二夫人,其实就是一个小妾,连台面都上不得,如今这位置郑玉是再也别想做了!

  “娘亲,你真的好计谋,只是那老东西手劲差了些,如果可以一尸两命的话……”楚鸳上前,一副不解恨的表情。

  “你们不要得意的忘了形,这只是第一步而已!”楚凤冷冷的声音响起来,上前盯着姚氏道,“娘,你起来,这老夫人还没死呢,让人看到会误会的!”

  楚凤的年纪最小,只有十四岁,但是确是最冷沉心黑的一个,头脑都比姚氏与楚鸳聪明的多,平日里两人也大多听她的!

  “对对对!”姚氏赶紧下来,却还是恋恋不舍的摸了一把,“接下来怎么办?”

  楚凤笑的不动声色,“趁着爹爹没回来,这段时间娘就好好的照顾一下大娘,最好哄得她将家里的钥匙交出来!”

  姚氏一听,立即点头,“对对对,这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你爹与桓儿真的平安吗?”

  “娘就放心吧,有莫叔叔在爹爹身边呢,他是娘的老乡,传回来的消息没有错!”

  姚氏点点头,这次真是多亏了莫江,不然那郑玉也不会相信,只是一想到莫江那淫邪的眼睛,姚氏就有些不舒服。

  “小妹,那狐狸精怎么办?如今她孩子都生下来了,万一被她翻身了怎么办?”楚鸳挂心的则是楚一清。她比楚一清大一岁,按理算,她应该是这护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就是因为娘亲是小妾,这才连清字辈都挨不上,只能名鸢,这种贱命,就算是婚配,也只能是给人做小,不同楚一清,一配就配了上官家族的大公子,如果不是十个月前的那件事,如今楚一清或许早已经是风风光光的上官夫人了!

  “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易出面,她向来身子虚,如今又刚刚生了孩子,嘱咐那几个婆子散漫些就是了,还不怕她跟那短命鬼不见阎王吗?”楚凤冷冷的开口,那面上的笑却极是纯真,平日里,以前的楚一清就被她骗的团团转,什么好吃的好穿的,稀罕玩意都有她一份儿。

  姚氏立即点点头,欣慰的上前摸了摸楚凤那黑黑粗粗的辫子,“还是凤儿乖,你二哥如果有你一半的智慧,这楚家早就是我们的了!”

  ※

  楚一清抱着婴孩坐在先前的房间中,自从方才这副身体的娘亲晕过去之后,她的房间就一直没有人,婴孩饿得哇哇的哭,她喊了几声也没人应答。

  平静下来的楚一清已经适应了穿越这个现实,待平静下来,这副身体的记忆也慢慢的清晰起来,她叫做楚一清,跟现代的她同名,模样却是相差很大,现在的楚一清皮肤白皙,丹凤眼,翘鼻子,小嘴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那眼神有些躲闪,似乎有些懦弱怕人,完全不似原来她那五大三粗,没心没肺的模样。

  既来之则安之,楚一清也就不去寻这穿越的来龙去脉了,反正她在现代也是孤儿一枚,表面上规规矩矩的上学,工作,暗地里却是天使组织的一员,她也腻烦了那双面玲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好惦念的,相反这楚家大小姐却是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吃过苦,身子又虚,根本就没有奶水,婴孩饿得哇哇的哭。

002 冰冷

  “有人吗?”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楚一清只得抱起婴孩下地,双脚一着地,这才觉着房间里阴冷来,窗户上的雪厚厚的压着,显得房间里更是黑暗,又阴又潮。

  打开房门,一阵冷风吹进来,冻得楚一清只打哆嗦,孩子的小脸更是冻得发紫,哭的声音都哑了,只是无助的闭着眼睛,挥舞着**的小胳膊。

  楚一清冷冷的皱了皱眉,自从她懂事起就发誓再也不要挨饿受冻,想不到这是越活越回去了,这古代的楚一清明明是千金小姐一枚,竟然受这样的待遇!

  回屋取了棉被,裹在身上,将自己跟婴儿包裹的严严实实,楚一清眉眼一寒,径直走出了房间。她倒要看看,这户姓楚的人家还有没有良心,是不是想把她们母子两个冻死饿死啊?

  刚出门,寒风就像刀子一般吹在脸上,地上的雪也是半尺高,一脚踩下去,刺骨的冰冷从脚传到头,楚一清忍不住瑟缩了身子。刚生完孩子,别说在寒冬腊月里走,就是下地都不行,如果不是为了怀中的孩子……楚一清咬了咬牙,跌跌撞撞的走出院落,就见两个婆子躲在屋檐下打盹,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倒是舒服的很。

  两人听得孩子的哭声,迷迷糊糊的张开眼,借着黄昏微弱的天光,看清了站在她们面前的人,这才懒洋洋的站起身来。

  楚一清是护国公嫡出的小姐,没有出事之前,这楚府上下那个不巴结,不讨好?再加上与上官云逸的婚事,向来是没有吃过半分苦头的,所以自然不懂得世态炎凉,自从十个月前被查出有孕关了禁闭之后,因为有大夫人罩着,日子也没有困难到什么地步去,性子一直也是懦弱,老实,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所以如今到了这步田地,再加上有姚氏暗中的意会,所以这两个婆子也不怕,只是装作恭敬的行了礼,明知故问道:“小姐您怎么出来了?您刚生完孩子,身子要紧,还是赶紧回去吧!”

  楚一清冷笑,看了看怀中的孩子,许是哭累了,竟然睡了过去,但是那小脸还是苍白,看着让人有些不安。

  “人都哪去了?翠香呢?”楚一清冷冷的开口,身子依靠在栏杆上稍作休息,美丽的小脸上闪过一抹严厉。

  那两个婆子一愣,显然被楚一清面上的凛然骇的不轻,再瞧面前的女人,虽然刚经过生产,面色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熠熠生辉,完全不似以前那懦弱乖巧,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模样,而且女人虽然有些体力不支,靠着栏杆站着,但是周身却透出一种光华来,仿佛是天生的领导者,让人不知觉的畏惧。

  “翠香她回家探亲了,她……”一个婆子忍不住开口,“香溢院现在就我们两个当值!”

  果然!将古代楚一清最信任的丫头支走,却送来两个玩奸耍滑的婆子!

  两人见楚一清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们,于是再次心虚一笑说道,“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就说吧,奴婢们伺候着!”反正先答应着,这眼看着天黑了,长夜漫漫,什么时候送来,谁说的准?

  楚一清跺了跺冻麻的脚,沉声道,“你们两个的房间在哪里?”

  那两个婆子一愣,还没有回答,就见楚一清径直向着一旁的下人院落走去。

  “小姐啊,使不得啊,您是千金贵体,怎么能来这么简陋的地方?您……”婆子们说着,却拦不住楚一清,只能任由她进入了其中一间亮着烛光的房间。

  果然没错,这下人的房间都比她这个千金小姐的房间暖和!而且正好到了傍晚的吃饭时间,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晚餐,饭食虽然是照着下人做的,但是总比没得吃要强的多。

  楚一清也不客气,径直将孩子放在床上,回身拿了那饭菜就吃,怎么也先暖了身子,幸亏晚上有粥,她用筷子沥了清汤出来,兑上水,调稀了,放在一边,心中想着等着孩子醒了就先对付着,等明天一早,她就去给孩子找个奶妈。

  那两个婆子站在一边,想说什么,但是却不敢开口,只能干看着。

  “你们可以去我的房间睡,我的吃食你们也可以吃!”楚一清冷冷的看了一眼她们,和衣躺下。这身子就是虚,才走了这点路,腰就一阵一阵的疼,腿也麻木,不要落下什么病根才好。

  两个婆子只能出门外,在外面站着,心里想道,去给小姐要吃的,二夫人是铁定不给的,看来今晚是要挨饿了!

  孩子一晚上饿得醒了几次,每次都是楚一清强自支撑起身子,用那勺子的末端点了粥水喂他,他倒是吃的香甜,也不淘气,很快就睡了。

  一晚上折腾下来,楚一清只觉着浑身都散了架,心中感叹着父母的不容易,微微收拾了一下,就抱着孩子上了前院。记忆中那护国公夫人对楚一清还是不错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娘,虽然昨天的事情有些诡异,但是现在她只能求的也只有郑玉。

  刚到前院,还没有靠近郑玉的院落,就见姚氏带着她一双女儿正悠闲的披着狐皮赏雪呢,一灰一红一白,惹眼的很。

  楚一清看着楚凤身上的红狐裘皮,那是护国公楚占天在她十五岁生日那年,送给她的礼物,据说是雪山上的千年红狐的毛皮,是皇上赏赐的,平日里,以前的楚一清舍不得穿,后来出事之后,就被楚凤占了去。

  见楚一清来了,姚氏就笑着迎了上去,“哎呀一清啊,怎么不歇息着呢,你还在月子里呢,可不能乱走,要坐下病的!”

  楚一清不理她,想要越过她,却被她拦住。

  “你这是去找姐姐吗?一清啊,姐姐被你气的半身不遂,如果再见你,恐怕连命也保不住了!你还是回去吧!”姚氏淡淡的开口,眸色却是坚决,胖胖的身子将路堵着,摆明了不让楚一清过去。

  楚一清抱紧了手中的孩子。她不是傻子,再加上楚一清这一世的记忆,很快就瞧明白了楚府这些人的目的,这寒冬腊月的,她可以忍,但是孩子却经受不起,很好,自从脱离组织之后她就没有杀过人了,武功也许久没用了,今天,她不介意破一次例!

  两个人正僵持不下的时候,楚府管家楚大川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道,“大小姐,二夫人,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楚一清一喜,她知道楚占天还是疼之前楚一清的,至少她跟孩子是有救了。可惜这只是一清的美好愿望,楚占天的归来,带给她跟孩子另外一场灾难!

003 挑战楚占天

  护国公楚占天,不但是当今厉国的第一将军护国公,更是武林盟的盟主,年纪四十,正值壮年,一双虎目迥然有神,那一身浑然天成的王者之风,犹如帝王降临,此时,他端坐在郑玉榻前,听着姚氏在一边不断的加油添醋,那眉头是越皱越紧。

  郑玉此时躺在床上,望着楚占天,她自然知道他心中想什么,一双苍白的手紧紧的抓着床榻。

  “将那个小孽畜带进来!”终于,楚占天冷冷的开口,面色冷峻。

  姚氏心中喜不自胜,但是却不表现出来,立即让管家去带人。

  楚一清抱着孩子站在了楚占天的面前,仔细的端详了面前威严的男人,眸光毫不避讳与慌乱,清澈无痕,微微的屈身行礼,“爹爹安好!”

  楚一清一出现,楚占天的目光就冷冷的盯在她手里抱得孩子上,本就冷峻的面色,竟然隐隐发怒,“谁让你生下这孩儿的?”

  楚一清一愣,却见一旁的姚氏更是得意,弯了身子低声道,“老爷,那孩子是个妖孽,喝了多少打胎药都打不下来,后来月份大了,就只能……”

  “将这个孩子丢掉,快去!”楚占天大声喝道,大怒。

  楚一清这才知道,原来楚占天是想要这个孩儿死的,瞬间,心冰凉起来,唯一的希望的落空,现在只能靠她自己才能保住这个孩子!她挺了挺身子,昂起头来向着楚占天冷冷开口,“你敢!”

  她这一开口,房间里顿时转为沉寂。一直站在楚占天身后的楚桓急急的开口,“清儿,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你不要命了吗?”

  楚一清抬头望向楚桓。在古代楚一清的记忆中,楚桓是非常疼爱她这个妹妹的,性子与他娘还有两个妹妹完全不一样,只是此刻,连楚占天都不能依靠,她更不能依靠楚桓,这怀中的孩子毕竟是她亲生的,她绝对不会允许他小小年纪就惨死在这些人的手中。

  楚一清懒懒的看了楚桓一眼,径直坐下来,桌上有好多糕点,还有热水,小家伙又饿了,不断的舔着手指头,一清将糕点掰碎了,泡在温水中,拿出随身带的小勺子,一点点的喂着,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哥哥,你能保住我跟孩子的命吗?”

  楚桓一怔,无话可说了。他怎么敢违抗楚占天的命令?在整个护国公府中,从来没有人敢违抗过楚占天的命令!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管了!”一清呵呵一笑,虽然不做大姐很多年,但是那身上浑然天成的气势与霸气却是隐藏都藏不住的,更何况此时,一清不想隐藏。

  楚一清大胆的行为惹得姚氏差点跳起脚来,“楚一清,你好大的胆子,你做了错事还不知道悔改?你……”

  “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一清冷冷的抬头,“我只是权谋之下的牺牲品而已!”

  她一字一句的开口,面对众人的面容是那么肃杀,然后她抱住孩子的双手是那么柔软,两种极端的情绪在她身上融合,仿佛有强烈刺眼的光芒从她体内焕出,令得姚氏呆住,楚桓呆住。

  楚占天胸口仿佛有血气翻涌,他背脊如冰雕一般,而僵硬冰冷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内心之中却是震惊不已。

  楚一清的脾气如何,他会不知道?然而眼前坐在他面前的楚一清,却完全没有了曾经的懦弱与胆小,相反,她盯着他眼睛的那份霸气,眸光中的精锐,让他迅速的想到尘封已久的过往。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改变了?从她进房的那一瞬间,他就注意到她身上的不一样,难道梦魇要重新开始吗?

  “爹爹,清儿她是……”楚桓本想出护儿心切,但是一想到楚占天最恨的就是这个孩子,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楚占天!”一清大声的喊了楚占天的名字,令在场的人更是唏嘘一阵。

  “这个孩子我要定了,如果你不服,你可以跟我单挑,按照江湖规矩来,我赢了,你就不能丢掉我的孩子,还要为我安排好住处,饮食,将我们母子两个伺候的好好的,你敢答应吗?”一清略显苍白不足的脸上,一双眸子霍霍发亮,紧紧的盯着楚占天,她这叛经离道的凌然询问,再次惊得四周传来了响声。

  楚桓已经急得不行了,姚氏则满是震惊与欣喜,尤其是在看到楚占天额间那因为暴怒而鼓起的青筋之时,更是高兴。

  “清儿,你疯了吗?疯了吗?你竟然敢跟你爹这么说话,你……”郑玉那厢在床上大叫,一时气急攻心,又晕了过去。

  一清面上全是讽刺,“是你疯了,我再怎么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了虚名竟然想要我一尸两命,从此以后,我没有你这样的娘亲!”

  楚占天突然站起来,挥起手臂就要扇在楚一清的脸上,如果在没有了解楚占天的想法之前,一清还将他看做救世主,可是此刻,她没有什么好屈服的了,于是猛地用力,那凳子迅速的旋转了,她险险的避开楚占天的巴掌,但是那耳际还是因为那掌风,火辣辣的疼。

  可想而知如果这个巴掌挥在脸上,不去半条命也要聋!

  “楚占天,你是答应我的挑战了?我虽然刚生完孩子身子虚,但是为了保全我们母子,我也只能拼一拼了!”楚一清抱着婴孩站在门口,冷冷的挺直脊背。她就是要说话激他,楚占天怎么也是护国公,绝对不会跟她一个生产完孩子的妇人动手,她就是笃定了这一点。

  “好,你要跟你爹打,好,你这个不孝女!”楚占天冷冷的开口,“老夫就成全你,权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两个月之后,老夫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好,一言为定,只是这两个月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我,不然让人家笑话你!”楚一清暗地里长舒了一口气,两个月的时间,至少她有两个月的时间好好的调理身子与照顾孩子!

  “滚!”楚占天大声吼道。

  楚一清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楚占天行礼,不卑不亢的转身而去。

  孩子的哭声嘹亮,也仿佛突然有了力气!

004 上官云逸

  “疯了疯了,老爷,楚一清是疯了,她竟然如此跟老爷说话!”姚氏拍着椅子大声喊叫着,几乎要跳起来。

  “好了,闭嘴吧!我走之前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一定将这个孩子打掉!现在是怎么回事?而且孩子没有打掉,为什么不派人通知我?”楚占天冷冷的回眸,神情极度的愤怒。

  姚氏缩回脖子,害怕的咽了口水,“老……老爷,您一出征就是大半年,这家里的事情怕分了您的神,现在您回来了,处理也不晚,前几天您被困玉匣关,我找人算过了,说这个孩子是妖孽,是不祥之人,你看这孩子一出生,楚一清就疯成这样,不但打的夫人半身不遂,更是……老爷,为了我们楚家的兴旺,您这次一定要做主啊,千万不可再心软了啊!”

  “混账,什么妖孽,不许你胡说八道!清儿的事情我自会处理,我也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楚占天冷冷的开口,一番话让房间里的人都不敢逗留,赶紧退了出去。

  姚氏还想要说什么,就被楚桓拦住,一行人出了门。

  房间里,楚占天望着躺在床上神色憔悴的郑玉,神色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你的身子要紧吗?”

  郑玉赶紧摇头,“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教育好清儿!”

  “这些年来委屈你了!”楚占天继续说道,神色冷沉,“不管清儿做错了什么,她终究是……”

  “我知道我知道!”郑玉赶紧点头,“这次是我莽撞了,如果清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老爷您……”

  “算了,你好好的养病吧,现在西部叛乱已经平定,我会在家待上一段日子,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楚占天站起身来,紧皱了眉头,似乎深藏了心事,大步迈出房间。

  郑玉舒了一口气,这才全身放松,老爷他……不会怀疑吧?

  ※

  两个月之后,护国公府后院,天气已经逐渐的回暖,大地回春,柳树影影,好几根细长的枝条拖到了地面,缭乱盛开的迎春花儿在温润的水汽中载浮载沉。亭榭之中,一身白衣的女子闲坐在石桌前,不停的逗弄着身旁的婴孩,那婴孩不时的挥舞着小手,张着一双明亮黝黑的眼睛,不断环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哼,不知羞耻的小蹄子!”姚氏远远的看着,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向着身后两个女儿一挥手,“走,看看去!”

  楚鸳与楚凤点点头,各怀了心思,跟在姚氏的身后。

  从眼角的余光中瞥见姚氏三人,楚一清缓缓的笑笑,抬手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突然将剩下的半杯泼在了三人面前,骇的那姚氏哇的一声跳了起来。

  邪魅的勾了唇冷笑,抬起水眸来淡淡的对上三人愤怒的眼睛,楚一清懒懒的将鬓边的发丝向后抚了一下,露出一张绝色的面容来,“二娘这么好兴致来看我啊?”

  楚凤赶紧上前安抚了姚氏,姚氏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平静下来,“你个……”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迅速站起身子来的楚一清捂住了嘴唇。

  “二娘,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自古尊卑有序,你虽然是我二娘,但是也只是我爹的一个小妾,而我可是堂堂正正的护国公府大小姐,所以,不敬的话还是少说为好,尤其是守着两个孩子!”楚一清说着,淡淡的斜觑了楚鸳与楚凤一眼。

  姚氏一愣,她生平最恨的就是尊卑有序这句话,她当年也是正儿八经的管家小姐,只是因为嫁给楚占天的时候他已经成亲,这才屈尊做了小的,连带着她的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也不受人尊敬,这千方百计的好不容易让楚一清出了事,眼看着就要翻身了,去想不到如今这楚一清就跟换了个似的,那眸光中的精锐,整个人散发的光彩,耀眼得很,也让她惧怕的很。

  “这个孩子怎么来的,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记住,不要让我找到证据,如果被我抓住你们的把柄,二娘,恐怕这个护国公府也容不下你!”一清的语气肃杀,可是面上的笑容却是极美,霸气浑然天成。

  姚氏面色一白,“你这是说什么?你……”

  “妹妹,你可不要乱说,你自己做出不检点的事情,怎么怪到我们的头上?你莫不是真的疯了吧?”楚鸳也帮腔开口。

  楚一清缓缓一笑,当日她醒来,只顾着如何生存下去,都没有好好的整理这副身体原先的记忆,这段日子一来,一切还算是顺利,她就将这副身体的记忆整理了一下,越想越觉着可疑,前世的楚一清是上山烧香之时被人掳劫而走的,这楚一清虽然个性懦弱,但是怎么也是护国公家的大小姐,也算是出身武术世家,自保的武功还是有的,可是她竟然在轿子里睡着了,孩子的爹是谁都不知道,最可疑的是,事后,她衣衫不整的被人丢在寺庙里,当日正是观音诞,于是一下子传的沸沸扬扬,想要捂也捂不住!

  “我是不是疯了,你们很快就知道,这春光很美丽,你们还是慢慢的欣赏吧,还有,楚凤,那红狐裘皮是我的东西,我会讨回来的!”楚一清懒懒的起身,抱起孩子,扬长而去。

  转过角门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姚氏正在气的跳脚,楚一清冷冷一笑。许久没有如此嚣张狂妄过了,曾经厌倦了血雨腥风,只想与天地为乐,可是现在,她却感谢现代那些艰苦的日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她只有足够强,才能生存!

  她要改变楚一清的命运!

  “娘,你说,楚一清会赢过爹爹吗?”许久,楚鸳犹豫的问出口。

  “她疯了你也跟着疯了?她楚一清什么水平,你们不知道吗?她连你们两个都打不过,还想赢你爹!你们就瞧着吧,楚一清这次是死定了!”姚氏回身狠狠的戳了楚鸳的额头,大声的叫道。

  “娘,你不觉着楚一清变了吗?”突地,楚凤幽幽的开口。

  姚氏冷冷一笑,“不是变了,是疯了!”

  楚凤皱皱眉,不想再说下去,回身离开。看来她要好好的想想对策了!

  ※

  楚一清抱着孩子出了护国公府的大门,眼看两个月之期就要近了,她必须想出必胜的法子。挑战楚占天是一时之计,楚占天的武功她不知底,但是此时她这副孱弱的身体想要赢,恐怕要取个巧劲。

  楚一清散着发髻,是少女装扮,却抱着一个孩子走到大街上,甚是惹眼,有认识的,皆都暗暗的小声议论着,楚一清则全不理睬,径直走进一家兵器铺子,拿出画样来拍在了掌故的柜台上,“这副暗器,能做吗?”

  那掌柜立即笑嘻嘻的抬头,但是一看清楚一清的脸,那画样看也不看,径直甩了出来,“我们不接楚姑娘的生意!”

  楚一清冷冷的皱皱眉,正要细问,却见里面的帘幔一挑,走出一个男子来,一身银白衣饰,卓尔不群,面上带着迷人笑意,却是目露精光,一看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

  他的眸光正好迎上楚一清的脸,那笑容倏的收敛,迅速的涌起一抹厌恶与鄙弃来。

  是楚一清曾经的未婚夫,上官云逸!

005 厉煌王爷

  那柜台一侧挂了一面铜镜,或许是上官云逸一转眼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那扭曲的表情,破坏了平日里的俊美,又是赶紧伸出一双玉白的手来盖住了两边的脸,对那掌柜的道,“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怎么什么人都向里招呼?这是兵器铺,不是勾栏妓院!”说完,放下手,仔细的端详了镜子里俊美骄傲的容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却转过脸去不再看楚一清,仿佛那就是毒疮烂肉似的,瞧得恶心。

  原本跟在楚一清身后瞧热闹的一些人,如今见如此的光景,更是得意,对着抱着婴孩的楚一清更是指指点点。

  楚一清幽幽一笑,淡漠如水,冷静开口道,“还以为百年的老兵器铺子多么专业呢,不过尔尔,上官云逸,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幼稚!”

  “你说什么?”上官云逸跳着脚转过身子,对上楚一清那清澈毫无窘态的双眼。

  “公子消气消气,您的脸会长皱纹的!”那掌柜的赶紧取下墙上的镜子,好心的提醒着。

  “滚开!”上官云逸一把将掌柜的推开,却抢过那铜镜,一只手撑着眼角,拼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扬了扬那高贵的头,再次转过脸去,“快,将她赶出去,本公子再也不想见到她!”

  原来这上官云逸是个如此自恋自己容貌的男人!楚一清冷哼了一声,心中有些释然,幸亏这上官云逸提出了退婚,不然跟这种偏执狂还真的无法生存。

  冷冷的转身,楚一清抱着孩子走到门口,无畏的扫过看热闹的人们,眸光清澈,大方、从容、漠然,直到瞧得众人经受不住她那眼光,悻悻的全都散开。

  上官云逸虽然背对着她,却从铜镜中看的清清楚楚,对于楚一清的冷漠有瞬间的恍惚,直觉的皱了皱眉,但是很快他便奋力的用手指磨平那皱纹,恢复了往昔,眸光之中全是鄙夷。

  楚一清缓步走在大街上,不自觉的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孩子。面对楚家的责难,她可以做到无动于衷;面对上官云逸的鄙弃与厌恶,她可以做到漠视,但是当这一切过去,她压抑在心中的怒气还是掩盖不住从那眼底泄露出几分,再加上眼看就要临近的比试……

  正对着兵器铺子的酒楼二楼靠窗的位子上,一个苍白着脸色弱质男子若有所思的望着楚一清的背影,一双黝黑的眸子,浮上了一层莫测高深的笑意。

  “二文,你来!”他微微的喘了气,向着一旁的小厮一招手,在那小厮耳边低语了一声,那小厮立即转眸看向楼下,然后点点头,迅速的下楼。

  慢慢的端起面前的一杯清茶,此人凝笑似月,对着那百年的兵器铺幽幽一笑,气质如菊。

  “这位小姐!”楚一清正走着,一小厮打扮的男子从身后大步走到她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小姐是否要打造兵器?”

  楚一清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厮,见他面容清秀,不似奸诈之徒,于是点点头,“是,你怎么知道?”

  “我家主人刚才在楼上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对小姐甚是同情,特命小的来给小姐指引一家,您跟我来吧!”那小厮恭敬的行了礼,转身就要向前走。

  “你家主人是谁?”楚一清警惕的问道。

  “这个小姐不需要知道,只是一位好心人就是了,小姐,请!”那小厮说着,在前面带路。

  楚一清虽然觉着蹊跷,但是这城中的兵器铺大部分都是上官家族的产业,小的兵器铺又怕不能按照她设想的完成,这两月之期的比试,她是一定要赢得,这可是关系着阿宝的命运!看了看怀中睡得正香的阿宝,一清压下心头的疑问,跟着小厮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