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驭妖 第1节

您好!您下载的小说来自 ****.** 欢迎常去光顾哦!

本站所有资源部分转载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驭妖》作者:枫飘雪

[ 驭妖 内容简介 ]

她最喜欢交易,却被扔入一个最不公平的世界,爱与被爱永不公平。

  初相见,他已被囚千年,妖力只剩一成。她无赖狡黠,虏获了他的身。她成了他的主、他的天,他输在她的无赖之下。

  踏入乱世,她以凡人之躯势夺至宝,险些命丧会场。他冷眼旁观,笑看人类贪婪。

  “吃了吧,伤应该能好一些。”云淡风轻,唇边依旧是她一贯痞痞的笑容。

  她似乎远比他想的要复杂,复杂到牵起了他所有的情绪。

  那一日,神殿之前她孤傲狂绝,洗去一身痞气,似天外谪仙。半身热血,殷红圣土,凝视着她的亲人眼中悲恸。

  他心中堡垒瞬间崩塌,挡在她的面前,势要将她保!亘古妖力为伊人凝聚,反天、反地、反神明!

  自此后,看着她--

  傲然一笑前尘梦断,妖刀在握直指神明。一声长啸声震九天,天下负她她覆天下!

  无赖罪女化身惊天奇才,踏上强者之路。

  他陪之、护之、宠之……但是,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还一个个对她频献殷勤,她竟然不懂的拒绝照单全收?

  这个无赖女人他早已定下,想跟他抢,找死!

  是情是孽还是注定的羁绊?唯心而已……

第一章 无良医生

  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不啻余力的释放着自己的热情抚摸着屋内简洁的装饰。功能简单到只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简单却不简陋。每一件家具每一个摆设无一不体现出它高贵的出身,就是一个外行人一眼扫过去也会立刻被深深的震撼,震撼于它们细节的精细。

  不用述说不用显露的高贵无处可藏。

  高贵却不张扬。

  窗边一处舒适的睡榻上叶羽翔阖上双眼放松的躺在上面,平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简单的衣着,看不出来是什么名牌。但是,只要瞅上两眼,那衣服的做工与裁剪就能立刻明白,它的价值不菲。

  好一个舒适的午后,好一个会享受人生的女子,只是,这个本该愉快的休息时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小插曲。

  门外,小小的嘈杂声惹得叶羽翔轻轻皱眉,大声的呵斥、叮当作响的摔砸不过也只是让她动了动--转个身接着假寐。

  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粗鲁的踹开,同时她助理的声音也急急的响了起来:“你们不可以打扰叶小姐的午休。”

  “啊--”助理的声音以一个单音节的“啊”字结束,听起来像是被人敲晕。

  “叶医生,给我们大哥治病!”冰冷的手枪抵在叶羽翔的额头上,一身黑衣的男人方桐,眼中一片冰寒,大有叶羽翔摇个头,他就一枪崩了她的意思。

  密如羽扇的睫毛轻轻颤动两下,叶羽翔缓缓的睁开眼眸,对于抵在她额头上的手枪仿佛视而不见。平静无波看不出丝毫情绪的黑眸打量了一下男人,轻轻的说出了两个字:“夺魄。”

  不是疑问而是极其的肯定。

  方桐冰寒的眼眸微微收缩,他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被人一扫之下就看穿。

  有名的医生,他们全都“请”过了,却没有一个人能治好大哥的病。最后万不得已才来找这个“盛名在外”的叶医生,千里迢迢赶来,“请”她给大哥看病。

  “我讨厌被人用枪指着。”叶羽翔极其平静的开口,平淡的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恐惧。没有办法,这样的事情她见惯了,真搞不懂,有枪很了不起吗?这么喜欢拿着抢指着别人吗?

  还个个以为自己是生在西部呢?当牛仔也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条件,别贻笑大方了!

  方桐收起了抢,要不是刚刚气极了小小助理的阻拦,他也不会如此失去冷静,大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没有时间耽搁。

  “你不要浪费时间,只要你医治好了我们大哥,自然你以后的生活有夺魄罩着,没有人敢动你!”方桐冷声说明利害关系,“好心”的让叶羽翔选择,“不然,得罪夺魄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夺魄,世界一流的杀手组织,从来就没有失手的记录。无论黑白两道,都没有人希望惹上夺魄,只要夺魄接到的任务,一向都是至死方休,无论天涯海角,直到目标生命终结。

  所以,一直有一句话来形容众人的心情--宁可惹了阎王,也不要见到夺魄!

  夺魄的人许下的这个承诺无异于给了叶羽翔一个保命符,只要是正常的人,没有一个不感激涕零立刻答应的。况且叶羽翔的行事风格让她身边麻烦不断,据他所知就有不下十拨人设下重金要她的性命。

  但是,很不幸,睡榻上的叶羽翔脑筋异于常人。

  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被抬进来的虚弱男子,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走到男子面前歪着头看了看他,唇角一勾一抹慵懒的笑容浮现,带着痞气:“夺魄的大哥。”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是。”男子一笑,温雅有礼,“有劳叶医生了。”

  “我想先纠正你一个错误可以不可以?”叶羽翔歪头笑着,明明很有气质的一个人,却偏偏歪着身子站着,怎么看怎么像个无赖。

  “请讲。”

  “我不是医生。”

  “不是医生?”男子微微的挑眉,立刻从善如流说着:“那么叶小姐这里不是诊所吗?”

  “交易所。”叶羽翔耸了耸肩。

  “交易?交易什么?”男子感兴趣的问着。

  “命。”

  男子听完,轻轻的笑着:“你很可爱。”

  可爱?一听到这个词,叶羽翔脸沉了下来,她什么时候跟这个词挂上勾了?

  “那么叶小姐,我的命怎么交易?”

  “很简单,夺魄资产百分之三十,不贵吧?”叶羽翔耸了耸肩,仿佛是给了夺魄一个大便宜。

  “你找死?”方桐低吼着。

  “哎呦呦……人长得不错,脾气可不太好。”叶羽翔撇了撇唇,咋舌道,“你这样可卖不了什么好价钱啊,一般的店里可不会收你这种货色,真是赔钱!”

  “你找死?”方桐当然知道这个无赖女人嘴里的店是什么店,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这句话你说了两遍,麻烦换一个新鲜的。”直接忽视掉眼前暴跳如雷的人,她什么角色没有见过,害怕一个小小的杀手?

  “方桐,出去。”男子沉声呵斥,方桐立刻噤声,听话的离开。

  “没的商量?”男子看向叶羽翔。

  “你觉得你的命不值那些价钱吗?”

  “哈哈……”男子不怒反笑,“叶小姐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说的话让人无法反驳,明知自己吃亏却也说不出什么,厉害。

  “好,成交。”

  “很好,花钱消灾嘛,多合算,钱还可以慢慢赚,命只有一条。”叶羽翔到柜子内取出工具,示意男子自己躺到床上去。

  过去一把撕开男子的衣服,手上快速的动作,细针不停的刺进男子的身体。

  “你呢,你的命有几条?”男子凝视着叶羽翔,“你这样得罪人,有很多人想找你麻烦吧?”

  冷笑一声,叶羽翔不屑的瞥了男子一眼:“你听过什么人来找我麻烦了?”

  “我很好奇。”男子疑惑的说道,早就有人悬赏重金取叶羽翔的性命,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接下任务。一个医生医术再高明也不至于让人如此顾忌,难道说她背后还有什么隐秘的势力?

  “有什么好好奇的,很简单。”叶羽翔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谁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对不对?”

  “什么意思?”男子不懂。

  “只要迈进我范围内的人,已经注定了终身受制于我。”

  “终身受制?”男子疑惑的看了看叶羽翔,目光被她手中的细针吸引,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你用毒?”如今还有如此厉害的毒吗?

  看着叶羽翔唇边挂着的笑容,男子瞳孔微微收缩,她竟然真的有这个本事?不过……

  “要是远程射击、炸弹呢?”现代并不同于古代,先进的武器要杀一个人轻而易举。

  “我死了很好啊。”叶羽翔无所谓的笑着,挑了挑眉,“那个雇佣杀手的人就要好好准备后事了,等着被几大势力追杀吧!”

  看男子脸上不解的表情,叶羽翔好心的笑着:“来我这里看病的人,怎么会没有点后遗症什么的?”

  男子骇然:“你在你病人身上下毒?”太狠了吧?

  据他所知,经她手治疗的人很多都是极有势力,要是她全部都下了毒,岂不等于那些人完全被她控制?

  “怎么,怕了?”叶羽翔笑着,极其的无赖,“你现在也是我的病人哦。”

  “你还真是可爱。”男子轻笑着,“你为什么这么想死呢?”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树敌越来越多,最后,难保没有一个发狠的人不顾一切的对付她。

  “连续三天,每天四个小时来我这里,我会给你开药,按时服用。三天后,你就可以去看医生了。”叶羽翔不理会男人的话,她的时光已经终止在她妈妈生命结束的那刻,要不是答应了妈妈她要活下去,她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十年了,妈妈知不知道她活得有多苦?为什么要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妈妈知不知道,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妈妈在一起。

  无论何时何地,什么情况!

  男子一愣:“我还要去看什么医生?”

  “精神科医生。”叶羽翔说的一本正经。

  “你真可爱!”男子笑弯了眼眸,轻轻颤动下,带动身上的细针,一下子痛意袭来惹得他吃痛的皱眉。

  叶羽翔直接扔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

  这种病人她再也不想接了,她再一次在心里后悔自己的决定,一个月前救了夺魄的大哥让她本就无聊的生活更加的无聊。

  叶羽翔看着一屋子的玫瑰花,唉声叹气,她这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她舒服的小屋变成了花圃?不是昨天才刚刚让助理小姐打扫干净吗?

  “叶小姐,有人送您的礼物。”助理小姐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老规矩!”叶羽翔看都不看一眼,不用问,又是那个神经男人送的!

  “好。”助理小姐有些可惜的说道,天天的玫瑰花海啊,有哪个女人能不动心,早中晚高级料理店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每餐花样都不重复,外加情意绵绵的关怀电话。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该动容了,偏偏叶小姐就是无动于衷,别说感动了,就是惊喜都没有!而且叶小姐的处理方式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鲜花批发给鲜花店,饭菜全部请了员工。礼物全部拆封卖给商店,情意绵绵的电话一分钟一千元收费,她竟然当成咨询电话来做,看着银行里的数字不断攀升,叶小姐是笑的开心,她是彻底的无语。

  抱着礼物就要出去,突然被叫住,“等一下,这个就先留下,你去外面给我买本杂志。”

  “好。”助理将礼物放下,转身出去。

  “喂,你好。”助理在外面刚刚买完杂志要往回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没有在办公室?”夺魄的大哥急急的问着,他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叶大小姐是从来不会自己接电话的。他只好快速的拨助理的手机。

  “是,叶小姐要看杂志,我出来买。”助理说道,她真的觉得很可惜,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叶小姐不喜欢呢?

  “要是收到一个礼物的话千万不要拆,直接扔掉,听到没有扔得越远越好?”电话里是男子急急的声音。

  “蓝色包装的礼物?”助理问着。

  “该死,已经收到了是吗?千万不要碰,我还有两分钟就到了!”男子阖上电话,催促着司机,“快点!”

  房间内,叶羽翔看着桌子上的盒子,听着那弱不可闻的滴答声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妈妈,我信守了诺言,绝对不会自杀,而这次,完全是--他杀!

  灿亮的红光突然爆出,一瞬间炸平了整座房子。

  “叶!”男子隔着车窗双眼赤红的瞪着叶羽翔的房子被夷为平地,愤怒的捶着车门。

第二章 宫家罪人

  叶羽翔半靠在榻上,阳光柔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舒服的阳光也无法驱走她心中的无奈。熟悉的阳光、熟悉的清风,却再也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一颗炸弹没有将她送到妈妈身边反倒将她送到了异世界,附身于这个深居简出的叫做宫明珏女孩身上。

  穿越,她可以接受,就当是借尸还魂了。

  她不能接受的是这个世界!

  她穿越到这个女孩的身上,同时也继承了身体主人的记忆,就是因为这些记忆,让她头痛不已。

  这个世界,竟然是--人、神、妖共存的世界!

  西游记那是经典人人都爱看,鬼怪故事跌宕起伏确实吸引人,网络游戏杀怪升级过瘾,但是……这些要是真的成为现实的世界,切切实实的活在其中……

  叶羽翔再次抱着头哀嚎一声,太诡异了吧?

  妖怪诶……这是什么概念?

  一个人说着说着话突然之间头上冒出角来,一个不爽爆出獠牙直接咬死她?

  心底再次哀嚎,妈妈,我只是想去找你,你也不用这样惩罚我吧?把我扔到这里来算怎么回事?

  况且,这里……

  通过记忆,脑海中最后留下的是一个娇柔的女人含着眼泪对着她大喊:“珏儿,你要好好活着,不要想去寻死,听到没有,不然娘会永远恨你!”

  竟然说了和她妈妈临死时一样的话。

  心、骤然的拧在一起,生生的绞痛。唇被咬的惨白,身体无力的颤抖。

  难道真的不知道,活着有的时候比死还要痛苦百倍吗?

  没有了至亲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痛苦难耐,就是无边的思念一寸一寸的啃食,也可以让她痛不欲生。

  同样的母亲,同样为了自己的女儿走上了绝路。

  她的妈妈为了她的自由,最后死在那些疯狂之人的手里。

  宫明珏的娘亲,为了女儿的一条命,硬是隐瞒了宫明珏的性别十六年。

  宫家,神统治下日晖大陆的祭祀家族,神曾经说过,宫家子嗣有女之日便是祭祀之职转移之时。

  宫家,为了保住祭祀这个人人羡慕的神圣职位,每一个族人都不得生下女孩。生下来的女孩子连落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接生之人溺死。

  宫明珏的娘亲,硬是在这种情况下生下来宫明珏,并且将宫明珏的性别一瞒就是瞒了十六年。直到最近一次祭祀神火熄灭,宫家才知道出了问题,全力彻查之下,秘密再也无法隐瞒。

  带着宫明珏逃跑,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孩怎么逃得出宫家的大院?

  那份生离死别、被人硬生生的分开,那份痛,她心有余悸。宫明珏的记忆与她的记忆交叠在一起,分不清痛的是谁。

  宫明珏从宫家正统的公子,沦为了宫家人人唾弃的罪人,从小呵护她的娘亲被带走,她一根缎带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只为了不牵连到自己的娘亲。

  可是……叶羽翔轻轻的摇头,傻丫头,有这么简单吗?这种事情是一命可以换一命的吗?

  微闭的眼眸,有晶莹的泪水滑落,在一瞬间感悟里她逃避了十年的情感。

  妈妈,我知道了,人很多时候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要为了自己爱的人活着。妈妈,我懂了。

  经历了一次生死,明白了她一直不懂的情感,她再也不会轻言放弃。缓缓的睁开眼,既然是同样的母亲、相似的处境,命运让她变为宫明珏,那么就让她替代宫明珏活下去,来完成两位母亲的心愿。

  嘭的一声大响,房门大开。

  “宫明珏,出来!”厉声的呵斥,颐指气使仿佛吆喝一个畜生。

  叶羽翔,啊、不,是宫明珏起身,走出内室,看着外室的两人,没有说话。她认出来说话的是宫家的二叔宫信。

  “宫明珏,你好好在这里待着,宫家暂时不会处罚你。”宫信看都不看宫明珏一眼,直接吩咐着。

  “我娘呢?”宫明珏不知道被带走的娘亲到底怎么样了,暂时不处罚她了,是什么意思?她可不觉得宫家有那么好心。

  “你娘违背族规,自然按族规处置!”宫信说的斩钉截铁不带一点感情。

  “族规处置……毒酒?”宫明珏霍地瞪大双眼,“你们让我娘服毒?”

  “族规无人可以动摇,你们母女犯下如此大罪,服毒已经是便宜她了!”宫信冷哼着。

  宫明珏眼神黯淡下来,竟然来不及了吗?

  “那么……我娘的……”尸体二字她无法说出口。

  “自然是扔在野外,你以为你们母女祸害了宫家,我们还要将你们大礼厚葬不成?”一旁趾高气昂的人是旁系的子嗣宫奋。

  宫明珏眼眸轻眯,她认得他,是他、宫奋,就算他化成灰她都认得他!

  娘带着她偷偷逃跑的时候,宫奋拦住了他们,只差最后一道门了,宫奋堵在那里。娘苦苦的哀求他,放她们一条生路,就当没有看到他们。当时没有人发现,只要宫奋放他们一条生路,他们就可以逃离宫家。

  可是,宫奋的拒绝不是因为他怕宫家发现,而是因为他们是直系,直系挡在他旁系的前面,他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因为一个出头的机会,宫奋就下了狠手。她与娘一点魂力都没有,哪里是宫奋一个五星灵士的对手,一下子就将娘打成了重伤,被捉回主屋。

  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

  要不是宫奋,娘也不会死。

  宫奋!

  此仇不报,她誓不为人!

  “宫奋,好好守着,不要让她逃了。”宫信出去,吩咐着宫奋,“过些日子神的使者就会来,到时有什么怒火还需要她顶着。”

  “是,二叔。我一定将她看好。”宫奋点头哈腰的答应着。

  沉默在两人之间流淌,宫明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残阳似血殷红了她的双眼。此时她已分不清那瑰丽的颜色到底是什么,只感到在此时身上有针刺的冰冷。

  她的路是妈妈殷红的鲜血铺就,而她却为了一句无聊,就轻易的放弃了。如果那次爆炸之后,她真的见到了妈妈,会不会被妈妈鄙视?

  她让妈妈失望了吧?纵然她独活了十年,可是她依旧没有走出来,没有领悟到妈妈让她活下去的意义。

  生命如流沙,被她毫不怜惜的放弃。

  “宫明珏,想不想去见见你的娘?”突然的一声拉回她的思绪,看着眼前笑意不明的宫奋,下意识的点头。

  “子时,我带你离开。”

第三章 因缘际会

  宫明珏跟在宫奋的身后,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上走着,宫家大院的后面就是深山,一条小路曲曲折折杂草丛生,人一踩进去立刻消失了大半的身影。

  “我娘呢?”宫明珏轻声的问着。

  “要想见到就别这么多废话!”宫奋头也不回低叱着,“跟着来。”

  宫明珏跟着,再也没有说话,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到达一片开阔所在,左右望了望,哪有记忆中母亲的影子。

  “我娘不在这里。”

  “你来。”宫奋一把拉过宫明珏,将她推到崖边,伸手一指,“看到没有,直接跳下去,你就可以见到你娘了。”

  一股狂风卷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衣摆在强风下猎猎作响。望不到底的深渊,只扫上一眼足可以令人腿脚发软。

  “你要杀了我?”宫明珏皱眉,崖底的冷风直往衣领里灌,不消片刻,全身冰冷。

  “怎么是我杀了你呢?”宫奋阴毒的笑着,“是你从窗户逃跑,我追到此处,你奋力反抗一不小心失足落崖!”

  宫明珏脸沉了下来:“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置我于死地?”

  “你们直系的血脉在那里压着,我一个旁系什么时候才能引起家族的重视?”宫奋似乎很遗憾的摇头,“宫明珏,要怪就怪你为什么偏偏生在直系生为女子。”

  “你的名字果然没有取错--出恭喷粪!”宫明珏捋了捋被狂风吹乱的发丝,眉头一挑。她就见不惯这样的人,为了名为了利,什么都不顾忌!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宫奋抓着宫明珏的手一紧,“你找死!”

  “你都是废话。我说软话你会放了我吗?”宫明珏不屑的冷笑,什么叫她找死,明明是他要让她死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