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 第1节

《朕不是这样的汉子》

作者:邹涅

文案:

秦诺穿越到大周朝,变成呆笨的九皇子。

女穿男就罢了,本以为从此能当一条吃喝玩乐的米虫,

不想却被赶**上架,参与一场×龙夺嫡的宫斗大戏。

内有兄弟阋墙,权臣当道,外有敌寇入侵,民怨沸腾,

如何破解内忧外患,杀出一条光明道?

当皇帝难,当好皇帝更难!这是一本当皇帝的种田文,

别人种的是一亩田,他种的是一个皇朝。

女穿男,BG向,主角杰克苏且天然渣,汉子妹子通撩。

又名《不当皇帝就得死!》or《朕今天不想穿女装》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种田文 爽文 朝堂之上

主角:秦诺 ┃ 配角:霍幼绢、秦芷、裴翎、方源、裴拓、裴渡 ┃ 其它:女穿男、皇权宫斗、种田文

第1章 奉旨爬床

  夏末夜晚,难得的清凉时光,微风带走了白天的燥热。

  秦诺坐在夕月湖边的回廊上,斜倚着栏杆,懒洋洋地几乎睡了过去。

  突然,一个轻柔的脚步声靠近,带着甜腻的桂花香气。耳畔传来柔婉缠绵的低语:“殿下,您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夏节近末,秋风渐起,夜晚已经有些凉了。”

  伴着轻声软语,素手轻扬,一层薄薄的绢布铺开,搭在了秦诺的腹部。同时一只手也不老实地摸了上去。

  “殿下可别又发热了,让奴婢看看。”

  纤纤素手像是一只灵巧的小老鼠,巧妙地游走着,试图挑起某些不可言说的东西。

  偶尔有宫人路过这处回廊,远远望去,花前月下,佳人投怀,旖旎万分的场景。

  秦诺微微动了动身体。

  以为他有所感应,美人心下窃喜,立刻更加放肆地贴了上去,恨不得整个人挂在秦诺身上。

  路过的宫人一个个低着头,却又忍不住偷眼往这边瞧着。这九殿下也太夸张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如今陛下还病着呢,万一听到这种消息……

  美人正耳鬓厮磨着,不想秦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身上多了一个人,伸了个懒腰,同时翻了个身。

  挂在他身上的美人一声惊呼,“扑通”落进了风景宜人的夕月湖里。

  凄厉的尖叫声响起,“救命啊!快来人啊,呜……救……命啊!”

  回廊上的秦诺这才如梦初醒,睁开眼睛,四面看着,“咦,什么声音?”

  几个路过的宫人向着这边跑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将落水的美人从湖水里拖拉上来。

  湖水极深,也颇凉。纵然是在夏末,夜晚落进水中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至于形象就更不用提了,穿着的轻纱宫装已经湿透,黏答答贴在身上,精心梳理的发髻被水泡开,胡乱披散在脸上。

  对面秦诺刚刚从梦中醒来,就看到这幅模样,立刻惨叫一声,“鬼啊!”

  有年轻的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都说九殿下脑子不好使,果然传言不虚啊!把投怀送抱的美人推到水池里不说,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女鬼”伸手将头顶上墨绿的水藻扒拉下来,想要说话,却连接打了个好几个喷嚏。

  “哎呀,是绿荷,你怎么落水了!”熟悉的声音唤醒了记忆,秦诺端详了半天,才认出是自己的贴身宫女。

  “殿下……奴婢见殿下在这里睡着了,想着夜风太凉,想要为殿下盖点儿东西,没想到……”美人绿荷又羞又气,还有满心委屈,说到后来,忍不住捂住脸孔。

  勾引失败不说,还被这么多人看见,只怕没几天就会传遍宫廷,真是没脸见人了!

  “那一定是我睡迷糊了。”秦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憨态可掬。“你快下去喝碗姜汤吧,可别着凉了啊。”

  绿荷嘤咛一声,捂着脸转身跑了。

  秦诺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转头冲着几个帮忙捞人的宫人笑了笑:“刚才多谢你们了。”

  几个正在跪地行礼的宫人受宠若惊:“哪敢劳动殿下称谢。”

  又有人道:“绿荷那丫头太不懂规矩了,殿下赏她姜汤,都没谢恩,竟然就这么跑了。”

  “她全身湿透,难免心急。”秦诺宽容地笑了笑,转身步下长廊。

  这个九殿下,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绿荷这个不安分的丫头想要勾搭他的事情啊!几个宫人暗暗思量着,极有默契地没有提起。

  待他离开,几个宫人站起身来,其中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忍不住道:“难怪人都说九皇子脾气好呢。”

  另一个接话笑道:“可惜脑筋不太灵光……”

  “住口吧!这种话也是你说的吗?”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老太监匆匆打断了同伴的话,“再者,听说九皇子自从之前大病一场,已经好转了很多。”

  小太监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旋即转了话题:“那个绿荷,刚才那副模样可真是……”

  “嘿嘿,衣服薄地跟没有似得,胸前那一对儿……”

  几个太监嬉笑着,后面的声音压得极低。

  走在前面的秦诺暗暗叹了口气,就算宫规再森严,也压不住这些人天生的八卦心啊!也对,整天困居深宫,没有别的事情可消遣,自己要是穿越成一个低等宫人,也许也会变成这帮八卦群体的一份子。

  今天也算解决了一个麻烦,有了绿荷这个榜样,后来者应该三思而慎行了吧!

  莫怪他辣手摧花,实在是绿荷太过分。自己这根嫩草才不过十三岁,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薅了去。就算她是分配过来给自己通人事的大宫女之一,也受不了啊!

  更何况,他在几个月前,还是个实打实的妹子呢。要跟小姐姐搞百合,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没错,秦诺是穿过来的。

  遥想当初,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好不容易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毕业之后进了个钱途远大的公司,秦诺正欢天喜地憧憬着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呃,嫁给高富帅的美梦里,突然一纸诊断书,带来了死神的噩耗。

  以目前医学水平不可能治好的绝症!父母早已在数年前车祸身亡。几个叔伯亲眷凑了几万块钱,算是尽了最后的情分。短短一个月后,她孤单地死在了病房里。

  本以为人死如灯灭,精神恍惚之后,却发现自己重新睁开了眼睛,在这个孤单陌生的大周朝。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小半年了,她,或者说他,逐渐习惯了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

  成了一个不受宠的九皇子秦诺,没错,名字跟前世的她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嫁给高富帅成了泡影,但自己变成高富帅也不错啊!尤其一睁眼就是天潢贵胄,妥妥的赢在了起跑线上。

  虽然变成了男人,但秦诺性格向来淡定,既来之则安之,对心理上生理上的那点儿小别扭,在调整了几天后迅速适应过来。

  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皇子生活,秦诺虽然没有原主记忆,但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她很快对周围环境和自己身世有了个详细的了解。

  九皇子秦诺今年正好十三岁,生母陈妃娘娘,出身江南诗书门第,容颜绝顶,人比花娇,更天生一把好嗓子,入宫就成了皇帝的宠妃,没多久就有了身孕,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好运还是福薄,这一胎竟然是一儿一女双生子,在古代这个医疗卫生水平,妇人生产就是过鬼门关,何况一次两个,还是头胎。于是,陈妃在拼死产下一双儿女之后,不幸血崩身亡,死的时候才不过十八岁。

  红颜薄命,皇帝着实悲痛了一阵子,但后宫佳丽三千个个都是解语花,多情的他很快就将陈妃抛诸脑后,连带着秦诺这个九皇子也成了小透明。

  不过在这个后宫,小透明才是常态。

  大周如今的皇帝景耀帝在政务国事上没有特别的长处,唯独在女色上眼光精炼,品味绝佳,后宫诸位佳丽不仅容色绝顶,而且个个都有绝活儿,有的身段柔软,精擅舞蹈;有的歌喉婉转,声震云霄;有的诗词精妙,堪称一绝;有的书画风雅,闻名于世。要论起后宫质量,在大周朝历代皇帝里绝对数一数二的。

  这也带来了另一个后果,就是皇子极多,不算幼年夭折的,排进序齿的就有十六位。当然,公主更多,有二十几位。

  皇子一多,这个尊号也就不那么值钱了。所以除了嫡出的和正得宠的那几位,其余大大多数都是小透明。

  无论如何,自己好歹穿成了一个皇子,不愁吃不愁吃,不用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虽然不是已知历史上的某个朝代,学校课本上学的历史知识没了用处,但作为一个皇子,他一不打算参与×龙夺嫡之类的宫廷斗争,二不想搞社会变革解放生产力解放人民,只想过点儿诗酒花鸟茶的悠哉日子,应该没问题吧。

  夕月湖在他居住的太微殿不远,走下廊道,沿着石子小路拐过一道弯,便是正殿了。

  刚进大门,迎面一个风采俊秀的少年,带着两个小太监正从廊道后走过来。秦诺笑眯眯地招呼道:“十弟。”

  秦泽本想一扭头当没看见算了,但秦诺已经先打了招呼,只好不情不愿地招呼道:“九哥。”

  无论如何,看见美少年总是赏心悦目的,就算美少年的脸色黑如锅底。

  说起秦诺跟秦泽的恩怨,还得从上一代说起,陈妃生前一枝独秀,同期入宫的美人都成了衬托红花的绿叶,包括十皇子的生母葛贤妃,葛家可是累世大族,其父官居兵部侍郎,是当时入宫秀女中出身最显赫的一个,这样的名门贵女入宫,却被小吏出身的陈妃压力了一头,自然满心不服。两人又是同时有孕,十皇子秦泽只比秦诺小三天罢了。而那时候皇帝还沉浸在宠妃身亡的痛苦里,导致十皇子降生的时候,根本没有去看过。葛贤妃对陈妃怨念更深,耳濡目染之下,秦泽对这个大他三天的哥哥也充满了敌意。

  秦诺本身并不痴傻,四岁那年,两个孩子起了争执,秦泽将秦诺推到在石阶上,摔了头部,才变得呆呆笨笨起来。秦泽虽然闯了祸,但总不好将皇子打死,所以只是以看顾不周为名,打杀了两人的十几个奴才,又将葛贤妃罚俸一年,便算了结。双方的梁子却就此结下。

  大周内宫,皇子五岁启蒙,就要搬离母亲的身边,到北宫居住。秦诺和秦泽因为年龄相同,好死不死又分到了一处宫殿里。

  太微宫地方不大,秦诺居长,所以占据了风景秀丽,冬暖夏凉的东殿,而秦泽万分委屈地住进了西殿,从此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

  没娘的孩子没后台,就算有后台,陈妃也远远不及如今协理后宫的葛贤妃的势力。所以,这几年秦诺暗里吃了不少亏。偏偏明面上葛贤妃是绝不会落人话柄的,而秦诺又是个呆笨的,吃了亏也没法表达出来。

  而且随着两人年龄渐长,秦泽聪慧好学,在诸多皇子中也是翘楚,而秦诺为人愚笨,课业烂的一塌糊涂,圣眷自然不用提了。所以在两人的关系中,秦诺是全面处于下风。

  看着秦诺一脸悠哉的模样,秦泽冷笑一声,脱口问道:“刚才看见绿荷一身狼狈,匆匆而回,可是她冲撞了九哥。”

  唉,自己这个好十弟,手段是有,但还是太稚嫩了,或者说,因为对面是个痴愚之人,懒得费太多心机。

  “是有争执,绿荷今晚来找我,说她对十弟你一见钟情,想要转投到你这边。我忍不住骂了他几句,没想到她嚷嚷着不让她来十弟你这边就要投水……”秦诺老实巴交坦白道。

  秦泽脸色一变,“九哥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当然……”秦诺凑上去,一把搂住秦泽的脖子,“就是在开玩笑了。”

  秦泽早就看出了他的企图,却躲避不及,被搂了个正着,感受着那铁钳子一样的力道,他脸色涨得通红。

  “你放开我!”这讨人厌的傻子课业不行,力气却大得惊人。

  “咱们兄弟亲香一下咋的了?”秦诺收紧力道,扫了一眼秦泽身后的几个侍从。确定几个人不敢上前,才压低了声音在秦泽耳边道。

  “不过我听身边的人说绿荷是真的喜欢你呢,要不怎么整天朝着你们那边跑。”

  秦泽目光一紧,脸色很快冷静下来,“九哥说这些话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奴婢罢了,谁会注意这些。”

  秦诺嘿嘿笑了两声。

  不等他开口,秦泽提醒道:“九哥,还是早些回去准备吧,别忘了今晚咱们还要侍疾。”

  秦诺如梦初醒般松开了对他的钳制,道:“哎呀,是得赶紧回去吃饭了,侍疾可要一整夜,十弟你别忘了也要多吃点儿啊。”

  说完,转身往东殿走去。留下身后秦泽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中二期的少年,就是这么麻烦!

  秦诺叹了一口气,他心知肚明,绿荷会如此迫不及待的爬床,背后必定是有人指使,否则,何必在人来人往的走道上公然行事?还要不要脸面了?

  绿荷是上个月分派到秦诺身边的宫女,按照大周宫规,皇子十三岁之后都会被分派一个年记略长的美貌宫女,作为通晓人事的的教养嬷嬷,呃,姐姐。以免众皇子因为少年懵懂,闹出不好的事端来。毕竟情,欲这种事情,堵不如疏。在皇子大婚之前,这些宫女都会被收回,安排到别的岗位,以免她们凭借恩宠,给未来的王妃添堵。

  也就是说,绿荷是奉旨爬床!

  但绿荷分派过来没几天,就传来皇帝病倒的消息。

  所以安排侍寝这回事儿,就无限期延后了。毕竟大周是一个讲究礼法的地方,老爹病重,你却拉着宫女昏天胡地肆意玩乐,怎么都说不通吧。

  而秦泽也是冲着这一点,才会指使绿荷在大庭广众之下勾搭自己的。无论是否成事,只要传出这种谣言,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分必会再下降一大截。

  其实何必呢,自己已经落后他一大截了,还要恨不得踩上几脚才痛快,是一种什么心态啊!

第2章 兄弟

  回了自己居住的寝殿,伺候秦诺的太监李丸迎了上来。

  一边服侍秦诺换下外袍,一边问道:“殿下,刚才绿荷浑身湿透地跑回来,简直不成体统,不如就以这个理由,将她开革出去,换一个听话懂事的来。”

  秦诺不同意,“如今父皇病重,宫中一片忙乱,岂能再因为这点儿小事去烦扰内务府。”

  “其实依奴才说,也不必寻内务府,只要将人送去对面就行了。”李丸冲着西殿努了努嘴。

  “不必了,这次丢了丑,想必绿荷也能安分些时日。”秦诺叹了口气。以葛贤妃的势力,就算再换一个,只怕跟绿荷也没有两样。而且葛贤妃素来以性情严苛而让宫人敬畏,绿荷那丫头真要送回去,只怕很快会被寻个借口打死吧。

  李丸明白他的顾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殿下就是心慈。”却也没有再反对这个决定。

  服侍好秦诺,李丸出去催促饭菜。

  秦诺一个人在房间里,仔细打量着看着镜子中倒映出的精致容颜,这个身体有一点好,就是完美继承了母亲陈妃娘娘的容貌,生得眉眼精致,再配上偏纤瘦的体型,如果换上女装,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女孩子。

  正打量着,突然一个身影从柜子后面扑了上来。

  秦诺没有躲闪,只是伸出一只手,牢牢挡住了对方。

  “哥哥。”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容貌与秦诺有七八分相似,正是他双胞胎的亲妹妹十三公主秦芷。

  她生气地打开秦诺撑在她额头上的手,“每次都这样,看着比我还瘦,怎么力气这么大啊!”

  “谁让你吃这么多,越来越胖,好像一个圆球了。”

  “你吃的比我还多好不好。”秦芷气愤地嚷嚷起来。她说的话倒是没错,秦诺的饭量几乎是她的两三倍,也不知道每天吃进肚子里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因为陈妃早逝,秦诺兄妹的感情极好。对于兄长这半年来逐渐开窍,不再那么呆笨了,秦芷满心欢喜,完全想不到自己兄长早已经在数月前的重病中身亡了,如今醒过来的,是另一个人。

  对这个贴上来的便宜妹妹,秦诺还是很喜欢的。而且他继承了秦诺的身份,就应该好好关怀他的家人。

  秦诺随口问道:“今天怎么又过来了?没有与两位皇姐一起。”

  按照大周的宫规,皇子一到开蒙就要挪出来单独居住,反而是女儿可以一直养在妃嫔膝下,当然,像秦芷这样没有母妃的公主就不在此列了。

  这样的公主有三位,分别是九公主、十二公主、还有十三公主秦芷。她们三人合住在夕月湖北面的顺德宫里。

  “最近顺德宫是不能住了,九皇姐和十二皇姐每天以泪洗面,我都看不下去了。”

  “怎么了?”

  “听说今天又有朝臣上奏折,提起与北朔和亲的事情了,谁想嫁给那些野蛮人啊。”

  北朔在大周北方,那里遍地都是游牧而生的马上民族,本来都是大周的附庸,年年称臣纳贡,渴望换来一些□□的赏赐,直到数十前,一个部族出了位了不得的天才,统一诸部族,建国称王,势力迅速强大起来。一开始还维持着向大周称臣的传统,两代之后,便开始反客为主,骚扰北方边境,成为大患。

  反观大周,最近数十年里屡次内乱,尤其二十年前的四王之乱,让整个朝廷都元气大伤,虽然最终景耀帝顺利登基,但朝中势力错综复杂,景耀帝本人又不是雄才大略的主儿,这些年朝廷的权威更是江河日下。

  怎么看都是皇朝末路之象啊!

  秦诺明媚忧伤地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过上不愁吃不愁穿的好日子,他可不想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和亲的话,如今朝中适龄未嫁的公主就那么几位,其他的有母妃和家族依仗,被选中的多半就是九公主或者十二公主了。她们两人都是母妃出身低微且早逝,宫中也无可以依仗的兄弟,在这个宫廷只能谨小慎微地过日子。

  秦诺忍不住庆幸,秦芷年龄尚小,不必担忧这个。

  说话的功夫,李丸带着侍从送来晚膳。对出现在房间里的秦芷视若无睹,显然早就知道十三公主过来了。

  两个宫女将十几个杯碟一一摆开,相继退了出去。

  秦芷兴奋地拿起了筷子,“还是你这边吃饭自在些,不用听那些老嬷嬷念叨。”

  宫中规矩多,秦芷生性活泼,在顺德宫的日子极不痛快。那些教养女官虽然不至于公然欺压公主,但对没有后台背景的公主,自然也没有那么尊重了。

  每当这个时候,秦诺就会忍不住庆幸自己是穿成了男儿身,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哪怕是公主之尊,也不得自由。

  “听说那北朔气候寒冷,冬天下的雪能把人整个儿埋起来呢,九皇姐最怕冷了,在宫里都受不住,去了那边怎么过日子啊!”

  秦诺也跟着叹了口气,却也无能为力。

  一边往嘴巴里塞着蜜汁火腿,秦芷不满地嘟囔着:“还不如启用裴大将军呢,保证将那帮蛮贼打得落花流水。”

  秦诺心里一动,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裴大将军?”

  “最近宫里的人都在这么说啊,如果有裴将军出马,哪里还用得着担心北朔这些蛮夷之辈呢。”

  秦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大将军裴翎是大周朝的绝世名将,最近十几年里,大周最辉煌的战功,几乎都是出自他的手。

  就在十年前,天下还是南北对峙,南陈割据江南近百年,就是裴翎率军攻陷其首府建邺城,一统天下。之后北上抗击北朔,一举灭掉其十万精兵,连王帐都逼退三百里,避其锋芒。

  这样一个绝世将才,这样的绝顶功绩,朝廷几乎无可封赏了。毕竟,早在灭掉南陈时候,裴翎就已经是一品大将军了。所以在击退匈奴之后,朝廷加封其兵马大元帅一职,这个职位可是只有大周建立之初,曾经以勇武著称的太子担任过。连同为一品的宰相都位居其后。

  惊天荣宠,裴翎推辞不受,连接上表,语气谦逊恭谨。

  然而表面上的谦逊无法消解景耀帝和朝廷对他的忧惧。毕竟多年征战,天下将领几乎都唯其马首是瞻,大周精兵十成中有五成都是掌握在他手里。

  秦诺翻遍了脑海中的历史人物,这气势,恐怕只有曹操或者司马懿能与之相提并论了。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让皇帝放心!尤其裴翎与秦氏皇族,可是有灭族之恨啊!

  裴家也曾经是大周望族,裴翎本人还曾经是景耀帝的幼年伴读,可惜祖上卷入朝政斗争,被抄家灭族,子孙被流放边疆。裴翎本人正是从边疆一个末等士兵开始,硬生生打下一片天地的。

  如此逆天级别的强人,确实朝廷的心腹之患。去年,边疆稳定之际,朝廷借着裴大将军旧伤复发的名义,将其召回京城养伤,暂时卸下了他手中的兵权,但今年以来,匈奴寇掠边关,偏偏守军节节败退,朝野上下请裴翎复出的呼声日渐高涨,如今连宫中也议论纷纷了。

  这样的舆论环境,让秦诺忍不住想起当年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

  军心所向,众望所归,君王猜忌,灭族之恨,无论那一条,都是黄袍加身的先兆啊!

  “哥哥,你怎么不吃了?晚上不是还要去侍疾吗?”也许是秦诺沉思地太久,秦芷忍不住出声提醒。

  秦诺回过神来,强逼着自己开始吃东西,晚上有可能要熬一宿呢。

  自从上个月景耀帝病倒了,诸皇子都得侍疾。幸好秦诺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几天才轮到一次。

  吃过晚膳,很快有乾元殿的宦官过来迎接两位皇子,今晚轮到的正是秦诺和秦泽。

  年龄挨得近,什么都得排在一起,对宫廷这种机械式的人事运作,秦诺有点儿无语,没事他也不喜欢整天跟秦泽凑在一起啊。就算这小子颜值不错,也抵不住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讨厌劲儿。

  这不,刚见面就开始了。

  “九哥你来迟了,晚饭不必吃那么多,乾元殿里也有点心啊。”在外人面前,秦泽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恭谨温良。

  秦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笑得憨态可掬:“多谢十弟关心了,我这不是想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好好服侍父皇吗。”兄友弟恭的场面戏,谁不会演啊。

  秦泽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不想看这个笑容。

  九殿下果然笨笨的,连十殿下话中的讽刺也没听出来。前来接人的王公公暗道,笑着:“两位殿下准备好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第3章 侍疾

  跟着王公公一路穿过夕月湖的廊桥,走过两三处宫殿,终于抵达乾元宫正殿。

  一进寝宫的大门,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儿扑鼻而来。似乎比上次来到还要刺鼻呢,连床边插着取味儿的时令花卉都无精打采的。

  重重幔帐掩映着内室,无数宫人医官行走其中,却小心的不发出一丝声响,唯恐惊扰了养病的至尊天子。远远看去,如无数鬼影在满目琳琅中晃动摇曳。

  秦诺两人跟着侍从的步伐,进了内殿。

  大周如今的天子景耀帝正斜倚在床头,他年约四旬,也曾经是个风流倜傥,诗书风雅的美男子,可惜过早地损耗了精力,这些年一直缠绵病榻,枯瘦的脸颊显得格外苍老。自从上个月病倒,延绵至今,更加憔悴不堪。

  一个清隽的年轻人正跪在床前,端着药碗低声劝道:“父皇,再喝一口吧。”

  正是秦诺他们的四皇兄,大周如今的太子秦聪,他是景耀帝的正宫皇后所出,景耀帝虽然为人风流多情,但极重嫡庶之别,对这个太子颇为看重,时常询问课业,太子也不负众望,在群臣之中很受好评。

  景耀帝看了太子一眼,温声道:“聪儿你忙碌了一天,也该去歇息了。先让你弟弟们劳累吧。”

  秦泽极有眼色地上前,从太子秦聪手中接过药碗,“四哥,让我来吧。”

  后面秦诺眼见没东西可捧了,目光一转,落到桌上装蜜饯的银碟子上。连忙将那一碟子蜜果拿过来,跟着凑上去。

  在心爱的儿子劝诫下,景耀帝总算赏脸,凑到玉盏前略抿了一口。

  之后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手,秦泽立刻捧着汤药退后。秦诺也跟着后退到一边。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聪儿你下去歇息吧,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了。”

  太子秦聪又温顺地安慰了父皇一番,这才满面依恋地起身,转头又向两个弟弟反复叮嘱好好服侍云云。

  秦诺两人满面恭谨地应承着。好一派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