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 第1节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

作者:中二少女

楔子

四周硝烟弥漫,身边同伴躺了一地,伤亡着实惨重了些。谢绾歌拄着剑,勉强支撑着半跪在战场之上,剑身没入地下一半,而她的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那抹光亮。那是敌人的阵营,和她这边情况差不太多,一片狼藉。

只一人站在场中,他穿着银光铠甲,衬着白衣,风度翩翩,仿佛再残酷的杀戮都不会使他的衣袍沾上半点尘污。

男子向谢绾歌走来,脚步缓慢,边走边卸去盔甲,离得只剩一步时,半蹲了下来,将盔甲放在一旁,抬手拭去了谢绾歌脸上的血迹。动作自然,好似劳作一天归家的丈夫。谢绾歌看着面前正认真为自己整理面容的男子,心里酸痛,松开了拄着剑的双手,面无表情地抱住了他。

寒光闪现,男子的神情一滞,随即恢复如常。他轻轻回抱住了谢绾歌,嘴角微微上扬,缓缓闭上了眼。

谢绾歌松开了握住匕首的双手,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那男子背部,血迹迅速蔓延四散,染红了半边白衣。她愣了半晌,最终将头埋进男子的颈窝。

……

“咦?怎么哭了?”

有声音传入耳朵,绞碎梦境。谢绾歌慢慢睁开眼,眼前一片昏暗,支起身子观察了一下四周,周围景色依旧,自己还是睡在石棺之中。

又是那个梦,那么久以前的事了,自己居然还念念不忘。

那个出声的小孩看到棺中人突然坐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却不想撞在了石桌之上。

谢绾歌回过头阴测测地看着那小孩,“你知道上一次打扰我睡觉那个人怎么样了吗?”

她如今脸上还挂着泪痕,加上那阴狠的笑容,愣是唬住了眼前这小孩。

小孩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眼睛盯着谢绾歌,脚却悄悄向着洞口挪去。

谢绾歌右手一翻,一道符纸赫然出现在手心。小孩彻底不敢动了,脸色也惨白起来,“不不不,你不要杀我,我只是进来躲雨的。”

“僵尸也需要躲雨吗?”谢绾歌从棺中跳出,一步一步向小孩逼近。

小孩见逃不掉,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起来,两颗尖牙若隐若现,“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你不要杀我,我只是进来躲雨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看起来凄惨极了。

谢绾歌见玩过头了,忙收了符纸,蹲下拍了拍小孩的头顶,“怎么僵尸也这么胆小吗?”

小孩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情吓蒙了,呆呆的看着谢绾歌伸手扯了他一片衣角,将他脸上的不明液体擦了干净。

“小僵尸,你叫什么名字。”谢绾歌看着眼前这个泪包,目光炯炯。

“景,景迁。”

“你把我吵醒了。”谢绾歌说着,明显感觉小僵尸抖了一抖,“醒了就睡不着了……”

小僵尸的表情都僵硬了,“你可以出去转转,外边有比睡觉有意思多了的事。”

谢绾歌温和的摸了摸小僵尸的头,“嗯,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也是好的。”

小僵尸一口气没松完,就听到谢绾歌问他,“你猜我是做什么的?”

见小僵尸不回答,谢绾歌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你知道天师吗?”

景迁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他发誓,如果今天能逃出去,他再也再也再也不乱看别人睡觉了,再好看也不看。

不过最后,谢绾歌大概也觉得吓唬一个小孩子没什么意思。便不再管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山洞。

景迁满脸劫后余生的轻松,调整了一下呼吸,抬脚走出洞外,却见谢绾歌折返了回来,顺手捞起了他转身就走。

景迁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人拦腰抱起,扛在了肩上。

只听见谢绾歌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毕竟自己看起来太年轻,有个僵尸在身边也好充充门面。

第一章 天师僵尸

启国卫城有一条街,街上不卖其他东西,都是与人看相算命或者捉妖驱邪的。当然了,这些人当中,一部分真的是有些法术的玄术术士,可也有一部分人是在这插科打诨招摇撞骗的。术士骗子齐聚一处,难以分清,卫城的人就统一叫这条街上摆摊的人叫“半仙”。

而这一条街上摆摊的“半仙”之中,最诡异的组合,莫过于谢绾歌和景迁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要说有本事吧,在这摆摊好几日了也没见她真的赚了多少钱,也没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招数,若说没本事吧,身边还带着个小僵尸,僵尸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收服的,虽然那只是小僵尸,但一时半会倒不好估量这对最诡异组合的实力了。

而如今这对最诡异组合的面前正坐着一个面色发黑的青衫秀才。脸色憔悴苍白,却隐隐透着一股黑气,咋一看还真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换做这条街上大部分“半仙”都会借此狠狠敲上这秀才一笔,之后是不是真的驱邪,就看那“半仙”是术士还是骗子了。

只是……

“我看得很清楚,这位公子,你应该去看大夫,而不是来找我。”景迁安静地跟在谢绾歌身后,听着她毫不留情地打击对面那个脸色憔悴的青衫秀才。

“姑娘你怎么说话的,我真的被女鬼缠上了,你看不出来也就算了,还说我有病。”青衫秀才仔细打量了面前的两人,语气也有些不好了,“哼,你个小姑娘也好意思出来摆摊,原以为你带着个小僵尸可能还有些本事,没想到呀,就这点本事,连个鬼都不会驱。”

“公子既然不信就另找他人吧,不过还是好心提醒公子一句,人心可比鬼怪恐怖多了,你也最好找个大夫看看。”谢绾歌像是完全不在意那青衫秀才的讽刺,语气平静的说完这句话,拿出刚才收下的银子送走了那秀才。

等那秀才怒气冲冲的走了之后,景迁轻轻拉了拉谢绾歌的袖子,“绾歌,你为什么不给他抓鬼呀?”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说话的时候两颗尖牙也时不时地显露出来。

跟着谢绾歌三年,景迁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本身长得也可爱,还能帮着撑撑场面,谢绾歌觉得,带着这小僵尸果然是对的,除了没有记忆没有法力之外,一切都挺好的。

“你看不出来吗?他根本就没遇到什么女鬼,看起来倒像是中毒了,估计是有人装神弄鬼谋财害命,我提醒过他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谢绾歌摸了摸景迁的小脑袋,准备收摊,突然冲出一家丁模样的少年,一头扑在收了一半的摊子上。

来人随即一个弹跳直起身细细打量了谢绾歌一番,在看到景迁时眼睛一亮,边拍着胸帮自己顺气,边自言自语:“能驯服僵尸的肯定很厉害。哼,请道士也不带我去,这回看我自己请个厉害的回去。”

小僵尸被“驯服”二字说得有些生气,也不管摊子收没收好,拉着谢绾歌就走,任凭少年在后面各种喊叫挽留。

“诶诶诶,你们别走呀,别走呀,有生意也不做了吗?我家小少爷撞邪了,你们就打算这样走掉吗,治好了有很多报酬的……”

谢绾歌突然停住了脚步,少年以为报酬说动了他们,一边兴奋地说着自家少爷多么金贵,治好了一定很多好处,一边跑到了谢绾歌面前,一脸激动地问道:“你们决定去了吗?”

原以为这少年只是顽皮胡闹,现在细细看来,果然周身有一丝若有似无的阴气,因为很淡,所以不仔细看还真难看出来,想来是长期和鬼气缠身的人呆在一起所致。

“修道之人以助人为本,既然有人受难,自当去看看才好。”谢绾歌一本正经地回望那少年。

一旁的景迁对此嗤之以鼻:分明是听到人家说有好处才动心的,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人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这样厚脸皮的人怎么可能驯服僵尸,他是自愿跟着她的好吗?

那少年似乎很兴奋,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家少爷的事,直把那少爷说的是天上有地下无,这样的好人受罪真是老天无眼。在景迁实在是受不了了打算出声制止他时,就听到那少年更加兴奋的大嗓门:“哎呀,到了到了,我先去和门房说一声。”

只见少年欢快地跑向街边一户还算精致的宅院,门头牌匾上十分工整的写着“张宅”两个鎏金大字。那门房看起来与少年关系不错,眉开眼笑地搭了几句话后,虽然不太相信谢绾歌的能力,但还是把人放了进去。

少年一路领着二人到了张家前厅,前厅里已经坐了几个道士打扮的人,想来是其他家丁请到的“高人”。那群“高人”看到谢绾歌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也是寻常姑娘的打扮,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丝傲慢。待小僵尸慢悠悠进门后乖乖走到谢绾歌身后站着时,一众“高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

这时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进前厅,对众人一揖,朗声道:“诸位今日被请来,想必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老朽就不再赘述了,只是想和各位事先知会一声,若有真本事主人家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若是些招摇撞骗的人,这张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到时候别吃不了兜着走。”

一众“高人”听了这不算十分恭敬的话语,一个个神色不明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将目光转向了谢绾歌。

这群所谓的高人有几斤几两,作为同行的谢绾歌自然是看得出来,想来他们自己也十分清楚,才会不约而同地看向她,其眼神中透露的信息不言而喻,无非就是想邀谢绾歌一同接下这买卖,到时候两人一并作法,只要成功了,管他是谁真的出了力,都会被算在两个人头上,到时候好处也自然是两个人的。

可这群人也不想想,人家有了真本事为什么要和你这样一个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共享利益。更何况,哪有求人帮忙的自己坐着而让对方站着的道理。

谢绾歌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对身旁的小僵尸轻轻点了点头,景迁会意,目露凶光,对着众“高人”一通龇牙,众人顿时脸色苍白,纷纷寻借口遁走,瞬间只剩下谢绾歌两人。

管家训了几句将这群人找来的家丁后一改先前模样,十分恭敬地请谢绾歌坐下,并出言解释到:“少爷身体不适,最近就总有些骗子跑来滥竽充数,老朽方才那些话也实属被逼无奈,还望高人不要见怪才好。”

谢绾歌与她寒暄了几句后便安静地坐在一旁喝茶,只听方才那少年十分得意地对管家说道:“阿爹你看,他们还嫌弃我年纪小不带我去,最后还不是我把真的高人给请来了。”

“是是是,就你厉害。”管家一边哄着那少年,一边偷偷观察着谢绾歌,见对方并在意这些闹剧,似不会被外界所干扰始终自顾自地喝着茶,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样子,心下也有了几分信服。

而此时正默默发着呆,考虑着自己待会该吃点什么好的谢绾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默默地当成了超凡脱俗之人来看待。

才落座不久,张家人便相继到了。张家如今当家的是个老太太,老太太一手拄着拐,一手扶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面容慈祥却不失威严,只是隐约透着一股哀伤。搀着老太太的少年是她唯一的嫡孙张越,温文尔雅,但眼下带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两人后面跟着几个姨娘仆从皆恭谦有礼,一看便知当家人的能力。

这张家看起来算不上大富大贵称霸一方,但也算是衣食无忧,可惜男丁稀少,老太太丈夫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老太太对这个唯一孙子便十分上心,真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掉了,可前几个月这张越出远门忙了一场生意,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说是总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影子。

谢绾歌大致扫了一眼,心下已经有了论断,将一颗丹药交到了张越手中让他吃下。丹药方一下肚,张越的面色就好了许多。

做完这些,谢绾歌才悠悠说到说:“我虽看出公子日渐憔悴的原因,也用丹药驱散了他体内的阴气,但慎重起见,待今晚夜半再仔细观察一番,以免有什么疏漏。”

这一系列手法话语都十分有说服力,再者她身后还跟着个小僵尸,想来道法肯定不低。张家老太太当即吩咐下去打扫收拾接待这两位贵客,就连将两人请来的那少年都得了奖赏。

谢绾歌暗地里向景迁挑了挑眉,十分高兴的样子,没想到却换来这小僵尸一个鄙视的眼神。

好吧,被他看穿了,她就是想今晚留在这蹭吃蹭喝怎么着吧?哼!

第二章 生死重逢

一觉醒来,谢绾歌觉得自己脖子疼得厉害,大概是落枕了吧。

揉着脖子睁开眼,借着朦胧的光线打量着四周,一扭头就看到景迁放大的脸,粉雕玉琢,黑得发亮的眼睛,谢绾歌再次感慨自己当初将小僵尸带在身边是多么正确的事情,不仅能撑门面还养眼。

见谢绾歌醒了,景迁默默退后一步,将衣袖举到她眼前,“绾歌,你哭了。”

“去去去,谁哭了,小孩子不要乱讲话。”

“咦,难到这是口水……”景迁满脸疑惑,“绾歌,你睡觉流口水了。”

谢绾歌眼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将他湿了一片的衣袖扒开,赫然发现自己此刻坐在一座庭院之中,正姿势怪异的靠着一颗老树,天色已黑,老树周围挂着几个灯笼,光线虽然不强,也勉强能看清周围情况。

是了,下午时分他们被请到张家说是给什么少爷驱邪,蹭吃蹭喝之后被请到了后院客房暂做休息,本想趁着月色正好自己风花雪月一把,竟然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难怪脖子那么疼,果然是落枕了。

不过幸好没有睡过头,天还没亮,还来得及。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顺便狠狠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谢绾歌拍了拍景迁的脑袋,示意他去把张家人都叫过来。

景迁很不满的摸了摸头顶,还是乖乖的去了。趁着这个空档,谢绾歌已经在院中用石子摆好了一个阵法。不多时,睡眼惺忪的张家人陆陆续续地聚在了后院。

被人突然打搅了睡眠本该有些脾气的,但晚饭后管家已经悄悄将下午前厅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与了张家人听。张家老太太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要没点见识怎么可能独自操持家业这么多年张家不倒反而越来越富裕了呢,老太太听过之后断定谢绾歌是个有真本事的,不敢怠慢,张家余下的人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见张家人到齐了,谢绾歌招招手示意张越走到阵中去,张越悄悄看了眼老太太,见对方点头,便放下心来乖乖走向阵心。

只见张越才刚走进阵法边缘,他身边就显现出了一个暗暗的影子,越走近阵中,影子也越来越清晰,最后竟能模糊地看到些许轮廓,如同画在薄雾上的画像。

老太太的拐杖“啪”的掉在了地上,老泪纵横脚步蹒跚地走到影子面前,想要抱住那个影子,双手却直直穿了过去。反复试了很多次,都仿佛触摸空气一般,影子看着老太太满脸泪痕,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谢绾歌摇了摇头,右手一弹,一道白光射中了那道影子。影子渐渐成形,青年模样,眉眼与张越有几分相似,神情之中却难掩沧桑,身上的皮甲残破,大腿以下一片虚无。

见自己有了实体,他抬手将老太太拥在怀中,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水,神情温柔。

老太太被突然抱住,愣了一下,随即大哭起来,宛如丢失玩具的孩童。女人无论老少,无论在外边如何强悍如何精明,在见到自家相公的那一刻,也会突然变做一个需要依靠的小女人。

“二十年了……报信的说你与大郎都战死了……可大郎被运了回来,却不见你……你去哪了……”

见此情景,谢绾歌招手示意张越退出阵外。

那青年只是抱着老太太,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却不说话。等到老太太哭声渐止的时候,他才轻轻吻了吻老太太的额头。

“娘子辛苦了。”

声音压得极低,却依然能听出每个字都在颤抖。一别二十年,再见却是生死永隔,千言万语,到最后只剩这一句话,但,一句话便足够,胜过千言万语。

老太太挣开了他的怀抱,双手颤巍巍地抚过他的眉眼脸庞,再不敢向下。皮甲破烂之处露出了深深浅浅的伤痕,密密麻麻交织着。老太太知道他只是个魂魄,却还是怕触碰到那些伤口让他疼痛。

“竟受了那么多的伤……”老太太一句话说不完,又要哭了起来。

谢绾歌抬头看了看天,再看向阵中诉说着离别情的一双人,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人鬼殊途,本就已经分隔于两个世界的二者,若强行呆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损了人的寿元,只有在天亮前送走这鬼魂才是好的。

可……

谢绾歌看着阵中执手相看泪眼的二人,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凡人的生老病如此残酷,他永远留在了青年模样,她却在人世间慢慢老去。生死之别在他们身上刻下了永远无法跨越的岁月差距,仍然割不断他们之间的脉脉深情。如此情深,即便外人也受其感染,又怎么说得出口让他们分别?

“兄台,人鬼殊途,该走了。”冷不防的,景迁出了声。

阵中两人皆是一愣,青年还在犹豫,老太太却一把抱住了他,语调哽咽:“不……不……不能走,我想了你二十年,如今才刚相见,怎么能就走了?”

“鬼魂若与人待久了,会损了人的阳寿,兄台若疼爱妻子,还是尽早离开投胎去吧,或许下一世还有再续前缘的机会。”景迁板着一张小脸,语气严肃。

那鬼魂看了看一言不发的谢绾歌,见谢绾歌点了点头,又转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怀中的妻子,生与死的距离,他们再也跨不过去,再不舍也只能分别了。

老太太却死死地抱住了他,转头冲着阵外的家人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幸福与解脱:“我老太婆操持张家这些年,只为了有朝一日到了地下能对老爷有个交代。如今老爷回来了,小越也长大了,张家的家业是时候交到小越手上了。我老太婆活得够久了,剩下的寿元,折一点又有什么关系,今后这后院就留我一人住着,你们离远,莫损了自个儿。”

见家人皆低着头不发一言,老太太又转头对着谢绾歌福身拜了拜,“多谢二位的好意了,如今我老婆子只希望能再陪伴他些时日,若我寿元尽了,也好结伴走那黄泉路……活了快一辈子了,道理我都懂,但长命百岁的孤独又有什么意思呢?”

长命百岁的孤独又有什么意思呢?

一句话如同惊雷,在谢绾歌脑海中炸响。世人寿命不过百年,又难逃生老病死,但因着爱与陪伴也能细水长流,百年虽短也是一段难以形容的甜蜜旅途。

半晌之后,谢绾歌木然地点了点头:“选择的权利始终是当事人的。”说着结了几个手势,院中阵法消失,随后化作一道光线钻入了鬼魂的眉心,保住了他的实体。

“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谢绾歌挥了挥手,再不看那对相拥的夫妇,带着景迁转身离去。

第三章 白发男子

自那日张家一事之后,景迁觉得谢绾歌变得沉默了许多,也一改她平时蹭吃蹭喝的作风。如今两人露宿在山林间,景迁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喜欢蹭吃蹭喝的谢绾歌,不仅快乐,而且跟着她不用受苦。

启国山林多猛兽,但谢绾歌他们点着火堆,又简单地设了些阵法,**很难接近他们。两人围坐在火堆旁烤着打来的兔子,听着远处传来的声声**嚎叫,反而别有一番风味。景迁借着氛围,开口问出了憋在心中的疑问:“绾歌,你是在难过吗?”

谢绾歌一愣,随口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对啊,你还从来没有提过你之前的事呢。”景迁满脸期待。

“不过是些早就成为过去的事,没什么可说的,我也就一直没有提过。”谢绾歌转头看着小僵尸:“说起来,你还是一点也想不起你生前的事吗?”

景迁老实地点了点头。

“可一般会变成僵尸的,不仅要诸多外在因素配合,更是因为那人心中有所执着,到死都放不下……”谢绾歌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可你这么小的人哪里来那么深的执念呢?”

“你的修为还那么深厚,虽然不会什么法术功夫,单凭这身修为,想来你的身世也没那么简单吧?”

“大概是还有什么事未完成,若有一天你恢复了记忆,就要离开了吧,想想这三年的相处,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呢。”

谢绾歌的话说到最后就像是在自言自语,瞳孔里折射着火光,好像有莫名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看着她。景迁就这样楞楞地看着她的侧颜,轻声说了一句:“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谢绾歌给了他一个大爆栗:“小孩子不要学着说些骗姑娘的话。”可这样的话还是让她忍不住轻笑起来。

第二天早上,谢绾歌又恢复了正常,带着小僵尸欢快地走在进城摆摊的路上。离城门不远时,就见一穿道服的老人家从城门口走出,那人穿着一袭青色道袍,气质超然,在一众着短衫中尤为显眼,谢绾歌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人身上的青色道袍是最常见的款式,带着斗笠看不清面容,之所以断定他是个老人家,是因着他斗笠下散落的一头银发,白得耀眼。想来年岁应该不小了,虽然比起谢绾歌的年纪还是有些不够看,不过也称得上老人家了。

想是谢绾歌的目光太过于明晃晃,那个白发男子出了城门就径直走到了谢绾歌的面前。

“姑娘看起来面色不佳,定是有什么难处,不如说与贫道,贫道或许能为姑娘解答一二。”白发男子开口并不是想象中苍老的声音,而是一种刻意压制而产生的沙哑。

谢绾歌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原以为是什么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一套寻常骗子的说辞。

“想不到巫族天女大人如今也要带着小僵尸充门面,凤凰神力到你这一代就只有这点功力留存了吗?”

一句话就定住了谢绾歌的脚步,她转过头直视着白发男子,语带不满:“你是谁?”

她自认为即使是当年她也没有出名到人尽皆知的地步,更何况现在。当年那件事之后,巫祝一族的人就只剩她一个了,曾经那些见过她了解她的人如今大概都已经化作白骨黄土了吧?除了敌人,她想不出来还有谁这样了解她的过往。

想到这种可能,谢绾歌的面容隐隐透着戒备神色,但白发男子似是毫不在意的低声笑了起来,那刻意压制的笑声透露着一丝诡异:“我也算是巫祝一族的故人,不过是来给你指明个方向,并没什么恶意,况且……倘若我要对你做什么的话并不需要如此费口舌。”

白发男子说着,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抬手一挥,周围景色急速变换,不过片刻,他们已经到了乾国都城之外。

谢绾歌仔细观察之后不免有些心惊,不远处城门口来往的众人,城门之上“永安”二字,都不是幻境,而是真真存在的。也就是说,这白发男子竟能毫不费力地带着他们跨越了启国乾国两个国家大半疆土,还是这么短的时间!

这人的功力竟高到如此地步!若真对她有什么,恐怕她早已被秒杀在地,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谢绾歌被这一手彻底地镇住了,连带着白发男子的话都觉得可信了几分。

“不知前辈带我们到此处是何意思?”

“这么多年,你竟一次都没有回过这里,是有多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有些事情不单单靠眼睛就能知道真相,也许你最忽视的地方,往往就是事情的关键。”白发男子指了指永安城,“你就没想过要回来解开自己心中疑惑?”

“想要消除巫祝一族的怨气,光凭你收集那点愿力,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去,用‘平复’、‘压制’做出来的封印恐怕是撑不到你收集满愿力那一天的。世间道路百千条,就没想过或许会有其他解决方式吗?”

谢绾歌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城门,“永安”两个镀金大字反射着初生朝阳的光芒,异常耀眼。她确实许久没有回来过了,那件事之后她连乾国都不曾踏进一步。再回来,一切如旧,变的只有人心。

回过神时,身边哪还有白发男子的影子,只一本陈旧的小册子落在地上。谢绾歌将小册子拾起,不免暗暗咋舌,那是本手札,巫族初代天女的手札。

“凤凰之力这样正阳的灵力本该是这世间至宝,不该在你手中消沉下去。”那白发男子的声音凭空传入耳中,谢绾歌不得不再次佩服起这深厚的功力。

随手翻了翻这本手札,手札详细地记载了初代天女得到凤凰之力的过程,以及凤凰之力修炼进阶的方法。谢绾歌忍不住感慨道:“还真是位如及时雨一般的高人啊。”送了她这样一个宝贝,如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被她需要了。

她不记得巫祝一族如今还有什么故人,而且看样子对方也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反正看他做的这些确实没什么恶意而是真的想帮她。她也不是那种咬死“无功不受禄”的人,既然对方给了,她也就心安理得地接着,大不了以后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地方她出个手就是了。

将手札收进储物戒指,谢绾歌回身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景迁,一脸期待地问道:“以你的高度,有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呀?”

景迁看了看比自己高了一小半的某人,嘴角直抽,冷冷的抛下一句“没有”,率先向城门走去。

谢绾歌只得悻悻地跟了上去,果然,世间男子都一样,就算是个小男孩也不乐意被人说矮。

第四章 初遇洛宸

因着某些原因,谢绾歌确实是许久都不曾回过乾国了,即便她的故乡苍阑山就在乾国境内,她都不曾再回来过一次。再次站在乾国都城内,谢绾歌心下满是物是人非之感。但不论时间如何流走,世间如何变化,有些事情,有些情景都是不会变的,如街边叫卖的小贩,三五成群突然从身边跑过的顽童……

以及,布告栏前围观的路人。谢绾歌默默吐舌,世事再变,人的八卦之心永远都不会变。

胡思乱想着,身体也不自觉地向布告栏靠近,方一走近,就听到人群中纷纷议论。

“寇国师要修建道宫,又是征壮丁,当兵的刚征了一批,如今又是一批,这庄稼还能好好种下去吗?”

“哎,听说了吗,那寇国师也算是得到高人了,据说活了几百年呢,看来迟早是要登仙的人哟,难怪当今皇上那么重视他,说修道宫就给修道宫。”

“嘿,这话说得,活得长就一定能成仙吗?传说当初巫祝族人不都长寿吗,还不是……”

“诶诶诶,小点声儿,不要命啦,那可是曾经造反叛乱的人,拿来和堂堂国师比较,被官府听到有你受的。”

……

没有再听下去,谢绾歌转头看向皇榜。寇齐国师,寇国师,他们口中的“寇国师”说起来也算是她的故人了呢,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果然白发男子说的没错,当年很多事她好像确实没有看清呢。

谢绾歌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若有所思地走出了看热闹的人群,就见景迁已经在街对面某块空地上支起了摊子,正从储物戒指里拿桌布,动作娴熟无比,果然将另一只戒指给他是对的,还真是一只居家旅行必备之小僵尸。

坐在已经收拾妥当的摊子前,谢绾歌正低头夸奖小僵尸的机灵能干,摊子却突然被两人遮住了阳光。谢绾歌抬头简单打量了一眼摊前的一男一女,语调平淡:“何事?”

那小姑娘年纪不大,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始终微笑的面容格外讨喜,她盯着谢绾歌看了看,不禁感叹道:“姐姐真是漂亮。”说话时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可爱极了。

谢绾歌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两不请自来的人,等着他们的下文。

那公子刚及弱冠的样子,长相清雅俊秀,一身山水泼墨的袍子十分雅致,满身书生气。将折扇一合,也不绕什么弯子,直言道:“在下洛宸,希望能请姑娘帮个忙。”说着还十分有诚意的拿出一枚玉如意放在桌上,玉质温润,却透着丝丝寒气,是难得的寒玉。

“公子倒是爽快,不知可以帮你什么?”谢绾歌眯了眯眼,心里有了猜测。

“护送我去个地方寻件东西。”

果然。

“不去。”谢绾歌扫了眼洛宸身上的阴气,心下已经对这件事有了确定,“擅闯他人墓穴,叨扰亡灵有损自身。”

盗墓自古有之,分多个门派,手段方式各不相同,唯一不变的是常年和地底打交道,身上不免沾染上了阴气。旁人自然是受不住的,很可能阴气入体而亡,但盗墓世家就不同了,他们大多有特殊的功法,可以将阴气转化为自己所用,沾染阴气反而对自身大有裨益。

而眼前这个人,吐纳之间自有体系,阴气缠身却越发自在,大概就是那些世家里出来的人了。

“但此墓有别于普通墓穴,墓中多是阵法,是无数修道之人毕生都想要去见识的地方,姑娘肯定也会感兴趣的。”

洛宸仍不死心,扇柄轻叩桌面,一副“真是便宜你了”的模样,缓缓说到:“我先前入过那墓穴一次,可惜准备不足,墓中有只蛇妖太过强悍,我们一行人到最后只有我与颜溪两人逃了出来。若此次姑娘能成功护送我们进入主墓室,除了墓室中的一颗丹珠,其他都可以归姑娘。”

寒玉如意价值连城,洛宸能拿得出这样一件宝贝自然不会是普通盗墓世家,他们要找的这丹珠必然不会是凡品,想来那墓穴确实是个藏宝地。但谢绾歌却不打算蹚这趟浑水,虽然蛇妖对她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大危险,但平白无故闯别人墓穴,谢绾歌是不愿的。

可惜,虽然她早早做好了打算,洛宸下一句话就让她改变了主意。

“事成之后我还可以将另一只暖玉如意交给你,无论那墓**的东西对姑娘来说算不算有用,这一趟姑娘都不亏了。”

寒玉如意是稀有物件,与暖玉如意成一对,二者合一,可净化怨气。先不论这寒暖玉如意有多值钱,光凭净化怨气这一条就足够谢绾歌动心了。

“成交。”

颜溪闻言,激动地拉住了谢绾歌的手:“那姐姐以后我们就算是搭档了,我就是少主刚刚提到的颜溪,姐姐可记得,还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谢绾歌太久没有与人正常相处了,有些不太适应这样自来熟的气氛,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得干巴巴的回答:“谢绾歌。”

颜溪却并未察觉到她的局促,继续欢喜的说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绾歌姐姐了……咦,姐姐还养了小僵尸呀,修为看起来蛮高的,都不见戾气,先前没仔细看还以为是姐姐家小弟呢,长得真是可爱。”

景迁冷不防被颜溪抱了个正着,看表情似乎也不太能适应这过于热情地打招呼方式。挣扎不开,只得用眼神朝谢绾歌求救,却发现谢绾歌也是一副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