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青囊尸衣4:蛊人 第1节

☆*——*——*——*——*——*——*——*——*——*——*——*——*——

千若小说【嗜睡咩咩】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青囊尸衣4:蛊人》

作者:鲁班尺

楔子

古偈曰:

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

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

黎明时分,东方现出鱼肚白,清风拂过西峰之巅,仍嗅得到那浓烈的血腥味儿。

草丛微微晃动,一头黑色的小猪崽悄悄探出了脑袋,惊恐的眼神儿四下里警惕的张望着,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昨夜的那场旷世血战,费叔数百年的修炼毁于有良的噬嗑针,自己虽然被打回了原形,不过好歹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人们子时后就都已散去,山顶空无一人,地上插满了铁矢翎羽箭和散落着的斑斑血迹。

费叔默默的站在山巅沉思良久,最后慢慢转身目光望向了西南方,数千公里之外的滇西北梅里雪山深处,那里有尘世间唯一的虚空——蓝月亮谷。自己功力尽失,寿命亦如普通猪一般,只有在时间停滞的谷中,才有可能重新开始修炼,况且那里隐居有旷世奇人,机缘定会很多。昨晚神医朱寒生的那只小小骷髅头竟然吸去了黄老魇的数万阴兵,法力简直匪夷所思,那东西对自己恢复功力肯定大有裨益。

但此去云贵高原不但路途遥远,而且险恶之极,山林猛兽以及村寨恶狗自不必说,尤其是那些穷困的乡下刁民,见到一头肥胖的小猪岂能白白放过?

“啊......依......呜......老乡,别抓我。”费叔清清喉咙吊了下嗓子,惊喜的发现自己仍能发出人语,而且口音也丝毫未变。

东方破晓,饥肠辘辘的费叔疲惫的走下山去。

第一卷:《蜀道隐士》第一章 松林堂

蜀道出剑阁一路向东南,蜿蜒数百里可达川北的阆中。古驿道上,柏树参天,二十里一堂,四十里一铺,过去均设有驿站,以方便官邮之交通往来。

阆中城北数里有一个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名叫“松林堂”,古松蔽日,山中溪水汇积于山脚下形成深潭,当地人谓之“黑水潭”。在潭边苍翠的松柏掩映下,有座高墙深院的老宅,青砖布瓦,平日里大门紧闭,绝少与外人交往。

“宝玉忌出璞,出璞先为尘。松柏忌出山,出山先为薪。君子隐石壁,道书为我邻。寝兴思其义,澹泊味始真。”清晨,老宅内传出几句吟诗声,随着“嘎吱”一声,沉重的木门开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老者踱步出来站在门廊下,深邃的目光眺望着对面的蟠龙山。

老者名叫何哲人,原是阆中县政协文史委员,退休后鳏居在家。此人面色黧黑,牙黄齿豁,脾气古怪,村里人背后都叫他“老棺材瓤儿”。

山中升起一缕缕的淡淡烟霭,人声噪杂,期间伴随着孩子们的嬉笑声与狗吠。寒食节为中原民间第一大祭日,清明期间,附近村庄里的人们都赶在这几天上山扫墓祭祖或是移坟迁葬。

山上成片的毛竹林,春风和煦,林中散发着淡淡的嫩竹清香。

在一座土坟前,一户村民正在焚香烧纸和燃烛祭拜祖先。小孩子们磕完头后便紧盯着盘子里的卤鸡和卤鸭,每年这个时候都可以敞开肚皮饱餐一顿,至于那些淡绿色的“清明菜粑粑”,就只有留给大人们吃了。

“清明菜”学名叫鼠曲草,清明前后,这种可食用的野草生长最为茂盛,河岸泥地里成簇成团。季节一过,顶端黄花一开,也就不好吃了。人们在其开花之前采回家,然后剁碎和着面粉、糯米粉或是玉米面,加上盐或糖烙成粑粑,软软糯糯,有股特别的清香味,是蜀中农家喜爱的食物。

简朴的祭奠仪式结束后,人们准备开始享用“寒食”。

突然林中窜出一头脏兮兮蓬头垢面的黑色小猪崽儿,恶狠狠的扑向坟前盘子里的肉食,不管不顾的狼吞虎咽起来。

人们大惊失色,忙不迭的上前扑打驱赶,可那头猪崽儿的一阵乱啃,那两盘子早已是空空如也。

孩子们大怒,一声唿哨,身边的一条杂毛大土狗猛地窜了上去,前爪死命按住小猪崽儿,张开利齿咬在了其后颈上,疼得其“嗷嗷”直叫。

“这会是谁家的猪呢?”农夫皱起了眉头。

“咱这附近没有这种八字眉毛的黑猪。”农妇仔细瞧了瞧说。

“是野猪吧?”

“不对,野猪眼睛红红的,还有獠牙。”孩子们议论着。

“这家伙偷吃祭品,冒犯了祖宗,抓回去宰杀了吧。”农夫气愤的吩咐道。

农户一家从山上下来,孩子们兴高采烈的用竹杠挑着四蹄缚起的黑猪崽儿走在前面,路过黑水潭边时,瞥见“老棺材瓤儿”正倒背着手站在老宅门口。

孩子们方才捉猪时粘上了些许猪屎,他们放下竹杠跑到潭边来洗手。

何哲人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蓦地面色微微一怔,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微弱而古怪的气场,正是从那八眉土猪崽儿身上发出来的。

他走上前去,双眸从眼镜片后面紧紧的盯着看,没错,这正是一头尘世间罕见的“巫猪”。

孩子们洗净了手,准备抬起竹杠回家。

“且慢,”何哲人开口问他们,“这猪崽儿哪儿来的?”

“山上捉的,牠偷吃了祖宗的供品。”

“所以回家杀了吃肉。”孩子们七嘴八舌高兴的说着。

“哦,”何哲人抬起目光,望着走近身前的农家夫妇淡淡说道,“这小猪崽儿我买了。”

最后他以200块钱买下了这头巫猪,何哲人全然不顾其身上的猪屎泥垢,双手抱在怀里转身回去,“咣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农妇点着手中的零散钞票,夫妇俩相视一笑,在九十年代初,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回到屋内,何哲人赶紧端来木盆放上温水,解开绳索为这头巫猪洗澡。

费叔惬意的浸泡在温水中,浑身上下擦满了香皂泡,不错,这是留兰香型,是自己最喜欢的味道。

自从离开西峰之巅南下,一路上饥寒交迫,惶惶如丧家之犬,途中屡屡遭到恶狗追逐和刁民顽童的围捕,亏得自己聪明机智,最终化险为夷,沿着古蜀道来到了阆州地界。

何哲人开始为巫猪搓皴,在肚皮上抓挠,费叔“哼哼唧唧”的好不舒服,这老头人不错,牠想。

洗完澡后,一条大毛巾揩干身体,然后费叔被抱上了床盖上毛毯,“好好的睡上一觉吧。”老头满意的说道。

费叔多日来所受到的惊吓和劳累,此刻早已是身心俱疲,翻了个身便沉沉的睡去。牠一直到天黑后方才醒来,睁眼瞥见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

天空中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客厅里的灯都已亮起,八仙桌上摆上了饭菜,有水煮肉片、麻婆豆腐以及张飞牛肉等几样当地的红油小菜。

何哲人微微一笑,将费叔抱起搁在椅子上,口中亲切的问道:“饿了吧。”随即开了一瓶酒,斟满了自己桌前的玻璃杯。

费叔鼻子隔空嗅了嗅,那酒呈琥珀色,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药香,自己已经半年多滴酒未沾,闻着口涎就下来了。

何哲人看在眼里,不由得诧异道:“猪也会饮酒么?”

费叔赶紧点点头,用力的咂了咂嘴巴。

何哲人大为惊诧,到底是巫猪竟然识得人言,于是起身取来一只空碗,倒了半碗酒推至牠的跟前。

费叔心中寻思着还不能暴露自己会讲人语,如今江湖险恶,人心叵测而不得不防。

他轻轻将鼻子拱进碗中一吸,竟然把半碗酒全部喝进肚里,真的是好酒,味道甜美醇和,“吧嗒吧嗒”嘴巴,入口回味绵长。

“巫猪果然名不虚传,”何哲人哈哈一笑,“此乃保宁陈年压酒,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酒曲是用天麻、肉桂、枸杞、半夏、砂仁等百余种中药制成,入浸蒸熟的红高粱中固体发酵,得60度原酒。再配以冰糖、花粉,以陶缸封于土窖之中,称之为‘压’。一年后方可出窖开缸,只得26度琥珀色的酒,即便不饮之人亦可举杯,难怪南宋大诗人陆游有‘阆中斋酿绝芳醇’之赞叹。”

这老头有点怪,竟然称作自己为“巫猪”,费叔颇有不解。

“巫猪,你能领会人的意思,今后就当老夫的助手吧,不过得有个名字才行......”何哲人思索了下,然后说道,“就叫‘小巫’,你看如何?”

费叔再次点了点头。

屋外细雨绵绵,老宅之内,一人一猪开怀畅饮,不知不觉已至深夜。

就在这时,院子外传来了敲门声。

何哲人皱了皱眉头,深更半夜的又下着雨,自己隐居在此,平素与村里人甚少交往,这会是什么人呢?

他撂下碗筷站起身来,站在门厅前低声喝问:“是谁?”

“老乡,我们途径此地,能否借宿一晚?”门外之人是明显的外乡口音。

“去别处吧。”何哲人断然拒绝。

“我是县委的邢书记。”那人声音洪亮的说道。

第二章 巫猪

何哲人闻言犹豫了一下,迟疑着穿过院子拉开了门闩。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魁梧,仪表堂堂,手中撑着一把黄油布雨伞。身旁的女人则清秀纤细,如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男人怀里。

“请进来吧。”何哲人心中微微一动,这对男女的身上隐约透出一股子莫名的阴气。

还未进客厅,一股饭菜夹杂着酒香的热辣气息便扑面而来。

“相公,妾身饿了。”那女人娇滴滴的说道。

“可儿,这里是老百姓家,作为地方父母官,我们须要先征得人家的同意,另外还要相应的付点伙食费。”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正气。

此二人正是邢书记和可儿,自从朱寒生带着沈才华等人离开后没多久,可儿在蓝月亮谷中就待腻了,终日里闷闷不乐。她感觉还是外面的俗世好玩得多,于是百般怂恿邢书记一道出谷去游山玩水,最后也未等到小主人回家便溜出了蓝月亮谷。数月间,他俩自滇西北一路游览名胜古迹下来,走遍了大半个四川最后抵达阆州。由于贪晚错过了宿头,又逢夜雨连绵,无奈之间发现了松林中的这座老宅,于是便上前敲门借宿。

“相公,”可儿嘻嘻一笑,“瞧那只小猪崽儿,竟然还会上桌饮酒。”

此刻,费叔已经喝得猪脸通红,斜乜着眼睛瞅见了他俩,心中暗自吃惊,这不是塔巴林寺中爱捣乱的那个蠕头蛮邢书记么......

“可儿,”邢书记弯下身仔细的观察着费叔,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说,“这是一只宠物猪,你看看牠脸上的八字眉多趣致,现在改革开放了,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不少人家开始饲养宠物,比如猫狗、龟鸟,甚至蝎子蜘蛛等毒虫,养宠物猪也不足为怪。”

“请问您是县委的哪位领导?”何哲人冷冷的问道,虽然自己已离开官场多年,但却从未听说过阆中有位姓邢的书记。

“呵呵,”邢书记爽朗的笑了起来,“我国东北一个产粮大县的县委书记。”

“哦,原来如此。”何哲人苦笑着,心想早知道就不让他们进门了。

“老乡,请问贵姓?”邢书记客气问道。

“姓何。”

“哦,老何,我爱人饿了,能否在您家派个便饭?四菜一汤就行,也不要搞得太复杂了。”邢书记呵呵笑道,然后大咧咧的坐下了。

“这小猪身上香喷喷的,胖嘟嘟太招人喜爱了。”可儿上前将八眉猪崽儿抱进怀里,轻轻摩挲着牠脖颈上黑亮的鬃毛,爱不释手。

费叔紧贴着可儿丰满的前胸,顿时感到身体里热血上涌,脑袋在其怀里拱来拱去,胯下渐渐肿胀起来。

何哲人伸手一把将巫猪夺了过去,嘴里嘟囔着:“夜已深,小巫该**睡觉了。”说罢竟自抱着猪崽儿走进了内室。放到床上后,他轻轻的对其耳语:“小巫,今夜丑时,就看你的了。”

费叔原本酒足饭饱之后想找机会溜掉,如今见到了邢书记真是天赐机缘,只要跟随着这两人走,又何尝进不去蓝月亮谷呢。

客厅内,望着老头抱着小巫离去的背影,可儿有点不情愿,心想自己要是有这么一头胖嘟嘟的小宠物猪该多好。

邢书记望着桌上一片杯盘狼藉,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

“两位对不起,四菜一汤没有,只能将就炒碗米饭了。”何哲人走出来淡淡说道。

“也好,”邢书记点点头,“入乡随俗嘛,不能给群众添麻烦。”

须臾,老何端来两碗炒饭,看着他俩狼吞虎咽的吃完,然后带其去西厢房休息。

半夜雨势渐歇,乌云渐渐飘散,清凉的月色时隐时现。自厢房内传来邢书记雷鸣般的鼾声,连日来的奔波,实在是太疲倦了。

可儿则睡觉较轻,“吱嘎”一声轻微的响动便立时惊醒了她,抬眼望向窗外,大约已是子时。月光下,那个怪老头肩上背着褡裢,扛把铁锄手中牵一铁链,另一端拴着那头可爱的小猪崽儿,正蹑手蹑脚的经过院子。

奇怪,夜都这么深了,他拴着小猪去干嘛呢?

可儿悄悄的起身隐于窗后,静静的观察想看个究竟。

何哲人牵着宠物猪穿过院子,拽开门闩闪身出去,抬头望了下夜空,随即轻轻虚掩上大门,然后直奔东北方向的大小蟠龙山而去。

山路崎岖泥泞,费叔脖颈锁上了铁链,深一脚浅一脚的身上溅满了泥浆,牠简直又气又怒,于是挺着小屁股不肯向前。

“小巫啊,老夫在这蟠龙山上寻觅了几十年始终一无所获,巫猪的嗅觉乃是天下最灵敏的,你一定要帮助老夫找到蛊人。”何哲人语气中似乎充满了苍凉感。

蛊人?费叔心中暗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好奇心令他重新打起精神,追随着何哲人向深山里走去。

清凉的月光透过薄云洒在山林之间,四下里升腾起淡淡的白雾,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枭啼,令人猛然的打个激灵儿。

“小巫,你且听好了,”何哲人站在一处高岗上,眼望着雾气中的山峦,缓缓说道,“唐贞观年间,袁天罡夜观天象发现西南千里之外有王气显现,太宗闻之大惊,遂令其测步查勘。袁天罡出长安入川行至阆中时,果见灵山嵯峨,佳气葱郁,大小蟠龙山如两条蛟龙盘绕城后,凤凰山凤头高昂,两翅环抱成龙凤之势,此乃帝王之象。于是便命人将大小蟠龙山结合部砍断以破龙脉,确保阆中百里之内世代不出天子。当年石脉凿破之时,曾经‘水流似血’,本地人称此处为‘锯山垭’。”

费叔饶有兴致的听着,怪老头像是在解释“蛊人”的来历。

“此后,高宗显庆元年,李淳风循剑阁金牛古道入阆中,与袁天罡两人隐居天宫院作《推背图》,预言了两千年间中原的兴衰,无不一一应验......”何哲人继续说着。

嗯,这两位古代大术数宗师自己是晓得的,费叔心想。

“哈哈哈,简直是妖言惑众,历史洪流滚滚向前,阶级斗争才是社会向前发展的动力,封建社会两个穷酸文人一千多年前的一通胡说八道,竟然还有人信以为真,哼,可笑之极。”身后蓦地传来嘲笑声。

“谁?”何哲人转身急视之。

“是我,邢书记。”雾霭中闪出邢书记高大的身影,原来可儿发现怪老头牵着宠物猪深夜出门,随即叫醒了相公,于是两人便悄悄的尾随在了后面。

“为何暗地里跟踪老夫?”何哲人面色阴沉的盯着他俩,果然有古怪,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邢书记微微一笑:“老何不要误会,我们是偶然看到你深更半夜出门,只是感到好奇而已,所以才跟上来瞧瞧,如有不便之处,还望谅解。”

“相公,怪老头如此这般鬼鬼祟祟,恐非奸即盗,按大清律应缉拿送官府治罪。”可儿见小猪被铁链锁住弄得满身泥浆,心中着实不忍,若是衙门拿下怪老头,自己便可以收养这头可怜的宠物猪了。

何哲人目光望着可儿,这个戴眼镜的女娃子讲话根本不像是当今的年轻人。

“可儿,**法制的原则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老何虽然头脑里封建迷信思想浓厚,但是也并没有违法,因此不能扭送公检法机关。”邢书记低头对可儿小声说。

“相公,妾身就依你。”可儿温顺的答道。

何哲人此番算是看明白了,这二人一定是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身上明显带有医院里亡灵的阴气,方才也许是自己注意力过于专致而未能留意,不过看来无需理睬他们也就是了。

“小巫,”他接着往下说,“唐代张鷟《朝野佥载》中记载,李世民的十四个儿子中,三个被杀、三个自杀、三个早夭、一个‘幽闭’、两个废为‘庶人’后流放沦落而死。”

可儿闻言长叹一声,幽怨不已:“唉,世间最无情便是帝王家,虽贵胄之身倒不如平民百姓来得快活些。”

“其中第六子李愔贬为庶人,传说死于流配地巴州,其则不然,他并没有死,而是变成了蛊人。”何哲人嘿嘿两声。

“何为‘蛊人’?”可儿十分好奇。

“贞观年间,有《秘记》曰‘唐三代后,有武姓女子代王’。唐太宗李世民召李淳风商议,李淳风说天象征兆已成,此女就在宫中。太宗意欲速诛杀之,答曰不可,天意不可违,现在捕杀此女,将来会有更加凶残之人篡夺李氏江山,届时恐怕李姓子孙折损殆尽。而此女不过是暂代一朝而已,最后仍会将皇位归还李家,况且这是四十年以后的事情,届时她已经老了,性情亦会仁慈很多,当不足惧也。”

“你说的是武则天吧?**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帝,是很有作为的嘛,她不仅颠覆了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而且大力促进了当时农业进步与发展,很符合毛主席‘以粮为纲’的思想,‘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邢书记插话道。

何哲人没有理睬他,自顾个的说下去:“太宗听从了李淳风的意见,但要求他一定确保李氏后人重登皇位。李淳风答应了,开始出宫寻找当时民间享有盛誉的药王孙思邈,永徽四年终于在阆中相遇,并告知其太宗的遗愿。时值太宗第六子李愔因受吴王李恪牵连贬为庶人流放巴州,史书记载其死于乾封二年,后追赠蜀王,陪葬昭陵。”

“那又怎样?”邢书记鼻子哼了声,虽然心中有些不屑,但也佩服老何历史知识的渊博,他并不知道何哲人乃县政协文史文员,原本就是研究阆中历史文化的著名学者。

何哲人冷笑道:“药王孙思邈将李愔变成了一具‘蛊人’。”

第三章 古墓

“为何要将他变成蛊人呢?”可儿不解道。

何哲人望着她,心想这女娃子虽然精神不大正常,但人却很是单纯,于是解释说:“你听说过‘蛊’吧?”

可儿点点头:“知道,不就是苗疆巫婆饲养的毒虫么。”

“嗯,‘蛊人’则不同,孙思邈喂食李愔蛊虫并葬于地下,等待适当时机再破墓出来,重登九五至尊还李氏天下。不过袁天罡已经破了龙脉,这一点李淳风自然也清楚,但仍还是将其葬在了蟠龙山中,目的为何?后人已无法考证,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邢书记下意识的摸了下脖子,这“蛊人”埋葬在坟墓里,等待发育成熟后破墓出棺,怎么听着倒像是蠕头蛮呢?

“老何,你这话可是有问题,药王孙思邈品德高尚,历代中医都尊其为楷模榜样,他又怎会给人喂食蛊虫呢?”邢书记反驳说。

老何一怔,淡淡的回答说:“祖先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以讹传讹,我说这是瞎掰吧,”邢书记对自己的机辩能力很是满意,于是乘胜追击道,“那么药王给李愔喂食了何种蛊虫呢?”

何哲人阴鸷的目光盯着邢书记,口中缓缓道:“尸虫。”

“什么‘尸虫’?”邢书记刨根问底。

何哲人鼻子“哼”了声,不予理睬。

“怪老头,难道这李愔在地底下呆了一千多年都没出来过么?”可儿想起爹爹在关中地脐下面苦捱的日子,于是同情的问道。

何哲人长叹一声:“此事老夫翻遍了阆中县所有古籍,正史和野史均无后来有关李愔的记载,只有流传于僰族中的古老传说。根据蟠龙山龙脉的地形,但凡风水结穴之处,都已经一一钎探过了,并没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李淳风究竟将李愔葬在了何处,我辈俗人还真是难以捉摸,也许正因为如此,‘蛊人’的墓可能至今仍未曾被盗,或许就蛰伏在这山中的某个地方吧。”

“那么‘蛊人’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呢?”可儿若有所思。

“介乎于生死之间,”何哲人迟疑了一下,“而且法力高强。”

“僰族?**56个民族里并没有听说过啊。”邢书记又提出了新的疑问。

“僰人,也叫‘都掌蛮’,自先秦以来居西南数千年,只是到了明朝末年便突然间销声匿迹了。”何哲人面现苍凉之色,语气哀怨。

“老何,我明白了,你就是僰族后裔。”邢书记毕竟是当过县委书记的人,具有超强的政治敏感性。

何哲人没有吭气,眼角亮晶晶的,似有泪水充盈。

邢书记寻思着,这“都掌蛮”与“蠕头蛮”不知有没有关系?听名字倒有些相似。

“老何,你既然寻觅了几十年都没有结果,而今指望一头宠物猪便想找到‘蛊人’,我看也是没可能的。”邢书记望着他难过的样子,言语中流露出些许同情。

何哲人轻声冷笑:“猪的嗅觉乃是自然界动物中最敏锐的,能辨别出任何气味儿,甚至能够探测到地下埋藏数米深的物体,远远超过犬类。更何况小巫并非是普通的猪,而是一头巫猪。”

“‘巫猪’是什么?”可儿大感兴趣。

何哲人得意的解释说:“就是古僰人巫师所饲养具有神通的猪。”

“小巫才几个月大呀,”可儿咯咯的笑了起来,“牠还会神通?”

何哲人脸一板,转身对小巫说道:“这里就是蟠龙山了,当年袁天罡断龙脉的地方就在前面两山之间的马鞍处,蛊人身上有种特殊的气味儿,类似狐臭但要强烈得多,你知道‘狐臭’是何种味道吗?”

费叔点点头,南方夏天气候炎热潮湿,尤其是广东深圳,患狐臭之人尤其多,其味儿刺鼻,远不如猪臊气好闻。

可儿蹲下身来,伸手摩挲着小巫的颈毛,似有不信的柔声说着:“你会是头有神通的小猪么?还从未见到过呢。”

邢书记爱怜的目光望着她,摇了摇头:“可儿,猪就是猪,天生被劳动人民驯化养肥后用来杀了吃肉的,不要听信那些毫无科学常识的鬼话。”

费叔瞪了邢书记一眼,这个蠕头蛮自己就是远古的大虫子附体,还批驳什么封建迷信,简直就是口是心非。回想起自己,八眉土猪也是来自远古的生物,血统纯正智商奇高,哪像现在引进的那些外国白毛蠢猪,除了傻吃乜睡长一身膘外,就等着被宰杀吃肉,毫无可取之处。

自从数百年前,自己在陕北黄土高原肤施县嘉岭山古塔下的一处龙眼得机缘而修炼成人形后,踏遍三山五岳遍访名师,终于修到了紫魔。原本想通过“鸡舍计划”控制中原政局,却未曾料到功亏一篑,竟然被了去这个家伙破了自己的法身打回原形,可恶啊,实在是可恶至极。

此刻,山下村庄里已闻鸡鸣之声。

“小巫,鸡鸣丑时,乃是合夜阴气最重之时,赶紧去寻找蛊人。”何哲人吩咐道。

费叔尾巴一甩,撅起湿漉漉的猪鼻,两只鼻孔张开,向山中跑去。自己虽然法力全失,但先天的功能仍在,牠现在已然嗅到了好几种不同的味息。有林中死亡鸟兽散发出来淡淡的臭味儿,地下白蚁洞穴的土腥气,山脚地底下还隐约透出臭咸鱼般的味道,牠知道那是死了一年左右的人类腐尸,若是三年后便只剩下骨骼,基本上便没什么特殊的气味了。

“呼哧,呼哧......”牠奋力的奔跑寻觅着,汗水津津,可是并没有嗅到一丝蛊人的“狐臭”味儿。

“怎么,还没有发现么?”何哲人上前焦急的询问。

费叔摇了摇脑袋,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唉......”何哲人连连跺脚,愁眉苦脸,若是巫猪都寻觅不到,恐怕自己此生与“蛊人”无缘了。

“怪老头,”可儿上前劝慰道,“我家相公见多识广,足智多谋,可请他指点一二。”

这番话在邢书记耳中听着十分受用,可儿真不愧是红颜知己:“嗯,老何,你先说说为什么要耗尽几十年的心血来寻找‘蛊人’,然后我可以用唯物辩证法来替你分析分析。”

何哲人默不作声,许久,方才幽幽说道:“孙思邈喂食李愔的尸虫,乃是取自僰族大洛莫(巫师)处,为天下最神奇的巫蛊。‘尸虫’其实便是中原道家所说来自远古的‘三尸九虫’,三尸即上尸彭琚,小名阿呵,中尸彭踬,小名作子,下尸彭跻,小名季细,九虫为伏、回、白、肉、肺、胃、鬲、赤、羌。当年大洛莫离开僰王山前往阆中与药王碰面后就再也没了音讯,一千多年来,他的下落始终是个谜,而有关饲养尸虫和蛊人之法也失传至今。僰族没有文字,此事世代秘密口传下来,若是能够寻觅到大洛莫的尸蛊秘术,当可令僰族复兴,所以老夫才隐居在这蟠龙山下,苦苦寻找‘蛊人’的坟墓。”

“哦,原来如此,”邢书记听罢何哲人的讲述,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唯物辩证法是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辩证思维的最高形态,‘万物普遍联系’和‘事物按其自身规律永恒发展’是两个根本论点。你说当年大洛莫带着三尸九虫去和药王会面,然后就失踪了,从表面上看似乎音讯全无,但若是拿辩证法来分析,世界本身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万物之间都存在着联系,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事物,有生必有灭,无灭必无生,旧事物灭亡的同时,就意味着新事物的产生。大洛莫的消失就代表着旧事物的灭亡......”

“相公好文采!”可儿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嘛?”何哲人似乎没听明白。

邢书记呵呵一笑,道:“换言之,就是大洛莫以及所谓的‘蛊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早已经变成了一种新生的事物。老何数十年费尽心力都找不到,究其原因,就是用孤立的、静止和片面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世界,认为万物永远都是一层不变的,陷入了形而上学的泥沼。”

费叔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个蠕头蛮真能胡诌,怪不得能当县委书记呢。

可儿嘻嘻笑着插话道:“相公,你就直接告诉怪老头如何办就是了。”

邢书记点点头,说:“既然小巫闻不到‘蛊人’特有的狐臭,那么尸虫呢?但凡来自远古的虫类与普通的昆虫自然气味儿是不相同的......”他想起了自己,蠕头蛮不就是带有一丝来自蛮荒时的腥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