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我当神棍那几年 第1节

《我当神棍那几年》

作者: 绯红刺青

第一章 养小鬼

农历七月十五,鬼节!

鬼门关完全打开,地狱里面的鬼魂可以随意出入。

原本阴阳两隔,井水不犯河水的,可是总有些居心叵测的人想要谋财害命,居然让我师傅帮着他养小鬼。

小鬼这东西很有讲究,养得好的话可以百事顺利,炒股票的股市一片红,买彩票的多半会中大奖,混娱乐圈的星途会大红大紫,想害人的也能让对方倒霉,可是要养不好的话,到头来落得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下场。

今天晚上是鬼节,我被师傅赶出来捉小鬼。

街道十分冷清,鬼节的日子很少有人晚上出门,也不知道那老东西怎么想的,大半夜让我跑出来捉小鬼,可他妈的根本就没教过我像样的本事,让小鬼捉我还差不多。

说到我师傅,在整个蕉城县里,都会骂一句老不正经的东西,七老八十的年纪居然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也就是我垂涎许久的师娘,我能够忍受那老东西,完全是看在我师娘的面子上。

我寻思着反正那老东西快要翘辫子了,等到他两腿一蹬死了,我近水楼台先得月,不仅可以接下师父的店铺,说不定还能娶了师娘,想到师娘那娇滴滴的样子,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

我师傅算命倒是有些本事,可就是方法有些古怪。

听说过给人看手相面相的,也见过给人摸骨和看生成八字的,可我师傅倒好,居然在夜晚给人看影子,而且必须是每月十五的满月,按照师傅那老东西的话来说,叫做“看阴魂”。

这阴魂算命有些门道,可以看出活人的运势和寿命,尤其是每月十五的满月,映出来的阴魂最清晰,而在这七月十五的鬼节这天,乃是一年的阴气最盛的时候,看阴魂自然准确无误…;…;

看阴魂算命的方法我倒是学过,但捉小鬼我是一窍不通,现在是阴气最重的鬼节,大晚上出来很容易遇到鬼的,我才没有傻到真的去捉小鬼,便想着找个地方凑合一晚。

可当我刚要离开,衣角好像被什么东西拽着,凉风嗖嗖的灌入背后。

“大哥哥,请问你有吃的么?”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孩声幽幽传来,我全身的鸡皮疙瘩猛蹿出来,吓得差点瘫在地上,这他妈的可是鬼节,有人突然在背后叫你一声,不被吓尿才怪!

我转过身,身后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女孩穿着红色连衣裙,梳了两条马尾辫,双手抱着沾满泥土的布娃娃,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小姑娘打扮的很乖巧,说话的语气怯生生的,我生出怜悯之心,蹲下身子和蔼的问道:“小妹妹,哥哥没吃的,你怎么这时候跑出来了,你家人呢?”

“家人…;…;”女孩喃喃自语了声,旋即,呜呜的哭出声,说道:“滢滢的爸爸妈妈不要滢滢,将滢滢给埋了。”

“埋了?!”我闻言怔了怔,再次向着小女孩看去,差点把自己给吓死。

小女孩此时抬起头,脸色惨白的吓人,眼睛全部是灰白色,眼眶流出黑红的血水,嘴里露出尖尖的獠牙,这尼玛哪是什么小女孩,明显是一只小鬼啊!

“大哥哥,滢滢饿了。”女孩说。

我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蹲在原地被吓傻了。

“大哥哥,滢滢饿了。”女孩又重复了一遍。

虽然我师傅有些道行,可整天让我跟着跑腿打杂,也没教我什么道术,毫不夸张的讲,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鬼,被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女孩见我没有说话,竟是身子一轻,飘到了我的面前,咧着嘴,说道:“大哥哥,滢滢饿了,好饿,好久没有吃东西了…;…;”

说着,向着我的胳膊咬来,拼命的吮吸着鲜血。

“**!”

钻心的疼痛让我彻底清醒,汗毛都立了起来。

也不知从哪里涌来的力气,掏出准备好的锅底灰,全部砸向眼前的小鬼,然后连滚带爬,拼了命的向着远处跑。

这锅底灰作用很大,乃是柴火燃烧后的灰烬,带着很足的阳气,如果在山村里面有人出殡,各家的门口都会撒上锅底灰,而且在鬼节当天,可以将村子围上一圈锅底灰,只留下一处缺口,便可以看到各种死去的人进出。

原本打算用锅底灰抓小鬼的,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胆量,师傅那老家伙太不是东西了,没教过我像样的本事,这大半夜把我赶出来抓小鬼,不是在害我么?

发疯似的跑出老远,我转身看去,那小鬼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这一放松大腿开始抽筋,被小鬼咬伤的手臂开始发麻,伤口处开始浮肿起来。

经过刚才的事情,总感觉马路的十字口有些不正常,好像有人在盯着我,没准是那些当初在这里撞死的鬼魂,想要在鬼节寻找下鬼替身。

我打了个哆嗦,赶忙向着师傅的店铺赶去。

我所在的县城叫蕉城县,师傅的店铺位置有些偏僻,中途需要穿过死人一条街,也就是各种卖纸钱、花圈和棺材的街道,被当地人称为鬼街。

诡异的是,这个时间段路灯应该还亮着才对,但今天,这他妈路灯怎么全不亮了,出来时明明还是好好的。

这时,我想起师傅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据说这条街很邪乎,每逢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出入地狱的孤魂野鬼都会通过这条街。

那时我只当老东西在忽悠我,世上哪有什么鬼怪,但刚刚我可是看到了一个小鬼,此刻再回忆那老东西的话,冷汗嗖嗖往外冒…;…;

好在,今天刚好是满月,借着月光,还能依稀看清道路。

我壮着胆子进入鬼街,刚开始还没什么,可是越走就越觉的累,全身酸软无力不说,脚下好像灌了铅,每走一步都跟要了命似得,而且背后开始发沉,就如同背了二百斤的麻袋。

等我看到师傅的店铺,我累得差点晕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一排穿着白色丧服的队伍向着我走来,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前面的撒着纸钱,敲锣打鼓吹着唢呐,后面抬着一口漆黑的大棺材,棺材上面居然刻着一副升仙图,周围还画着各种辟邪的符咒。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鬼节这天会有人出殡,现在还是午夜时分,哪里有大晚上出殡的习俗?

真特么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赶忙跑到店铺里面,回头看去时,发现这出殡的队伍居然停在门口,棺材放下了,锣鼓唢呐也不吹了,所有人动也不动的矗立着。

我吓得撒腿就跑,这些人不会是来寻仇的吧?

可我刚进入大门,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直接捂住我的嘴,紧接着后背贴上两团柔软。

“师娘!”

我瞪着眼睛,看到那手腕上的猩红玉镯,正是我师娘最心爱的东西。

知道师娘在我身后,我突然不害怕了,而且身后被两团柔软挤着,让我十分的享受,这可是我做梦都想做到的事情。

可是,师娘始终没有说话,那只手十分的冰冷,手劲也出奇的大,我居然无法挣脱,只能在大门后面被挟持着。

接下来的事情,简直是超出我的想象。

师娘的另一只手居然摸索起来,我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师娘的手在我身上不断的翻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上衣被直接扒掉,裤子也在劫难逃。

当我只剩下皮卡丘的小内内时,师娘的手,居然,居然…;…;

第二章 小心师娘

我感受到师娘的急切,不断的在我身上摸索,好像在搜索着什么东西,动作十分的粗暴。

我的衣服被脱掉后,有种被师娘强上的感觉,他妈的太被动了,这可不是我作为男人的风格。

可是,我挣扎了几下,却起不到任何作用,我的嘴被粗暴的捂着,身体无法动弹。

两团柔软贴着我的后背,这前所未有的刺激,差点让我陷入疯狂。

要不是师娘的力气很大,我绝对会将师娘强行扑倒,好让她尝尝什么叫男人的雄风。

我可怜的皮卡丘小内内,守护着我最后的底线,可师娘根本不打算放过,直接将其撕烂,然后开始摸索起来。

我不争气的颤抖着,呼吸越来越粗,这种舒爽差点让我缴械投降。

我不禁暗道,师娘这是怎么了,平时对我爱答不理的,可是在这阴森的鬼节里,为何会这么疯狂?

师娘平时很古怪,白天绝不会离开房间,只有到晚上才会出来露面,而且师傅对我很严厉,从不会让我跟师娘独处。

现在师娘如此主动,傻子才会做正人君子,衣服都被脱掉了,我要是不来点实际的,我他妈都看不起自己。

俗话说的好,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的享受吧。

可让我没有想到,就在我欲血沸腾,想要展示我男人本色的时候,身后的两团柔软瞬间消失,捂着我嘴巴的手也同时离开了。

我猛然回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哪还有师娘的影子。

要不是凉飕飕的冷风吹着我毫无遮挡的身体,我都怀疑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我可以肯定,刚才在我背后的绝对是师娘,因为那猩红手镯只属于师娘自己。

我弄不明白是什么情况,难道师娘这是在给我暗示?

想到师娘那娇滴滴的样子,我的心再次火热起来,这以后说不定就有好日子过了。

我看向店铺外面,发现那群出殡的队伍还在,仿佛从来没有动弹过,似在等待着某些东西。

衣服被师娘撕烂,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硬着头皮向着师傅的房间跑去,总感觉会有大事发生。

师傅的房间亮着灯,我来到跟前有些犹豫,因为师傅从来不让任何人靠近,更不用说进入到房间里面了,此时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推门闯了进去。

我看到师傅站在屋内,大声喊道:“师傅不好了,外面…;…;”

看到我闯进来,师傅出奇的没有发怒,对我没穿衣服的事情也很淡定,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师傅叹了口气道:“哎,你还是回来了,看来这劫难无法避免了。”

师傅站在屋内,在屋子的正中央处,居然摆放着一口黑色棺材,画着升仙图和各种辟邪的符咒,除了规模要小些外,简直和外面的那口棺材一模一样。

我瞪大眼睛,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这里也有同样的棺材?

师傅拉着我来到棺材跟前,说道:“他们是来接我的,有些事我不能说,该来的早晚会来,等我走了以后,你要记住,每年的鬼节午夜,听到有敲锣打鼓的出殡队伍,必须躲进这棺材里面。”

我十分惊讶,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师傅苦笑道:“你不懂,我在这蕉城县躲了五年,到头来还是被找到了。这条路,选择了就逃避不了,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我一听,诧异道:“师傅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店铺和师娘怎么办啊?”

师傅瞪着眼睛,骂道:“你个蠢蛋玩意,谁说我死了,我要是能死还解脱了呢,你小子打的那些主意我还不清楚吗,收了你这个徒弟也算我倒霉,店铺和那些钱都给你,至于你师娘吗…;…;”

说到此处,师傅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但嘴里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我十分纳闷,师娘到底怎么了?为何师傅提到师娘会是如此表情?

可还不等我询问,师傅突然抓住我的胳膊,看到被那小鬼咬伤的地方,眼睛猛地瞪大,惊讶的喊道:“小鬼缠身,你个不省心的东西,我临走的时候你还给我出难题,诚心想气死我。”

我一听也来气了,这老东西整天使唤我,要不是他让我出去捉小鬼,我能被小鬼给咬伤吗,敢情都成了我的不对了。

“那该怎么办?”

“还死不了,到时你自己解决。”

师傅翻起白眼,骂骂咧咧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涂在黑棺的棺盖上面,随后念着听不懂的咒语,黑棺外层的图案居然转动起来,升仙图和辟邪符咒如同被激活了。

师傅做完整件事情,脸色变得苍白,对着我说道:“时间不多了,今晚你就躲进棺材,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还有,这黑棺极为重要,想活命的话,就要经常戴在身上,。”

说完,师傅便看向我。

我连忙摇头拒绝,打死我都不进去,这老东西把我当三岁小孩耍呢,这么大的棺材让我戴在身上,不把我压成肉泥都说不过去,这黑棺看起来就邪乎,进去恐怕连命都没有了。

“你个不成器的家伙,真是气死我了,想活命就给我进去。”

师傅彻底发怒,向着我吹胡子瞪眼的,到最后也懒得跟我废话,跟拎小鸡子一样将我拎起来,扔到棺材里面。

我破口大骂,有些不明白平时看起来七老八十的师傅,为何突然如此大力气,还有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

眼看棺盖就要合上,师傅的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那是种阴谋得逞的神情。

我突然感觉自己上当了,眼前的师傅貌似跟平常完全不同,难道棺材外面的老东西不是我师傅?又或者说只有鬼节这天才会如此?

“小心你师娘!”棺盖彻底合上,老东西最后说了句话,让我好久没有缓过劲来。

师娘?

我为什么要小心师娘?

想到刚才师娘将我衣服脱下,我们俩差点发生关系,我顿时吓了一跳,不会是师傅发现了吧?

许久,我才回过神来。

我试着推了下棺盖,发现无法将其打开,这他娘的,合着我被关在棺材里出不去了。

让我没有想到,这棺材很古怪,居然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情景,而且还摆放着被褥,难不成师傅晚上在这里睡觉?

要是真的如此的话,我那娇滴滴师娘可就独守空房了,这老家伙恐怕下面不举,愤恨之下来住进棺材里面,还真别说,这棺材里面不仅宽敞,而且十分透气,温度适中,倒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突然,外面响起锣鼓声,不会是老东西被带走了吧?

可他娘的搞出这么大排场,弄得我一头雾水,整个鬼节貌似没有人是正常的,遇到个女孩是小鬼,碰到抬棺材的鬼气森森的,就连师傅和师娘都古怪的很。

师傅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但从师傅的表情来看,那老东西绝对有问题,就是不知道是在害我还是帮我。

但毕竟是自己师傅,想到要被那些出殡的人抬走,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老东西虽然口头上骂骂咧咧,但是对我这徒弟还挺上心的,要不是棺材打不开,说什么都要救下老东西。

敲锣打鼓声越来越小,随后完全听不到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师傅还是被棺材抬走了,就是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可就在这个时候,屋内突然响起脚步声,我忙向着棺材外面看去。

“师娘。”

从外面进来的居然是我师娘,手腕带着猩红手镯,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如瀑的黑发垂在肩膀,娇美的面容倾国倾城,殷桃的小嘴吐气如兰,清澈的眼睛含情脉脉,傲人的身姿无比火辣…;…;

师娘这姿色,是个男人看到都会把持不住。

看到师娘走进屋里,我激动的瞪大眼睛。

师娘现在来找我,不会想要继续刚才的事情吧?如果是那样…;…;棺材里也有现成的被褥,完全可以当成床的啊。

想到这,我就有点血脉偾张,激动的搓着手,处男生涯就要结束了!!!

第三章 师娘不是人

我这人有些蔫坏,跟着师傅本事没学到,但是娶到师娘是我人生目标。

现在师娘来到屋里,眼看目标就要成功一半了。

虽然在棺材里有些别扭,但是话又说回来,这都什么年代了,师娘都来找我了,我总不能拒绝吧?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寻求点刺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好不容易和师娘有独处的机会,要不是被困在棺材里面,我都要美上天了,我暗恋师娘好几年,眼看就要修成正果了,心里那个着急啊。

我大声的喊叫,可师娘似乎是听不到,始终没有注意到棺材这里,她开始在屋里乱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我不禁愣住,师娘不是来找我的?

师傅在的时候,师娘也被禁止来到这里,现在师傅离开了,师娘难道在找什么东西?

整个屋子很快就翻遍了,师娘的目光终于看到棺材,慢慢的向着我走来。

我突然有些紧张,师娘貌似不是来找我的,我现在没有穿衣服,要是被师娘发现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刚才的事情。

随着师娘的靠近,我发现师娘的衣服有些薄,娇美的面容很好看,等到靠近棺材后,眼睛的睫毛都清晰可见。

我的心“嘭嘭嘭”狂跳,眼看师娘就要打开棺材了,我搓着手等待着,想在第一时间将师娘搂在怀里。

师娘双手用力,将棺盖直接掀了起来。

还不等我有所动作,一股刺骨的寒意席卷,我忍不住打起哆嗦,瞬间感觉坠入冰窖当中。

我打起寒颤,冻得我牙齿上下打架,发出咯咯的声响。

在这瞬间,棺盖突然浮现血光,将整个棺材给笼罩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吓了我一跳。

我猛然想起,师傅在临走的时候,咬破手指将鲜血涂在棺盖上,现在的血光恐怕是师傅留下的术法。

在血光的笼罩下,师娘的表情开始变化…;…;原本甜美的相貌,瞬间改变模样,就如同停尸间里的尸体,眼睛里毫无神彩,而且冰冷的可怕。

我被吓得浑身抽搐,感觉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原本娇滴滴的师娘,怎么招呼都不打就变了模样了。

都说女人的脸比翻书还快,可这他妈的变得也太吓人了。

师娘冰冷的眼神盯着棺材,但好像没有看到我,我伸手在师娘的眼前晃了晃,师娘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不到我?

按道理说打开棺材就应该看到我,可是师娘脸上依旧很冰冷,似乎真的是看不到我。

我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师娘发现。

师傅临走时那句话,此刻在我脑海里浮现。

他让我小心师娘。

眼前的师娘十分的恐怖,如同受人操控的木偶,行动僵硬,面无表情,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慢慢的,师娘开始动弹了,吓得我把心提到嗓子眼了。

师娘的手在棺材里不断的搜索,要知道我现在没有穿衣服,难免会碰到我的要害,可师娘根本没有理会,将被褥里面的钱财和地契翻了出来。

我瞪大眼睛,师傅说将店铺和钱都给我,看来没有骗我。

我倒是希望师娘拿着钱和地契离开,可是师娘完全没有理会,直到将棺材内翻个遍后才停止。

师娘好像真的在找东西,没有找到后,便缓慢的离开棺材。

可是,等到她离开血光的范围后,居然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变得娇美诱人的模样,眼神也不再那么冰冷。

我松了口气,刚才真是吓坏我了。

原本娇滴滴的师娘,自从进入到血光当中,就会突然变了模样,看起来十分恐怖。

“吓死老子了。”

我看到师娘离开屋子,便起身离开棺材,本想着发生些什么,可现在打死我都不敢了。

可我刚走出血光的范围,师娘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吓得我赶忙躺回到棺材当中。

还别说,当我回到棺材里面,就看到师娘再次回到屋里,似乎在寻找着我的位置,随后没有任何发现,便慢慢的离开了。

即使我再傻也明白过来,只要我躺在棺材里面,师娘就看不到我。

师傅临走的时候,用鲜血涂满棺盖,然后念着咒语将棺材激活,并告诉我这棺材很重要,如果想要活命就戴在身上。

现在看来这棺材真是宝贝,就是不知道如何戴在身上,想必还有其他的秘密。

经过刚才的事情,打死我都不会离开棺材,我索性拿起师傅留给我的钱,美滋滋的在棺材里数了起来,整整五万多块钱,这下真是发财了。

手里拿着五万元巨款,我激动的浑身颤抖,毕竟我都二十好几了,女朋友交了好几个,都是因为我穷逼分手了,想起当初被甩的经历,有种抱头痛哭的冲动。

说起来前几天重新找了个女朋友,现在还上着大学,看起来挺单纯的,我拉下手都会拒绝,更不用说亲嘴了。

这都好几天没有见面了,现在哥们有钱了,怎么也要给她个惊喜。

…;…;

终于,外面的天色大亮。

我试探性的伸出头,没有听到师娘的脚步声,我松了口气,师娘应该离开了。

我从棺材里面出来,将钱财和地契收拾好,想了想还是藏在棺材里安全,拿了一千块钱,便从屋内走到院子当中。

可我刚走出门口,身旁却传来一声娇喝。

“赵子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