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重生之末世仙途 第1节

重生之末世仙途

作者:虞襾

这是一篇女主在末世修仙的故事。

  不言情,不升级,是一个迷路的神在茫茫世界寻找自我。

  金手指比大腿粗,剧情套路有点毒。

  PS:萧婉柔不是林可卿,所以没有男主,更没有孩子,设定需要。就这样啦~

标签:丧尸 励志 重生

  ☆、1.第1章 楔子

玛雅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这一日,有人心中惶惶然,害怕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更多人抱着玩乐的心态,过节一样与亲人爱人守在凌晨的夜晚,待天明后庆祝自己安然度过末日。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人们只当上帝跟大家开了个玩笑,照常工作,生活。

只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

末日早已悄然而至,只是他们被适应了恶劣的环境,看不见青山变黄土,花鸟绝迹;看不见清河变臭渠,鱼虾绝命;看不见草原变荒漠,土地哀号……

据天文台报道,2020年12月21日凌晨有千年难遇的流星雨。许多地方用肉眼就能看到,青年男女奔走相告,翘首期待这场浪漫的流星雨。

子夜正时,等待许久的奇迹终于出现了!许久难见一面的月亮如银盘般降临,清晰明亮,近在眼前!

可是随即人们又惊恐无比,按农历,这一日是冬月初七冬至节,怎么会有满月?

这是美丽的奇迹?

还是噩梦的开始?

容不得他们多想,答案很快揭晓,银色的“月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金黄再渐变成血色,夜晚的天空被染成一片暗沉的血幕,把大地照耀成一片深红色的血海。

天上地下,目光所及的世界像是被火烧透的蚌壳,又像是一个欲焚天灭地的火炉,透露着不同寻常的不祥征兆,令人心中不安。

这个奇特的血月亮在人们惊慌的表情中即将亲吻我们的星球,突然世界各地的导弹如烟花一样向其激射而去。

这颗从宇宙远道而来,被大气燃成黑炭的巨大陨石顿时被导弹击中,化作无数大小石块在血色的天空中四处飞散,带起的浓浓黑烟像游蛇一样在天空中划过,仿佛嘲笑着人们的自不量力。

呼啸着化作一团团血色火焰,崩碎成无数“流星”,带着长长的尾巴如璀璨的焰火一般降落在地球上。

落在平原天崩地裂,落在海中海啸滔天,落在森林便化作无边无际的火原……

陨石燃烧的热毒瞬间辐射了整个星球,无数脆弱的生命化作尘埃,也有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花草树木,鱼虫鸟兽被陨石带来的奇异能量刺激,变异成陌生的新物种。

人类自开天辟地起就是天地的宠儿,以高智商和神奇的创造力享受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从这一刻起,他们成为了大自然的复仇对象。

2020到2030是人类最血腥,最堕落,最残酷十年。

幸存的人类宛如回到了原始世界,没有文明,法律,道德,苟延残喘地在至黑暗的地狱中盼望着黎明。

黎明前“轰”的一声巨响,毁天灭地的能量大爆炸,全世界都笼罩在一片血光暗影中,象征生命的绿点如停电后的灯光一样瞬间熄灭,这颗古老的星球仿佛一朵巨大的烟花,闪耀在无垠的宇宙中。

但是,它并没有像其他死亡的星球一样沉没在宇宙之中,而是突然爆发出一声震撼宇宙的怒吼。

蓝色星球位于东方的一块大陆上突然冲出五道奇异的彩色光柱,光柱的源头分别是一座青色的古塔,一个深紫色镂空的盘子,一块彩色的石头,一个古老的铜镜子,分处东南西北四方,却把自身的光芒汇集到中央的一把赤色古琴之上,形成一个光华万丈的奇特图案。

古琴清灵的乐曲响彻天际,像淙淙流淌的泉水,或者像美丽的丝线,在氤氲的光芒中化作一只巨大的苍天之手,彩色的巨手张开,遮天蔽日地覆盖整个世界,优美的指尖跳动,像跳舞,像弹琴,像施展着神奇的魔法!

前一刻崩塌的世界突然像科技电影倒带一样,无数的碎片瞬间重新拼成一个黑白的巨幅画作。

随着大手的不断描绘下,画作上慢慢出现山川轮廓,奔腾的河流还有繁忙的城市,再是填充树木花草,鱼虫**,最后描上美丽鲜艳的颜色,待一切如旧,五彩的大手像烟花一样绽放崩散,化作无数萤火虫似的小光点消失在画作上。

整个世界就像被暂时的电影重新播放,流动了起来。

第一次写文,请多支持。

※未完待续……

  ☆、2.第2章 重生·惊喜

冬日的清晨,繁华城市沐浴着和煦的阳光醒来,又开始一天的拥挤和繁忙。

一束淡金色的柔光从防晒窗帘的边缘照进窗户,穿过窗下一台粉红色小猫加湿器喷出的细细白雾,像在空气里撒了一层细碎的金粉,落在床上熟睡的年轻女子恬静柔美的睡颜上。

突然,她盖在薄被下的身体剧烈地弹动了一下,漂亮的五官扭曲狰狞,怒目圆睁,眼神中的戾气如实质的利刃划出,三米外正对着她呼呼地吹着冷气的立柜空调瞬间无声地被断成两截,机身里的机器电线无辜地冒了两朵小火星变成几缕小黑烟。

被“斩首”的空调风口掉落砸在地上,发出“哐哐”的巨响,又弹了两弹,才滑倒在旁边种着一人多高的发财树的花盆上,发财树青绿茂盛的叶子“刷刷”地摇了摇,在雪白的墙壁上的公司制度表上擦得“飒飒”响,然后,一切又变得安静,只有小猫加湿气还在努力喷洒白雾。

萧婉柔像灵活的豹子弓着腿跪在床上,睁大眼睛警惕地看着这一切,发现确实没有半点危险不禁松了口气。

待她看清眼前的环境之时,刹那间心神大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分明是她十年前的办公室。

幻觉吗?

她用力的摇了摇头,脑海中忽然一阵剧痛,像被无数把钝挫子磨擦,又像烧开了的水壶被盖死了盖子,随时都会炸开。

好半晌,萧婉柔才喘着粗气,震荡的脑海终于平复了过来。

她得出的结论是——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年前!

她依然有些不敢相信,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从枕头下掉出的智能手机一看,显示的日期是2020年8月9日。

2020年8月9日,那是多么遥远,多么让人怀念的日期啊。

她摸了摸身上舒适柔软的丝绸睡衣,惊喜的活动着自己有力的手脚,确定身体健康完整,欣喜的泪水簌簌而下。

她真的重生了,从2030年重生回到了2020年,从那到处都是行尸走肉、血腥、堕落、残酷宛如人间地狱般的末世又重生回到了这个景色宜人、充满乡土美好气息的年代。

她拉开灰蓝色防晒窗帘,用力推开玻璃墨蓝色的玻璃窗扇,贪婪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带着都市特有的浑浊气息,但是比起末世随处可闻的腐烂和恶臭,这算得上芬芳迷人了。

她的办公楼在繁华的城市中心区,大楼正对着城市CBD商圈,背面有一条江南特色老街,街口的早餐店是百年的老字号,生意繁忙,隐约可以听到食客们相互用熟悉的乡音打招呼。

真是,久违了……

这一切如此平凡又美好,可残酷的末世来临之后,这里将变成人间地狱,眼前这些熟悉的,陌生的乡亲都可能会死去,成为行尸走肉,或者行尸走肉的食物。

她的心神恍惚,思绪飘飞,前世今生的种种宛如电影画面般在脑海中不停地划过,像是隔了很远却又犹在眼前。

在前世,末世来得毫无征兆。

不,也不能说毫无征兆,此前就有种种预言末世将会到来,却少有人会相信,因为这些年都听多了“狼来了”的故事。

那时的她六神无主,却不得不坚强地拿起武器去与那些熟悉的或者陌生的人所变成的丧尸搏斗。

又要经历一次末日,她心中却一点波澜都没有,唯有坚定。

此时,离12月21日的末日还有四个月。

昨天,也就是8月8日,网商大促的日子,她通宵加班,就住在了公司的办公室里。

这一年的她只有二十二岁,同龄人才出了大学校门或者坚持“不肯长大”,她却早已开了一家网商公司,从开始的一个人到现在的五十多人。

两天前,她还作为青年创业家接受了电视台的访问,身价倍增,还想着终于熬出头了。末日却降临,想想都唏嘘不已。

她将思绪收回,把简易的小床收起,放在墙角,回忆起她此时的处境。

她两岁时爸爸妈妈就分开了,爸爸很快娶了后妈,并带回只比她小三个月的妹妹萧婉姝。

和电视剧里的很多狗血剧情一样,她的后妈刻薄凶恶,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常常让她有苦说不出。面对亲戚的不解和爸爸的冷淡,她变得沉默而敏感,常常被同龄的小朋友欺负。

杨熙比她大半岁,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唯一对她好的人,也是她心里唯一的阳光,可是这些美好最终也遗失了。

2016年6月,高考过后正好是她18岁的生日,杨熙用打了半年工的钱在西湖边订了最好的酒店要为她庆生做成人礼。她还知道杨熙偷偷买了情侣戒指,打算在生日的时候跟她告白!

她兴奋得好几天没睡好觉,终于等到生日这天,她穿着新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怀着雀跃的心情赴约,却遭遇了命运的捉弄。

直到现在,她也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名奇妙地有人要抓她,她躲到了跳广场舞的人群里呼救,没想到对方丧心病狂,竟然直接举枪射击,路人纷纷躺枪,腥红的血像蜿蜒的红蛇一样爬了一地,那一幕一直是她的噩梦,比末世的丧尸还要恐怖百倍。

害怕的人们尖叫颤抖,在混乱中撞作一团,她慌不择路地奔跑,有人将她扑倒。救她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如果不是他用肩膀挡住,这一枪会直接打爆她的头,她十分感激!子弹嵌进了他的肩膀,他坚持不去医院,萧婉柔怕坏人不罢休,带他躲到了附近的西湖景区中,那时男人发烧到神智不清,把她扑倒了!

挣扎,求饶,呼救都没有用,绝望中,男人撕裂了她的青春。

她不敢报警,也不敢告诉父母,更不敢告诉杨熙,她不想活了!她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跟杨熙暂时分开。然后像老鼠一样躲在小宾馆里,买了刀片准备割腕,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妈妈,还没有上大学,还没有跟杨熙在一起……

她没有勇气去死,只能昏昏噩噩地活着,一个月后宾馆老板看不下去了,把她送到医院,老天又给了她沉重的一击!

她怀孕了!

萧婉柔茫然无措却意外坚持,她是被妈妈抛弃被爸爸厌弃的小孩子,决不能把自己的小孩打掉。

这个消息令杨熙痛不欲生,她只能哭着说出真相,杨熙痛苦自责,仍旧对她不离不弃,并发誓会爱护她一辈子。

可是杨熙出身传统家庭,父母都是中医,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孙子又怎么可能同意两人在一起!

杨熙被送去M国学医。

萧婉柔与家人决裂,生下了儿子,在网商创业大潮中打拼三年,小有所成时,命运再次戏弄她,世界末日了!

PS:作者提醒:紧急避雷!

本文强*情节是重要伏笔,没有强*,没有强*,没有强*……想说一百遍啊一百遍!

又PS:解释一下,这个梗不能省,不能改,因为这是正邪较量的第一场正面博弈,两个主角都表示都到了伤害,女主被伤,男主被冤。但是,他们的宝宝来了,是个灰常灰常重要的角色!

※未完待续……

  ☆、3.第3章 重生·痛快!

她不敢报警,也不敢告诉父母,更不敢告诉杨熙,她不想活了!她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跟杨熙暂时分开。然后像老鼠一样躲在小宾馆里,买了刀片准备割腕,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妈妈,还没有上大学,还没有跟杨熙在一起……

她没有勇气去死,只能昏昏噩噩地活着,一个月后宾馆老板看不下去了,把她送到医院,老天又给了她沉重的一击!

她怀孕了!

萧婉柔茫然无措却意外坚持,她是被妈妈抛弃被爸爸厌弃的小孩子,决不能把自己的小孩打掉。

这个消息令杨熙痛不欲生,她只能哭着说出真相,杨熙痛苦自责,仍旧对她不离不弃,并发誓会爱护她一辈子。

可是杨熙出身传统家庭,父母都是中医,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孙子又怎么可能同意两人在一起!

杨熙被送去M国学医。

萧婉柔却像中了邪,谁劝都不听,不惜与家人决裂,拼死生下了儿子,在网商创业大潮中打拼三年,小有所成时,命运再次戏弄她,世界末日了!

萧婉柔的家和公司隔了小半个城市,开车需要一个小时,如果不是赶着回家看儿子,她很想好好逛一逛这座亲爱的城市。

这时正是上班高峰期,马路十分拥堵,街道上车如流水,人潮如鲫,看着许多上班族急急忙忙火烧屁/股赶车的样子,她欢快的笑了起来,终于确定这个世界也真的活了过来。

她欣赏着热闹拥挤的景象,觉得这一切,真好!

只有亲眼看过繁华变荒漠,才会为荒漠变繁华而感动。

哪怕只是短暂的几个月,也足够她对上天充满了感激,让她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她住的地方是市区新建的楼盘,交通便利,配套完善,靠近美丽的西湖景区,还有一所国际知名的幼儿园,她一向尽己所能地给儿子最好的。

想到儿子前世经历的一切,她握方向盘的手微微发白,眼中的杀意如滔滔洪水,几欲要把她淹没,为了不把车报废,她努力克制,心中仍旧激荡不已。

末世,世界经过“流星雨”的辐射,人类除了变成丧尸,还能变成强大的异能超人。

她没有觉醒异能,却意外打破了妈妈的留下玉佩,玉佩里有个小空间,空间里有水又有田。

哈,这真是个非常恶俗的梗,网络小说很多都这么写,只能说艺术源自生活。

她用三年时间建立了十万人的基地,却被妹妹萧婉姝和朋友叶媚暗算控制,只能交出空间苟且偷生,只为儿子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在被暗杀的最后一刻她才觉醒了强大的精神异能,拼死逃脱却全身瘫痪,只能藏到了基地下数十米深的暗沟里像老鼠一样活着,她拼命修练,七年后终于能灵魂离体,才知道儿子早在她遇害的时候就被注入了丧尸病毒成为了实验品。

看到儿子瘦小干瘪的身体如生物标本浸泡在绿色的化学药液中,原本熟悉的可爱的小脸蛋变得狰狞可怖,可知他死时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她好恨,好悔!

她要让所有害死儿子的人不得好死!

末世十年是她不熟悉的世界,高手不计其数,她只能继续潜伏。

机会很快就来了!

七年前,萧婉姝用空间里建立了“新世界”,说是名扬天下都不夸张。

这次广邀天下强者参加基地十年庆,高手云集,盛况空前,仿佛是末日前的盛宴。看着昔日的部下和朋友众星捧月地围绕着萧婉姝,看着强者们赞叹她的空间多么神奇。

在一股莫名力量的推动下,萧婉柔一念成魔,她要让所有人陪葬!

她在没有异能的情况下,还能创下十万人的大基地,岂会没有一点后手?

早在基地建成之初,就在基地下埋下了有巨大能量的陨石,她将全身血液放光,终于抢回了空间,在空间里引爆了自己的灵魂,巨大的爆破能量引爆了参加庆典数百位高阶异能者,接着又引爆了基地陨石和数百万普通人。

她的灵魂被炸成千万片,最后在空中看见一个非常壮观的画面!

以无数的生命和异能作引子的神奇大烟花,在星球表面如一圈圈绚丽的光波,像小湖水里投入巨石一样无限荡漾开去,多么大的手笔,就算是粉身碎骨,灰飞烟灭,萧婉柔的心里还是只有痛快,非常痛快!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最后的画面,她的脑海一阵阵刺痛,不停地出现模糊的画面,像是有人要跟她什么,想要探究,却越来越遥远,直到消失不见,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但是感觉太过真实,她有些不确定地捂着心口,感应着有力的心跳,总觉得有什么是她忽略了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概是重生后遗症?”她喃喃自语。

不过天大地大,没有回家看儿子的事更大。

萧婉柔归心似箭!

末世什么情况没有,亡命飞车只是小儿科,飞机坦克她都能轻松驾驭。在这种平坦的大马路上,她的车技都能参加F1了,低档的小汽车硬是开出的了跑车的气质,在阳光下潇洒地甩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引来马路上的司机一阵阵咒骂和年轻人的赞叹,也不知道扣了多少分,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了家。

在楼下花园晨练的邻居友好地跟她招呼,她微笑着回应,却想不起对方是谁,还好她还记得自家的门栋,径直冲进电梯房,看着电梯键盘上的数字不住上升,她急得满脸的汗,紧紧地掐着手指,感受着疼痛,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幻觉。

漫长的十秒钟,她仿佛穿越了时空之井,终于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才迫不及待地打开门。

O(∩_∩)O,亲们!

新人新书,有所不足,大家包涵,开篇有毒,有雷,但是以一个资深书虫的品位人格保证,故事看起来老套,但是内容你绝对想不到,你值得拥有哦!

※未完待续……

  ☆、4.第4章 重生·任性

还好,这都是真的!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儿子小星和萨摩耶犬乐乐正在玩小火车,见到她进门,小星欢呼了一声,乐乐也摇头摆尾地着跑了过来,正好挡在了母子俩的中间,仿佛在邀宠,小星只能隔着乐乐张着手臂如嗷嗷待哺的雏鸟,甜腻腻地喊:“妈妈,妈妈!”

萧婉柔鼻子一酸,弯腰把儿子瘦小的身体的紧紧拥入怀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洗衣液香味,闷声大哭了起来。

声嘶力竭,撕心裂肺,恐惧和压抑在这一刻完全爆发,身体和灵魂终于在这一瞬间完美融合!

萧婉柔感觉自己像得到了某种升华,好像之前只是附体,现在才真正新生!

她不是好妈妈,总想着创业赚钱能让他过上好日子,从未真正陪伴他成长,最后看到他却是在那冰冷的营养液中成了标本,光是想想就心如刀割。

有谁能像她这样幸运,能把人生再来一次呢,比起仇恨,伤心,她更多的是感激上天,她像垂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充满了脆弱和无助,生怕这只是一场美梦,只能一直喃喃地喊着儿子的名字,“小星,小星……”

小星的肩膀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只能依恋地用**的小脸蹭她柔软的头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大孩子一样拍着妈妈的背,安慰地道:“妈妈,是有坏人给你投差评了吗?”

他很小就记事了,那个时候妈妈才开公司,有人投诉,她就会掉眼泪,但是这种事情很久没有再发生了。

萧婉柔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流着泪捧着他的小脸使劲亲了十几下,亲得他小脸通红,害羞地捏着衣角,心里却欢呼,妈妈今天太热情了,让他吃不消呢,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萧婉柔满脸泪水,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话,“妈妈好想你。”

小星**如小藕的小手轻轻地为妈妈擦掉眼泪,一双黑宝石似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像有星海落在其中,干净清新得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乖巧得不像个三岁的孩子,甜糯的声音里包含了所有的美好诚意,“小星也想妈妈。”

昨晚萧婉柔是等小星睡着了才回公司加班,对儿子来说才分开了几个小时,对她来说,却是隔了一世。她上上下下把儿子摸了几遍,确定他是活生生,鲜嫩嫩,就是她生的那个才真正安下心来,她多怕这一切都是幻境,多怕眨个眼,他就不见了。

小星快速地看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犹豫着问:“妈妈,今天还上班吗?”

末世凭手段生存,上班是什么东西?

萧婉柔摇头,“不去了,妈妈以后天天陪着小星好不好?”

小星眼睛一亮,闪了闪又微微暗了暗,懂事地道:“妈妈,我没关系的。”

他当然想妈妈天天陪着自己,但是公司是妈妈的心血,他不能让妈妈为难。

萧婉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她创业的时候小星才三个多月,睡在电脑旁的婴儿床里。后来公司做起来了,小星还是坐在她的身边,只是换了宝宝椅。在公司看大人做事的时间比在自己玩耍还多,却从来不吵不闹,安静地给她倒水,还会订外卖,懂事得让人心酸。

重来一世,她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小星不知道为什么坚强的妈妈今天这么喜欢哭,连忙扯了两张纸巾替她擦眼泪,小声道:“妈妈别哭。”

萧婉柔知道他懂事又敏感,笑了笑,平静了一下心情才拍了拍他的小脸,“妈妈给你做早餐!”

小星圆圆的小脑袋高高仰起,高兴地拍着小手,“小葱鸡蛋饼吗?”

小葱鸡蛋饼是萧婉柔的拿手好戏,也是小星最爱吃的,萧婉柔在他小巧的鼻尖上点了点,道:“好啊。”

她虽然忙事业,但是对儿子的饮食十分用心。母乳喂养到一岁,吃的用的全都是她精心挑选,能给的最好的。她用昨晚发好的黄豆磨了原汁豆浆,热了新鲜牛奶,烤了面包片夹正宗金华火腿肉片和青菜叶子,烙了四张金黄的小葱蛋饼,早餐上了桌,小星已经摆好碗筷桌椅。

他才三岁四个月,比同龄的小孩要高一些,早就能做许多家务活,乖巧得让人心疼,萧婉柔恨不得把星星都摘下来给他。

萧婉柔是传统的漂亮,瓜子脸杏仁眼,俏鼻梁樱桃嘴,小星却是另一种精致,见过的人都说他颜值逆天,秒杀电视里的星二代。

萧婉柔看着他,眼前掠过另一张英俊霸气的的脸孔。

十八岁生日那夜她惊慌恐惧,早已忘掉那人长什么样子,在末世时遇到一个强者,几乎与小星长得一模一样。她怀疑他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叶媚是她在末世一年救下的,她的儿子和小星一样大,长得五分像,因为这微妙的缘份,她对叶媚很信任,所有才会让叶媚秘密调查这件事情,还没弄个结果就出了事。

她没有异能却秘密藏着空间,心思缜密岂是轻易算计得到的?可是她偏偏就中了招,那一瞬间她与空间失去联系如待宰羔羊束手就擒,从心底感到惧怕和绝望的感觉,让她现在想想也脊椎发冷。

在被囚禁的几年里一直思考这件事情,直到爆炸那天才知,叶媚的儿子竟和小星一样,也是那人的儿子,那叶媚的确有理由帮助萧婉姝算计她,只是不知道她们从哪里找来的帮手。不是她不瞧不起人,而是凭萧婉姝那脑残的智商和叶媚鸡肋一样的异能,自己要真是败在她们手中,可以再去死一死了。

算计她的人,绝对不简单。

萧婉柔勾起唇角,眼中闪过冷光。

孩子最是敏感,小星不安地挪了挪屁股,清脆地叫了一声:“妈妈!”

看到儿子眼中的惧意,萧婉柔懊恼自己在儿子面前走神。然后在小星惊讶佩服的目光中把整桌的早餐全部扫光了,这是末世后遗症,绝不会浪费一点食物。

※未完待续……

  ☆、5.第5章 重生·所谓“家人”

末世就要来了,公司不需要继续开。

前世她开启空间后,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能联系到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后来他们都成了基地的骨干,比许多人都安稳风光。她被萧婉姝取而代之,别人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也许是她做人失败,也许是他们贪生怕死,都没有答案了。

这一世,她要做任性的老板!

萧婉柔和董琴琴是幼儿园起的交情,小时候小争小闹只当是小冤家。长大后,杨熙是人见人爱的校草,是很多人心中的男神,其中以董琴琴最为忠诚疯狂。对被杨熙喜欢的萧婉柔,跟仇人也没区别了。杨熙出国后,她经常在朋友圈里黑萧婉柔未婚生子的事情。不管萧婉柔怎么解释,她就是认定小星是杨熙的儿子,简直是蛇精病,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