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护眼
下载

超神向导 第1节

《超神向导》

蓝辞

背景:大宇宙时代,哨兵主宰的世界,向导作为稀缺资源一直是帝国与联邦乃至各大世家争夺的对象。

  她出生向导世家,因基因被窃取,觉醒失败,成为废人。

  被未婚夫退婚不可怕,被家族除名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一名娇滴滴的美少女,却被驱逐到一个男多女少的诡异地带。

  群狼环伺,作为毫无战斗力的低等级基因普通人类,苏黎决定女扮男装,解决性别危机。

  可是,为什么当她委婉含蓄地向男神表明身份深情告白时,男神很淡定地看着她,问道:“你确定自己是女人?”

  黎苏丢掉沾满鲜血的能量剑,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嗯,确定。”

  (注:本文哨兵向导设定,没见过这种设定的亲请看文章相关里的注解。)

  (作者文案废,一切以正文为主。另,请无视封面那诡异画风……)

第001章 重生

菲雅坐在床头,满脸严肃地看着对面镜子。镜中人明明长了一双剑眉,十分英气,眼睛却泛着水光,即便做出疑惑、恼怒的表情,都带着几分可怜味道,一头柔软的长发倾泻下来,将这份可怜平添了几分柔美动人。

现在她面色苍白,唇色退成了淡粉,双眼微微凹陷,像是生了重病又像是经历过漫长而痛苦的折磨。

菲雅挑起眉,镜中人也跟着挑起眉,水汪汪的大眼睛拉扁了一点,神色变得有些锋利。说实话,她对于这副柔弱的形象并不太满意。似乎为了确定那人是不是自己,她十分幼稚地抬了抬手,毫无意外,镜中人也抬起了手。

电视里还在播报今日帝国摩根集团少主大婚的消息。新娘是一位能源师,虽然成绩卓越,但却是个普通人类,与s级哨兵成婚,各大星球媒体当然要争相八卦。

就在结婚典礼上,新郎为新娘套上结婚戒指时,新娘突然倒地,绝了气息,经多方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菲雅耳朵听着新闻,眼睛依然看着镜子,在长达半个小时的人生思考中,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她还活着,但是,似乎,丢了自己的身体。

利用虫洞理论制造的“神隐”装置,就这样**裸地嘲讽了她的自负。转头看向电视屏幕中新娘脸部特写镜头,她觉得自己应该感到安慰,至少,她现在还活着,并且成功逃出摩根集团的监视。

半年前,亚伦向她求婚时,她感觉自己是整个阿兹兰星系最幸福的女人。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能嫁给里拉星球最强大的哨兵,这是她曾经不敢想象的事情。亚伦说,他宁愿用一辈子平衡剂也要跟她在一起,这是她听过的宇宙间最美妙的情话。

婚礼筹备得也很顺利,连一向有门第之见的老摩根都没有阻挠过,甚至第一次对她摆出接纳姿态。

一个月前,她从实验室提前下班,去他们的新家看看筹备情况,这是她与亚伦的新家,因为工作关系,她并没有太多时间顾忌婚礼和其他闲杂事情。

新宅装修得差不多了,屋里灯火通明,亚伦果然还在。她看了看手中芯片,亚伦若知道里面是什么,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这是她给他的新婚礼物。

“……她对我们摩根家族并无忠心,必要时,我们必须除去她。”书房里传来老摩根的声音。

这些大财团为了家族利益抹杀一个人很容易,她还在腹诽到底谁这么倒霉被摩根盯上了,但接下来亚伦的话让她彻底陷入冰窟。

“尊敬的父亲,一定是您想多了。菲雅她很爱我,怎么可能背叛摩根。”

“亚伦你太天真了,她如果真的爱你,为什么新能源系统研究成果到现在还不给你看?她不过是要以此为要挟,逼你娶她罢了。我们摩根为她提供一切资源做研究,结果到最后她对我们还防了一手。我不是不愿意相信她,但我看不到她值得相信的证据。”

亚伦似乎有些无力,“她很快便会跟我结婚了,她所拥有的难道不是我的吗?父亲何必顾虑这些。何况,我相信她。”

老摩根叹了口气,“昨天,盖亚研究院向她递出橄榄枝,还让艾迪那个花花公子去献殷勤。艾迪是什么人,从来没听说有他拿不下的女人。她只是个普通人,不会像向导一样受你哨兵信息素影响,哨兵向导结合是一生一世的契约,生死共存。可普通人类不一样,他们不需要契约,随时可以结婚离婚,不受任何牵绊。”

亚伦竟然没有再替她辩解,似乎她普通人类的身份便验证了老摩根所有无稽的猜测。

“她是个天才,但天才也可以分很多种,而她恰恰是最不可驾驭那种,从她进入研究所到现在,开发了十几种能源系统,那些都只是小儿科,现在这个能源系统无异于地球历时期的原子能与电能的差异,是足够引导另一个新能源时代的东西。你能想象你们哨兵的长剑被安装上能量系统是什么样子吗?你能想象当机甲再不用昂贵稀有的重铀,而是一般的能量盒便能驱动,也不必担心随时功能不足会是什么样子?机甲不能普及,完全是因为能源稀缺,这个市场的庞大不是你能想象的。它将会成为未来战争的主体力量,换句话说,掌握了机甲的便也掌握了阿兹兰星系。摩根输不起!你是摩根少主,理应为摩根考虑和牺牲……”

“父亲,您别说了!我相信她。如果你只是担心兰德计划,我会让她交出新能源系统。这样,你可满意?”

老摩根没有**自己的儿子,陷入恋爱的人都是愚蠢的。他拍拍亚伦的肩膀,“好。就算我不相信她,总要相信你。你拿到新能源系统,我便不对她出手。”

菲雅没有再听下去,而是默默回到实验室。看着手中芯片,她愣神很久。新能源计划的所有资料都在这张芯片里,她之所以不给亚伦看,为的是在送他这份大礼时能够给他惊喜,但现在,这却成了她的催命符。

手腕上通讯仪闪烁不停,菲雅看着亚伦的头像,精神有些麻木。过了很久她才接通视讯,亚伦俊美的脸呈现在光屏上,他的精神看起来很不好,三句寒暄之后,便道明了目的。

“兰德计划即将推行,我想看一下新能源系统进程。”

菲雅努力扬起一抹笑,举起手中芯片晃了晃,“全在这里了。本来打算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你,既然你急着看,那便派人过来拿吧。”

这句话是很有**力的,菲雅看到亚伦脸上绽放的笑容将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他甚至激动地说:“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难道这才是爱的证明吗?

菲雅笑道:“是的,亲爱的,我是很爱你,并且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亚伦点点头,“这样,父亲便无话可说了。”

我没了威胁的砝码,你的父亲根本什么话都不用说,便可直接将我抹杀,难道你认为我能做出一个新能源系统就不能做出第二个吗,老摩根又不傻。她没想到,亚伦竟然如此天真,真会为了保她的命来要能源系统。

视讯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在亚伦亲自来拿芯片之前,菲雅做了些手脚,芯片还是原来那张芯片,资料还是那份资料,她只是删除和修改了几个关键地方,让任何专家都看不出问题所在,而且在实验时,会非常顺畅,直到最后完成阶段,所有东西都会功亏一篑——这是她给自己预留的时间。

想来老摩根在发现她死亡后,新能源系统实验又失败,一定会气得挠墙。

菲雅暗戳戳地笑了。

对面镜中少女也露出同样阴险的笑容,菲雅怔愣了一下,这才回到现实中来。

敲门声突然响起,她还未说话,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女佣装扮的人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说道:“二小姐,您醒了?夫人请您下去。”

菲雅眯了眯眼,一个女佣能这样随意进出主人房吗?

“等我洗漱完就来。”她现在对这个身体一无所知,可不想一见人便露出破绽,被人当成异端。

菲雅转身进了洗手间,将门一关,打开水龙头,用水声迷惑外面的女佣,这才坐在马桶盖上,迅速打开通讯仪,一道光屏弹了出来。

菲雅调出属于这个少女的身份资料,她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躯体与她的灵魂契合度这么高,在关键时刻救了她一命。虽然她一直认为人的灵魂也是能量场,既然她其他能量能通过能量系统被收集传递利用,那么灵魂能量场也是一样,只要找到合适的媒介。将一个灵魂转移到另一个身体上,这种事情还是很像天方夜谭。

她之所以选择“神隐”,那是因为神隐这种情况是存在过的。也许她也可以换其他方法逃生,但她知道,只要她菲雅还存在,老摩根便不可能放过她。她本也可以借助其他财团的力量,比如那个盖亚,但老摩根早防备着她这一招,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十名a级哨兵,全方位无死角地监视,简直比智能光脑系统还要精准,作为一个普通人类,她连一个哨兵的手指头都打不过。

老摩根想在婚礼当天将她炸死,让她所有的专利成果都归到亚伦名下,而她赶在老摩根动手之前,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这是她唯一的逃生机会,虽然这个计划只成功了一半。

菲雅长吸一口气,属于菲雅的那一页已经翻过去,现在,她要开始新的征程。

黎苏,十八岁,联邦公民。母亲黎薇,父亲不详。未婚夫:斯诺克莱恩。

呃……怎么又是未婚夫?

黎苏郁闷地看着那一栏,现在对未婚夫这个不祥的存在,她已经深恶痛疾,尤其是想到亚伦在得到芯片后竟然跟一个女向导暧昧起来,这让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天真,亏她还相信亚伦只是单纯,并不是如他父亲一样冷酷残暴,但现在,她很是怀疑自己的判断力。

摇摇头,将这些东西全部抛开。菲雅——哦,不,现在她是黎苏,名副其实的黎苏——直接转到基本介绍里去。

这具身体的母亲在她三岁时便已死去,而父亲无人知晓,所以,她从三岁起便一直在黎家本家,由舅母和舅舅养大——这么说,她算是寄人篱下?

母亲的介绍非常少,上面只说是一位陨落的神级向导。

看到“神级向导”这个词,黎苏娇躯一震,呵呵,竟然也有她逆袭的一天。神级向导直系一代,怎也该是个a级向导吧。这足够她在阿兹兰星系横着走了,走上人生巅峰,迎娶帅气高阶哨兵指日可待。

她头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灵魂竟然跟神级向导后裔如此匹配,这让她憋闷了二十多年的人类玻璃心终于获得了一丝丝慰藉。

脑补太多,不觉时间过得飞快,敲门声再次响起,门外的女佣提醒道:“二小姐,你已经洗漱十五分钟了。”

十五分钟,说得坚定有力,是提醒,似乎也在隐约表达着不耐烦。

一个女佣能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看来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并不高。现在她的身份似乎并不如想象中乐观。黎苏又迅速扫了一眼这个家里的成员信息,这才起身,关掉触摸光屏,开门出去。

女佣看了一眼她依然凌乱的头发,没说什么,躬了躬身,兀自在前面带路。

对这个身份,黎苏还算满意,神级向导的母亲能给她足够保障,整个联邦对向导是十分优待的,谁叫哨兵的数量是向导的五倍呢,低阶哨兵是没有资格获得向导的。向导作为稀缺资源,从来都是高阶哨兵的专属。

下楼梯时,她突然想到这具身体的向导等级她并没有看到,忍不住又翻开身份资料看了看,突然脚一崴,差点滚下楼梯。

在基因说明里,用红色字体清楚标记着三行大字:

向导基因未觉醒

哨兵基因未觉醒

普通人类基因c,低级。

……

第002章 退婚

其实,重生前,她这个普通人类基因等级好歹是a级……

黎苏感受到了来自大宇宙时代的深深恶意。

“你若从楼梯上滚下来,可没人会接住你。”

一个略带讽刺的女声传入耳膜,将黎苏从晴天霹雳中惊醒。

“难得你还醒得过来。别动不动就自杀,你不嫌烦我们还嫌烦呢!你这样子做给谁看?我们黎家可没亏待过你!”少女的口气从讽刺变成了厌恶。

黎苏大吸了口凉气压惊,这才有闲暇看向下面的少女。这该是这黎宅的三小姐黎珊,年纪并不大,十七岁,模样倒是少有的漂亮,一身白裙子优雅大方,但与她此刻尖酸刻薄的表现有些不搭。

黎苏觉得,一个人待人接物是最能体现内涵与教养的,显然这位看似高贵的美人并不懂得这一点。哦,对了,她在说自杀。

黎苏以十分诚恳的态度回想了一下,自杀什么的她当然没有记忆,但应该正因为这个身体的本尊自杀她才有机会趁虚而入,这,就是大宇宙的天道——一个千方百计想活命的人重生到一个轻见自己性命的人身上,很符合资源利用原理。

“劳你操心,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黎珊愣了愣神,眼中慢慢露出疑惑,她甚至左右看了看,确定一下是不是因为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珊珊,怎么还在这儿?”

听见这个声音,黎苏的心脏突然蹦跶了一下,她疑惑地看向声源处。一名男子背着阳光走进来,他的阴影落在黎珊脸上。

黎珊本还想乘机数落一下黎苏,立刻敛起方才的刻薄,露出她这个身份该有的高贵优雅,同时一股香甜的气息散发出来,甜腻而诱人。

这香味很不一般,黎苏突然意识到这是什么。

信息素,属于向导的信息素。尽管她曾经从来没感受到过,但她本能地给这种气息下了定义。

不愧是神级向导后裔,竟然c等级普通人类基因都能嗅到信息素。

“斯诺,你怎么过来了?”

斯诺?这名字有点耳熟。

黎珊亲密地挽上男子的胳膊,说道:“黎苏醒了,我过来看看。昨晚她割腕,血染红了整个游泳池,真是把我吓坏了。”

男子气息似乎重了几分,看向黎苏时,眼神又冷又沉,似有情绪在酝酿,迅速转成了冷漠和疏离,还带着仿佛怕苍蝇沾上自己一般的排斥与嫌弃。

黎苏陡然意识到,此刻在她面前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正是她的未婚夫——斯诺克莱恩。

这盆狗血当头淋下,她再次感受到了大宇宙时代的深深恶意——原来未婚夫这种存在都是用来劈腿的吗?

黎苏扫了一眼两人的亲密姿态,谦虚地提醒道:“你,似乎是我的未婚夫?”她刻意加重了“我的”二字。

但她低估了未婚夫这种存在的无耻。

“很快便不是了。”黎珊抢先说道。

斯诺克莱恩嘴角动了动,黎苏以为他会表现出一个优秀哨兵的节操,结果,他只是说:“今天我来的目的便是解除婚约,不过,这件事应该黎夫人跟你谈。”

“这次就算你再自杀也是没用的!”黎珊贴心地补充了一句。

黎苏点点头,看来这个身体自杀是因为这个。

平白无故被人刷了一脸狗血,自认为有教养的黎苏觉得很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克莱恩先生,你也说是来解除婚约的,那说明至少此刻我们的婚约还存在,你当着我这个未婚妻的面跟我的妹妹如此亲密,这不是打克莱恩家族的脸吗?”

视线落到黎珊脸上,“黎珊,你继承了高阶向导血统,身份尊贵,这样迫不及待地挖你亲姐姐的墙脚,传出去并不好听。”

黎苏轻轻抚了抚裙子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在两人几乎懵逼的注视下,不紧不慢地走下楼梯,并冲毫无自觉当在楼梯口的两人微微颔首:“借过一下。”

斯诺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眼中充满疑惑,他的眼神告诉她,原本的黎苏不是这样的。黎苏则以他方才同样冷漠的眼神直视着他,那一刹那,她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气息毫无预兆地倾泻出来,她觉察到,那是愤怒——男人对她的愤怒。

这也是第一次她感觉到属于哨兵的气息。

黎苏站着不动,没有丝毫退缩,男人大概觉得有失风度,让开道,黎苏走了过去。

“黎苏,别耍些无谓的花样,这没有意义。”斯诺在她身后说。

这位大概是觉得她今日的态度是在欲擒故纵,黎苏脚下顿了一下,转头:“没有一个人是理所当然应该为另一个人而活着或者去死,所以,克莱恩先生请放心,我死过那么多次,总有醒悟的一天。”

她记不得,但她能感觉到斯诺对这具身体的吸引力,她想,以前的黎苏是真心实意地爱着斯诺的。

黎苏转身,没有再回头,毅然决然地走出斯诺的视线。

书房里,一名贵妇人坐在沙发一端,精致的妆容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无疑她是美丽的,举手投足都符合一位贵妇人的风范。

这位便是那位黎夫人,这个黎宅的女主人,一位高阶向导。

黎苏下意识地去探寻她身上的气息,很奇怪她感觉不到,但同时,身心却受到一种莫名的威压。

与黎珊不同,黎夫人待她很客气,面容始终温和宜人,足用了三分钟时间来询问她的身体情况,但黎苏毫不怀疑,这位若对一个人出手,也绝对干净利落。这样的人,可比黎珊那样的小丫头可怕多了。

不费多长时间,黎夫人把话拐入正题,“……克莱恩家族有一个传统,未来女主人,必须是高阶向导,基因等级必须在a级。小黎,你的向导基因至今测不出等级,所以……”

“所以,他们打算退婚?”黎苏接下面前贵妇人的话。

只有两种情况测不出基因等级,一是特定基因未觉醒,二是特定基因超出正常等级测定范围。后一种又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低于正常值,一种是高于正常值。

向导的基因觉醒通常会在十三四岁时,对于女性而言,便是初潮时。怎么看黎苏的情况都属于最糟糕的——基因等级低于正常值,更确切地说,她并没有携带向导基因,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低等级基因的普通人。

“这也不能怪他们。老克莱恩先生当年定下婚事时,你才十岁,不到觉醒年龄。你的母亲是联邦少有的神级向导,谁都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

十八岁,是变异基因定性的最后一道坎,换句话说,若是到了十八岁,向导基因还不觉醒,那么,便永远没有觉醒的可能。

刚好,今日,是苏小黎十八岁生日后的一个月,似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克莱恩家族的退婚也姗姗来迟。

“克莱恩家与我们黎家一直很友好,作为补偿,你的妹妹黎珊会代你嫁入克莱恩家。”

补偿?

这个说辞谦卑到骨子里去了,仿佛与她定亲,对克莱恩家族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害似的。

“虽然身为高阶哨兵,斯诺可以单方面解除婚约,但作为礼貌,他还是希望能征得你同意。”

这算是对弱者的同情与施舍吗?

“我会祝福他们的。”黎苏起身,“若夫人没其他事情,我便先走了。”

黎夫人似乎没料到一个月自杀了三次想要保住这段婚姻的黎苏会如此爽快,竟愣了一会儿,黎苏快要转身离开时,她才像是想起什么重要事情,又叫住了她。

“你已经十八岁了,我答应过你母亲照顾你到成年……”

第003章 驱逐

“这里有一笔钱,无论以后你是继续上学还是工作,都可以自己决定。”言下之意,黎家没钱养废物。

黎夫人对她一副仁至义尽的温柔表情。这个时候大概黎苏应该表现出感激涕零才能对得起这位贵夫人的“厚爱”,她酝酿了半天,只扯动了一下嘴角吐出一个“好”字。

黎夫人长舒一口气:“你独自一人在外生活,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虽然黎家因为你母亲的无故陨落而江河日下,但毕竟,这还是你的家,你的需求我们都会照顾。”

这位贵夫人即便做这种并不道德的事都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对这个人完全陌生的黎苏并不感觉受到什么伤害,在她看来,别人也的确没有白白照顾她的义务。

回到房间,前后不过三分钟,她便接到一条信息:您已与斯诺克莱恩解除婚约,目前,您单身。

她打开通讯仪,看到身份信息一栏里,未婚夫的信息的确已经消失。黎苏顺道查了一下自己的账户,她需要知道**生活,自己的经济状况能够支撑多久。

“嗯,一万联邦币。”按照她对帝国物价的概念,应该能过三月,三个月应该足够她缓冲,不过这是联邦,具体能顶多久她也说不准。

她又看了看进出账目明细,好歹是向导世家的女子,她的账户进出账目竟然都是空白的,而仅有的一笔入账便是十分钟前转入的,这该是黎夫人说的那笔遣散费。

敲门声响起,女佣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只雪白的猫,“三小姐让我来问一下,二小姐何时收拾好,尤卡需要一个房间。”

尤卡便是指她怀里那只猫。

这个房间够小,当作宠物室刚好。

“请给我半个小时。”这赶人的速度比她预想的要快。

女佣躬身退下。

黎苏的东西并不多,仅有几件换洗的衣物,连多余的装饰物都没一件。在衣柜最下面,黎苏找到一个资料袋,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是几份入学申请表,其中最亮眼的便是阿尔法星球最高军事学府斯坦图大学,这是阿尔法星球几乎所有的向导都必须上的大学,并且免试,大概因为出过一个神级向导的缘故,联邦的哨兵认为星罗城是一块福地,竞相挤入斯坦图大学,梦想着哪日撞**运,捡一个高阶向导回去当伴侣。

黎家的人上这所学校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黎苏最后得到的通知书却是来自一所家政学院。家政学院收录的要么是厨师、要么是园丁、或者地勤等等。这些工作,其实智能机器完全可以胜任,但相对于用冰冷的机器人,很多大家族还是更愿意用人类。

她似乎终于明白女佣对待她的那副不阴不阳的态度的缘由了——这么早就开始同行相忌了吗?

黎苏将这些文件装好,塞进行李箱中。

半个小时后,方才的女佣准时出现在她门口,黎苏走上前,拍拍女佣的肩膀道貌岸然地鼓励道:“好好干,这一行非常有前途!”

女佣略显肥胖的身体抖了一抖。

黎苏绕过她,提着行李箱走向楼梯。转角处,斯诺靠在墙上,正看着她这边,一副沉思模样。大概因为方才那句话的缘故,此刻他的眉头皱得有点好看,仿佛他曾经的未婚妻说出这样的话来有点拉低了他这位大少爷的格调。

但黎苏却感觉到了另一股气味,与之前他所散发的愤怒不同,这股气味很诱人。

她便忍不住多看了斯诺一眼,这位的模样倒是意外地迷人,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深得犹如一汪海子,有着与他年纪不符的老成。

“你要走?”

黎苏点头。

斯诺掏出一张卡片:“这是我私人助理的电话,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他。”

黎苏抬头:“我想,没这个必要吧?”断就要断干净,她不觉得渣男背叛后自己还能没心没肺地跟他做朋友。

结果她高估了渣男的善意。

斯诺不屑地说道:“你离家出走不是第一次,别像以前一样哭着来找我,现在,我的身份不方便。”

这话分明是在回敬她之前的话。哦,不对,离家出走?他竟然将她被赶出黎家理解为离家出走?莫非认为她在跟他怄气?

黎家不打算将这样的事情告诉斯诺,毕竟这算黎家的家事,她也没打算向一个抛弃她的渣男求助,但此刻斯诺似乎笃定她会缠着他不放,为让这位有权有势的大少爷安心,黎苏勉为其难地接过那张名片,“这样总可以了吧?”

“还是乖乖听话的样子比较可爱。”说罢,斯诺意识到点什么,嘴角动了动,脸色压得愈发老成,气息透出些许烦躁:“你,好自为之吧。”

大概正是斯诺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才会让以前的黎苏生出不该有的幻想。退婚的事,以克莱恩家族的尿性,应该是早就做出决定,不过名义上要给黎苏最后一个机会。

她忽然想起方才收拾东西时在网上听到的八卦,在这具身体十五岁之前,老克莱恩无论是被政敌攻击垄断机甲市场,还是说他为人没气量,他都会回一句:我的儿媳妇是神级向导直系一代。在她十五岁之后,这位老先生便再也没提过这个未来儿媳妇。大概黎苏是个废物这件事,对老克莱恩的打击比对黎苏自己还要大。

黎苏突然有些同情克莱恩家族了。

“你在笑什么?”斯诺本来是打算走的,忽然发现黎苏的表情很诡异。

黎苏收敛起暗戳戳的小心思,严肃地说道:“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我有点对不起克莱恩家族。”

斯诺就像当头被人刮了一耳光,非常不爽:“你倒是多自杀一次多一分骨气。不过,我善意地告诫你,不要抱有那些诡异的幻想,我不可能改变决定。”

黎苏十分诚恳地点点头,“的确。我也觉得我们是不可能的。”

她潇洒转身,冲身后摇了摇手。今天还真是个戏剧化的日子,作为菲雅的自己在结婚仪式上死了,而重生到的这个身体,却被退婚了。

看着走得毫无牵挂的背影,斯诺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他决定了,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心软了,他不能任性地拿克莱恩家族的荣誉和未来做赌注。

书房,窗前。

黎珊看着黎苏走过花园道,心情并不如想象中的明媚。把黎苏赶出黎家,解决了后顾之忧,她本该浑身舒畅,可现在她高兴不起来。

“母亲,刚才你有感觉到吗?斯诺的信息素变得浓重了。”向导的信息素能吸引哨兵,同样哨兵的也能吸引向导,除了战斗外,哨兵通常只有想要吸引某人才会释放出更强的信息素。

而斯诺释放信息素的对象是一个根本察觉不到信息素存在的普通人,换句话说,他的这种行为是无意识的,这才让她感到不安。

黎夫人叹息道:“孩子,胜负看的不是一时,而是大局与最终结果。”

“她的基因真的不会苏醒了吗?”如果黎苏的基因觉醒,不会比她的低,到时她拿什么来捆住斯诺?

黎珊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透着惶恐。